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哪一天我們會飛》游學修、蘇麗珊 新人殘酷物語

2015/11/6 — 14:12

想起黃修平電影裡的新人,很難不雙眼發光。畢竟,《狂舞派》裡的柒良和阿花,早已跳出銀幕,成為演藝圈兩顆耀目新星。

蔡瀚億一連接了幾個廣告代言,還拍了十多部電影,最近娛樂版報道他花了近百萬添置歐洲名車。

顏卓靈仍然在學,但廣告一個接一個,電影片約也是一部接一部,最新消息也是今年剛買了樓。

廣告

電影圈的新人,前途看來一片光明。

蔡瀚億(左)和顏卓靈(右)出席《哪一天我們會飛》首映禮。(圖片來源:BabyJohn 蔡瀚億 fb)

蔡瀚億(左)和顏卓靈(右)出席《哪一天我們會飛》首映禮。(圖片來源:BabyJohn 蔡瀚億 fb)

廣告

珠玉在前,所以這次訪問本打算以此為題,聽聽黃修平新作《哪一天我們會飛》的兩位新人 — 游學修、蘇麗珊 — 點睇柒良、阿花,以及自己的光明前路。

老套問題包括:「電影上畫了,心情緊不緊張?」「之後想同哪位兒時偶像做對手戲?」「有無信心登上金像獎頒獎台?」等等。

如無意外,標準答案將包括:「心情緊張,希望觀眾鍾意啦」、「個個前輩我都想合作,從他們身上學習」、「我鍾意演戲,得唔得獎只係其次」,等等。

然後,文章的標題會是「新人起飛時」,又或是「哪一天他們會飛……上枝頭」,食返個戲名。

訪問當日,帶著這堆假設跟兩位新人傾談。

豈料游學修坐下不久,劈頭就說:「其實我覺得自己係阿 Dave。」

當場摸不著頭腦。誰是阿 Dave?

「《狂舞派》大家睇過啦,係一個兩男一女的故事。你頭先淨係提 BabyJohn 同顏卓靈,都唔記得咗仲有阿 Dave。」游學修笑著說。「大家睇完套戲,我就會變咗阿 Dave,做完無人會記得。」

《狂舞派》的阿 Dave

《狂舞派》的阿 Dave

是的。《狂舞派》除了柒良、阿花,還有阿 Dave。

是的。做新人,其實不如大家所想那般,理所當然。

*  *  *

「我係演員蘇麗珊,唔係 model Cecilia」

《哪一天我們會飛》的電影海報是這樣的:天藍色的背景,分成上下兩半,上面是女主角楊千嬅的面孔,下面則是男主角林海峰的大頭。兩個主角的肖像,共佔海報面積的七成。

視力特別好的,會瞥到海報右下角還有三個小人物。他們是演出本片的三位年輕演員,游學修、蘇麗珊、吳肇軒。海報上,三人加起來所佔的面積,還不及林海峰的一隻左耳。

因此人人都以為,《哪》的主角就是兩位大明星;三個新演員只是小配角。

新演員之一的蘇麗珊,參與公開選角時也是這樣想。「都唔知角色咁重戲份,都係試下架咋,諗住去做茄哩啡。」這恐怕不是自謙,當時蘇麗珊根本從未演過戲。她只是在唸大學期間因為為外表標緻,接拍過一些硬照廣告。

她是一個 part-time model。

圖片來源:蘇麗珊 Cecilia So fb

圖片來源:蘇麗珊 Cecilia So fb

Casting 當日,她在劇組面前,試了一、兩場戲。過程當然記不起了,「真係唔知自己做咗乜」。剩下來的時間就坐下來,跟黃修平等人談了許久。

「蘇麗珊係一個好自然的人。」這是黃修平對她的第一印象。他自問不懂何謂「演技」,但在這女生身上,他卻發現一種很獨特的演藝特質。於是,導演就挑了她加入劇組 — 雖然,蘇麗珊之前從未演過戲。

「真係勁開心囉!」蘇麗珊仍記得自己知悉獲選的那個早上,她從大學宿舍的床上彈起,大叫,跟同房慶祝的情景。不過喜悅過後,平靜下來,這個廿歲出頭的女孩子卻陷入迷惘。「我對自己真係好無信心。」沒受過任何戲劇訓練的她,很自然地質疑自己的能力。她怕自己演不好,令導演失望。

