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哲學時尚

2015/4/16 — 17:36

學術界亦有時尚,流行的可以是某一理論,可以是某一課題,可以是某一方法學,甚至可以是對某一學術人物的崇拜。雖然學術講究獨立思考,學術中人卻難免有隨波逐流者;其實,如果沒有這些隨波逐流的人,學術時尚便難以形成,或至少不會壯大。

以我熟悉的英美哲學界為例,邏輯實證論(logical positivism)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便是一時之風尚,從現在的角度看,對於這麼簡單和獨斷的哲學會那麼流行,我們也許會覺得奇怪;六七十年代流行的日常語言哲學(ordinary language philosophy) ,現在已為絕大多數哲學家所摒棄,可是,當時搞哲學的,幾乎人人都是採用這種哲學分析方法。近年流行的,可以用所謂「實驗哲學」(experimental philosophy)為例,雖然這沒有邏輯實證論和日常語言哲學那麼盛極一時,但跟風者亦眾;不知三五十年後的哲學家回看實驗哲學時,會不會又是搖頭歎息?(以上是就英美哲學整體而言,至於哲學的不同研究範圍,例如知識論和心靈哲學,也是有時尚的,但不必舉例子了。) 

廣告

我一向告誡自己不要追隨哲學時尚,因為我認為哲學研究是為了滿足興趣和尋求真相,如果是自己沒有興趣研究或不認為有助找到真相的,即使十分流行,也不應該追隨,否則便失去哲學研究的意義。當然,我知道這是個理想化的看法,自己只是在堅持理想;另一方面,對於一些朋友因為想盡快有 publications 而寫一些流行的題目或採用一些流行的方法論,我是明白他們的苦衷的。

以上是從個人的角度看。近日讀了 Timothy Williamson 的一篇論文,題為 "How Did We Get Here from There? The Transformation of Analytic Philosopohy",討論的是分析哲學晚近的發展。Williamson 是牛津大學的哲學教授,也是近年英美哲學界的大紅人;他這篇文章的論述清晰而中肯,對於想認識分析哲學發展的人,這是不可不讀的文章。Williamson 也談到了哲學的時尚,然而,他不是從個人的角度看,而是從哲學史的角度看;他的看法頗有意思,讓我試譯如下:

廣告

「哲學時尚的力量,已足以保證哲學史會展現出一些模式,即使展現的只是一群一群盲從的人隨波逐流。有些時尚,我們現在回看會覺得愚不可及,而當時一些異議者亦這樣看。然而,在所有學術研究中,時尚的力量都很大,就算在數學,也是如此 --- 例如哪個研究的分支或哪個研究的方法最受同行尊重。這個現象,不純粹是由於所有的人類集體事業都難免有這樣的毛病。學術時尚之出現,是因為在某一學科受訓練的人尊重某些同行的判斷,而這些判斷關乎甚麼研究是優質或有成果的、甚麼研究是值得仿效或跟進的。[...] 就算時間和精力花在壞主意和行不通的計劃上,那也是值得的,因為我們可以從中探索這些主意和計劃的限制,從而得到教訓。」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