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梁諾篇 13】難為正邪定分界

2019/10/2 — 18:4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誠信,我認為係正義嘅基礎,無論出發點係乜嘢,商業世界裡面有違誠信嘅事都唔應該存在。」

何謂「正義」?究竟該從動機、手段,還是結果去衡量?

譬如我一心維護權益,卻反而導致所有人損失;或我用盜竊手段去揭露真相;又或我本是立心不良,最後意外反映了真相,使得正義得到彰顯……

廣告

隨著我學習成為商探的日子愈來愈長,這問題都一直困擾著我,尤其有些案件不是非黑即白,即使與 Jimmy 討論都難以得出結果,像這一次的案件便是如此。

✽ㅤ✽ㅤ✽

廣告

妙姐與我在辦公室碰面,最近 Jimmy 放長假,有些工作她便會親自與我拍檔。

她跟隨老闆逾十年,許多處理案件的方法都令我獲益良多,而且一男一女在行動上較為方便,沒那麼容易令人起疑。

「我查過啦,呢間連鎖店喺香港總共有九間專門店、七個百貨公司專櫃,其他嘅店舖屬於代理嗰一邊,兩邊員工各自分開聘請。」妙姐拿出一份排列整齊的文件夾。

這次的客戶是一間知名化妝品公司,零售店網絡遍布香港,最近網上出現許多有關該公司產品的謠言,例如產品廠房由外國轉到中國大陸、特價促銷夾雜了過期或品質欠佳的次貨、為推銷新產品而故意將其他熱賣品下架等等。

客戶懷疑消息是由內部員工洩漏,甚至可能是競爭對手所為,故委託我們代為調查。

由於消息發布的渠道是 Facebook 的群組,除了妙姐和我會作前線調查,資料搜查部的肥虎也被委以重任,嘗試從群組裡找出線索。

「飛虎哥,將放料嗰個人『起底』咪得囉?」我對肥虎如何辦案興致勃勃。

「你估啲人傻㗎?梗係用假帳戶啦!直線自爆咩!」肥虎笑道。

「咁群組入面幾百人,點知邊個係真、邊個係假……」我咋舌道。

「你見爆料嘅嚟嚟去去都係嗰兩三個,入佢哋 profile 相又冇乜,朋友又得咁少,一睇就知假㗎啦!」肥虎說。

他左手按鍵盤右手控滑鼠,飛快地切換各種不同的頁面,全神貫注仔細讀每一個洩漏客戶內部資料的內容。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他整理出一份表格,上面列出每次洩密帖子在群組裡出現的間隔、時間、讚好及分享人數等等,然後他指了其中兩三個人出來。

「呢幾個人最可疑,你哋由呢度開始查就啱㗎啦!」肥虎說。

妙姐見狀抄下了那幾個人的姓名,然後去對照客戶的員工表,但我仍然對肥虎的工作很感興趣。

「我想問呢,你頭先係咪搵緊幾個 post 入面有咩人分享或者 like 過,睇下有咩共通嘅人?」我問道。

肥虎投來一個讚賞的目光,他常說我很適合比對細微的資料,所以有機會也樂於分享他的工作要訣,然後將幾個月前的洩密帖子打開,並指著分享內容的用戶列表。

「要令到更多人睇到呢個 post,就唔可以淨係靠假用戶,需要搵啲真正嘅人分享出去先可以增加覆蓋率,而呢幾個人每次個 post 出咗唔夠兩分鐘就即刻分享,其中一個仲係另一間化妝品公司嘅員工,夠晒可疑啦!」肥虎說。

我對於網絡「起底」極有興趣,奈何妙姐已經查好其中兩人的資料,未待我再請教肥虎便一把拉著我離開公司。

我們坐地鐵到了一商場,妙姐在手機裡傳送了幾個人的照片給我,著我先把那些臉孔記熟。

「個客對照肥虎搵到嗰三個人,發現有兩個以前曾經喺佢哋公司做過,仲問到佢哋依家工作緊嘅地點,我相信佢哋仲有同一啲客戶嘅員工聯絡,從中得到佢哋內部嘅敏感資料。」妙姐說。

我和妙姐各自盯著一個目標,發覺那二人確實私交甚篤,經常一起溜到後巷抽煙。

由於當日是星期五,店舖頗晚才關門,且關門後還需要整理貨件,待二人正式下班時已近深夜,但兩人卻沒有即時回家,反而是到了附近某大廈。我們尾隨而去,發現他們到了某樓層的住宅單位。