連她自己也這樣想,何況外邊的人呢?蘇麗珊讀大學時拍硬照出身,身分是許多人都不屑一顧的「Part-time model」。因此拍戲前後,身邊滿是質疑聲音:「佢係 model 之嘛!」「點解有得拍戲?」總之,沒有人覺得她 — 身為硬照模特兒 — 有能力成為黃修平電影裡的一員。

回想質疑,蘇麗珊憋不住掉下淚來。

「我好想大家叫我做一個演員……好想大家認識我係演員蘇麗珊,而唔係 model Cecilia。」

她緊抿雙唇,淚珠在眼眶裡不停打轉。

蘇麗珊哽咽

蘇麗珊哽咽

*  *  *

「這是一個我想 dedicate 的一個世界」

游學修比較幸運。

起碼,在大眾(尤其是網民)心目中,他已是一個頗有名的年輕演員。作為創作組合「學舌鳥」的大腦,他戴過假髮演陳浩南,穿過蜘蛛衫激戰獅子山,還黏過米粉做麥浚龍。他的面書專頁有近三千個 fans,其中一個可能是劉德華 — 前幾天兩人相遇合照,劉德華不單知道游主演的《哪》即將上映,更邀請他「遲下嚟拍我嘅戲」。

作為新人,游學修似乎贏在起點線。但作為演員,他的初衷始終是對電影的熱愛。

跟蘇麗珊恰好相反,游學修自小喜歡戲劇。小時候他常跟父親一同安坐家中沙發,看《明珠930》。每次睇戲,他總不自覺地投入角色,幻想自己是哈利波特,是尼歐,是蝙蝠俠。中學時代他做過舞台劇,拍過短片,畢業後投考演藝,本來打算讀戲劇,但考不進,才讀了電視電影。這兩三年,他暑假去過電影公司做實習,參演過短片,又在學舌鳥發光發熱。

游學修個性好動愛玩,廿幾年的人生裡什麼都想試,什麼都想玩。但他貪玩之餘又永遠只有三分鐘熱度,沒哪個興趣一直持續。唯有「電影」,他未曾放棄,也不想放棄。

「以前想做電影,現在做的也算是電影,將來也只想做電影。」游學修曾以學舌鳥成員身份替《明報》寫專欄,裡面他如是自白。

「我可以透過電影去睇呢個世界。」他說,電影就像他的一雙眼睛。「這是一個我想 dedicate 的一個世界。」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去年中,黃修平為新戲物色演員,有演藝教授得悉,遂向他推薦游學修。黃看了這小子的照片一眼,只覺得他跟林海峰的樣子相像,便相約他見面。「見係黃修平,梗係狗衝啦!」這是游學修的說法。他是黃修平的粉絲,當年看過《狂舞派》,很是喜歡,甚至已在幻想,如果有天可以演這導演的戲,會怎樣呢?

面試當日,為表誠意,他還自己帶了中學校服,問導演「駛唔駛著住試多次」。「呢招掂啦,攞哂分!」黃修平笑他。Casting之後,游學修又抓住黃修平不放,想他看看自己當日看完《狂舞派》所寫的感想。「純粹作為一個觀眾,或者一個fan屎的心態,想同佢講,我當日好受你電影感動。」

終於黃修平決定找他演「少年彭盛華」,即電影裡林海峰的少年版。

「佢個人有少少魅力,有少少似壞孩子的氣質,散發到出來都好 charming 的。」這是黃修平對他的評價。

「有一日做到佢套戲的主角,我覺得已經好滿足。」素來喜歡嬉皮笑臉的游學修收起笑容,一臉認真。

*  *  *

「你唔知道我背後付出幾多努力」

接到劇本之後,蘇麗珊才曉得自己飾演「少女余鳳芝」,即劇中楊千嬅角色的年輕版。《哪一天我們會飛》的故事分為「成年」和「少年」兩個時空,成年的林海峰、楊千嬅名義上(或海報上)是男女主角,但實質戲份其實跟新演員們相差無幾。

換言之,蘇麗珊不是她自己起初想的「茄哩啡」,而是半齣電影的女主角。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哪一天我們會飛》劇照

可以想像,本來已經缺乏自信的她,更加慌張了。她試過走去問黃修平為何挑了自己,但黃用一貫的淡然語氣說,「你唔好理咁多,我覺得你適合。」聽畢,蘇麗珊有點感動。「好似打咗枝強心針。」

但感動歸感動,作為戲劇新手,她始終要由頭學起。開拍前一個月,黃修平幾乎每天跟新演員們排戲,而排戲前導演特地叮囑蘇麗珊,每晚臨睡之前都盤點一下當日做過什麼,然後代入余鳳芝的角色,想一想,「如果係鳳芝的話會點諗呢?」「鳳芝會點做呢?」「嗰排我幾乎行每步路都諗緊鳳芝的。」到正式開拍的時候,現場工作人員直接稱呼她做鳳芝、鳳芝。終於,這戲劇新手成功代入了「余鳳芝」的角色。

因為缺乏戲劇經驗,蘇麗珊要將勤補拙,比其他演員花更多時間去做預備功夫。結果,看過電影的人都會讚嘆,這個女生演得真的不錯。「我都好 surprise 佢演得咁好。」連黃修平也說。

「大家可能覺得,拍一套戲是好容易的事,但你唔會知道,我背後付出了幾多努力。」演員蘇麗珊有感而發。

上月初,她的努力受到正式肯定。台灣金馬獎公布「最佳新演員」入圍名單,蘇麗珊的名字赫然在列。當時她在街上收到劇組打來恭賀的電話,忍不住當場哭了出來。

即晚她又在面書公開消息。

蘇麗珊 Cecilia So fb 截圖

蘇麗珊 Cecilia So fb 截圖

令少女喜極而泣的原因還是那一個:終於「可以正式叫自己做演員了」。

*  *  *

「唔係個個好似我哋咁,咁幸運」

今年四月,香港金像獎頒獎典禮結束後,游學修在明報專欄如是寫道:

「小弟晚輩,半隻腳還在行外,未有資格評論什麼。我只想說,想代表香港年青一輩說。那個頒獎台,曾是我的夢想,現在還是。她也是千千萬萬年輕人的夢想。能出席的每位台前幕後,都是我們的偶像,我們看你們的電影長大,我現在還在惡搞、仿效你們的電影。香港人需要你們製作出色的電影,真正的電影,讓夢工場繼續做夢工場。那個頒獎台,希望將來仍然會是我們的夢想。」

游學修,《香港電影如何本土?》,明報,29-04-2015

登上頒獎台,是他的夢想。記者半開玩笑說,作為新人,不是應該故作謙虛,說什麼「暫時不去想獎項」嗎?怎會有人像他一樣,未入行已嚷著要拿獎?

「佢哋唔老實啫,係咪先?一個新演員話佢唔追求獎項,唔好玩我啦。我唔信囉。」游學修笑著說。

他恨獎,也許因為太多人曾付出所有,但始終未被看見,未獲認同。「我認識好多呢一行做緊演員的,佢哋好努力,但是無就係無。唔係個個好似我哋咁,咁幸運地被選中,有機會去演出一齣電影的主角。」游學修臉色一沉。「所以,係好殘酷的。」

因此他才打趣說,自己會成為《狂舞派》裡的阿 Dave。人人都把目光投在男女主角顏卓靈和蔡瀚億身上,但電影裡裸著身子在雨中起舞的那個俊俏男生呢?不單沒有人記起他的真名叫楊樂文,連戲裡的角色阿 Dave,大家也似乎沒太深印象。

「大家睇完套戲,我就係會變咗阿 Dave,做完無人會記得。」這話似是黑色幽默,但在演藝圈裡卻時有發生。「究竟呢部戲之後我自己有無第二個角色有機會呢?唔知架嘛。」游學修微笑。「我唔係驚(成為阿 Dave),不過你點都要有心理準備架嘛。」

但無論未來如何,他依然打算堅持走演員這條路,因為這是他人生的志願。「我理想係過非一般的生活,我覺得做一般人太悶喇。而演戲就係咁的生活,在電影業你接觸不同的世界、不同的人……」談起電影,游學修眼神回復閃亮。「呢個,係我好嚮往的人生。」

圖片來源:游學修 Neo Yau facebook

圖片來源:游學修 Neo Yau facebook

不過,跟單純問一句「為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的《狂舞派》不同,《哪一天我們會飛》講的,是追求夢想的熱情,又是理想幻滅的遺憾。年輕角色們在學時可以肆意走堂,跑到後山,整飛機,逗鸚鵡,講夢想;但成長後還是變成了面目模糊的大人,熱情耗盡,相對無言。

這一刻,作為新人,仍在起跑線上的游學修,可以像劇中角色一樣,無悔追夢,但這不代表他沒有掙扎。「我真係好窮呀,我話比你知。戶口個個月都清咁滯,到而家都未搵到錢。」他說。「呢個係好殘酷的真相。」