我們留守附近盯梢,並由肥虎的部門翻查那單位的資料,相信單位是由數人一同租下,用途是遇著下班時間太晚,便作為留宿休息處。

「阿諾,你試下認住出入嗰個單位嘅人,再對下員工名單睇下搵唔搵到。」妙姐叮囑道。

我嘴上答應,但內心卻另有想法。

在調查的過程中,我不斷翻看客戶的資料和網上群組的留言,發覺那些指控多為事實,洩漏者的動機非為個人利益,而是因為看不過眼公司蒙騙消費者、甚至刻薄員工之故。

我的腦海裡被那些留言淹沒,心裡產生正在助紂為虐的感覺,使我無法集中精神,久久都沒能觀察出甚麼。

妙姐似是發現了我的異狀,她沒有呵責我,反是著我先去休息一下。

等待良久後,兩名穿著客戶店裡制服的人進入了單位,更被妙姐拍下了照片。

既然知道資料洩漏的途徑,接下來便是提供證據。

妙姐著客戶貼出一些特製的內部告示,表面上每間分店的告示內容一模一樣,但我們在紙張的角落處留下了標記,可以藉此分辨出貼自哪間零售店,而且通告只會在特定時間張貼,以將接觸到告示的輪班員工區分開來。

兩天後,該群組果真出現了那張通告的照片,肥虎記錄了帖文出現的時間,客戶便根據時間和地點翻查零售店的閉路電視,找到了那位偷拍通告的員工。

調查之下,客戶的內部資料確實是被該名員工洩漏,那名員工被解僱後在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指出過去數年化妝品公司的銷售方針使前線人員疲於奔命,而產品的質素每況愈下,使顧客對品牌的觀感愈來愈差,但高層卻將責任推在零售店身上,認為是銷售員服務態度欠佳。

這篇文章像一把鐵錘擊中我的胸口,使我對自己的工作疑惑起來。自從跟進這案子後備受思想困擾,大概我的表現實在太差勁,連高仁先生都忍不住召見了我。

我坐在老闆的房間裡,心裡忐忑不安,不知會被如何發落。

「點呀,阿妙話你好似有啲唔開心喎?」老闆問道。

我不知如何表達心裡的不安,唯有違心地搖搖頭。

「係咪覺得,雖然嗰個人用嘅手段唔啱,但係佢都算係做緊一件正義嘅事,反而幫個客好似助紂為虐咁?」

老闆講出了我內心的想法,我茫然點頭,然後老闆臉上掛起微笑。

「以前有個朋友同我講,呢個世界冇絕對嘅正義,依家睇嚟我哋嘅社會都係咁,好多人用錯嘅手段去做啱嘅事,用啱嘅手段去做錯嘅事。」老闆續說道。

「我……我只係覺得,如果只係企喺財團或者企業呢邊,有時做嘅嘢會唔係好正確咁……」我鼓起勇氣說。

「我以前覺得商探嘅存在,就係為咗填補社會上嘅不公,所以先會自己出嚟開呢間公司,因為我想做一間可以貫徹我相信嘅正義嘅調查公司,只要同我諗法有牴觸嘅生意,我都唔會做。」老闆說。

公司的辦公室裡張貼了一張海報,那是每一名入職的員工都需要認識的公司理念。

「誠信,我認為係正義嘅基礎,無論出發點係乜嘢,商業世界裡面有違誠信嘅事都唔應該存在,」高仁先生定睛看著我,續道:「所以個員工覺得公司有違誠信而去揭發佢,令到品牌聲譽受影響,但係佢都因為違背誠信而受到懲罰,所有事其實都係同一個道理。」

我倒沒從這角度思考過,聞得老闆的話,不禁陷入沉思。

「但係呢個只係我嘅答案,如果你都認同商探呢份工作,你就要去搵出你自己相信嘅正義係乜嘢。」

老闆講完後送給我一本書,說可能會讓我得到啟發。

那是由前 FBI 所寫,有關情報工作及調查技巧的書籍,作者的名字是約翰.威廉斯。

我離開房間後,妙姐意有所指地對著我微笑,後來她告訴我,老闆這番說話過去只跟三個人講過,我、妙姐、和老闆一位失聯多年的友人。

究竟我的正義是甚麼?

高仁先生讓我陷進思考,希望手中的書能夠帶給我答案吧。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