那麼這團火可以燒多久?我問他。

「如果十年後我無被人睇到的話,咁我諗我會走囉。我會離開香港,去一個無人識我的地方,去深山呀,草原呀,騎馬那種。我想過咁的生活。」初出茅廬的新人在訪問裡談引退,非常破格。「我覺得在香港做一般人太辛苦喇,社會個 system 同價值觀,令你做一般人好痛苦呀。」

「有天或許我努力過後也沒能在仕途上取得成功,仍能當個戲院售票員、劇組茶水、影碟店老闆我也心滿意足。」

— 游學修,《不如專精一藝》,明報,31-03-2015

毫無疑問,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新人。

游學修

游學修

*  *  *

「我覺得我行不到他們想我行的路」

很明顯,蘇麗珊沒游學修那樣複雜。她的思想比較簡單。

但這不代表她沒有憂慮。看得出,就算如今獲得金馬獎提名肯定了,她還是那個當日在宿舍興奮彈起,然後缺乏自信,一臉悵惘的少女。「廿二歲的我先第一次接觸演戲呢件事,而演戲唔係一日、一年就學得成,係一世都學唔成。」她看到身邊同代的演員已有多年經驗,自問不敵。「好殘酷地,女仔青春無就係無。我起步係遲囉,所以必須努力去追返。」

於是,拍完《哪一天》後,她立即走去上戲劇班,又到外國進修演技,總之由頭學起。「先至真真正正知道,演戲係咁的一回事,(戲劇)歷史係乜嘢,史坦尼斯拉夫斯基係一個咩人。」她下定決心,要在演員路上走下去。

黃修平對她充滿信心。「佢呢個形象可以好受歡迎,又唔會有殺傷力,同埋佢個人的素質都好重要。我比較睇好佢。」至於長遠的演藝路,導演奉上忠告,「短線黎講我唔擔心佢……反而要守住,唔好做一些錯誤的決定。我唔擔心無好的機會降臨在她身上。」

作為新演員,蘇麗珊的最大顧慮是自己的家人。她說,父母比較傳統,最想她由小學中學大學,讀到碩士博士,總之循序漸進,步上階梯。但她在大學讀環保,出來馬上當演員,父母當然不解。「有時我會覺得……我行不到他們想我行的路。佢哋想我做政府工,得到好穩定的收入。」至於拍戲辛苦,又要熬夜,又要通頂,家人自然擔心。「但我同時都好想追尋自己想做的事。我唔想將來的我望返轉頭,覺得『點解你唔試啫』、『點解你唔去努力做啫』。我唔想後悔囉。」

那麼終於得到金馬獎提名,父母理應陪感安慰吧。蘇麗珊記得當時的情景:「嗰時我忍緊喊,話『媽咪我入咗金馬獎呀』。」

而蘇母的回應是 — 「咩嚟架?」

「我諗如果佢係提名 TVB 飛躍女藝員,佢阿媽會興奮啲。」身邊的游學修不禁插嘴。

不過對於未來,蘇麗珊始終很單純地抱有希望,就像電影裡坐在草地,塞著耳機,懵懂地仰望天空,想像未來的那個余鳳芝。

「我好希望佢哋睇到套戲的時候,可以好自豪咁同人講:『我個女係一個演員。』」

願望卑微,但已是對她最大的肯定。

游學修 與 蘇麗珊

游學修 與 蘇麗珊

游學修 與 蘇麗珊

游學修 與 蘇麗珊

文/亞裹
影像/王偉健
場地提供/E-Max
蘇麗珊服裝提供/point studio
蘇麗珊、游學修化妝/Yvonne Yeung

*  *  *

後記:

約訪問的時候本來講明,想找三位新演員傾談。結果甫到現場,吳肇軒卻已執拾好東西準備離開,還很有禮貌地跟我們揮手道別。不是訪問三位嗎?電影公司的公關小姐卻辯解說,「唔好意思呀,吳肇軒佢要返學,我哋唔想阻住佢。我遲啲補返佢啲劇照比你吖。」於是很殘酷地,我們無緣跟《哪一天》其中一位新演員、黃修平口中最欣賞的吳肇軒傾談,聽他講講自己作為新人的感想。假如我們約的是林海峰和楊千嬅,公關小姐會不會待我們到場才告知其中一人沒空,並以「補返佢啲劇照比你吖」了事?應該沒可能。但新人呢?就好像沒什麼所謂了,在電影公司眼中。

我們深表遺憾。

吳肇軒 《哪一天我們會飛》演 蘇博文

吳肇軒 《哪一天我們會飛》演 蘇博文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