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梁諾篇 14】等待「候鳥」歸來

2019/10/3 — 15:46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呢個人曾經受過專業訓練,所以香港唔係好多人能夠捕捉到佢嘅行蹤,但係我真係好想盡快見到佢……」

高仁先生是個工作狂,無論大小案件他都會盡量了解,雖然他已沒到前線進行調查工作,但他仍常參與全港案件的統籌,每次到辦公室時都會看見他正與不同小隊的隊長開會討論。他處事一向淡然自若,不過最近我卻發現他情緒緊繃,常獨自在房間內對著一大堆資料。

由於老闆是我的伯樂,兼且他常樂於教導我,所以我一直都希望能報答他的知遇之恩。我向妙姐打聽過老闆正在調查甚麼案件,妙姐卻沒有直面回答我,只說是與老闆的私事有關。

廣告

沒多久我便被其他工作淹沒了,也沒甚麼時間去多想這件事。直至某一天,老闆找了我和妙姐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店,他的神色凝重,直覺告訴我是關於最近煩擾著他的事情。

「阿諾,我有一件事想搵你幫手,但因為係機密,你唔可以同其他人講起,當然唔一定要幫忙啦,我亦都唔係一個小器嘅方丈。」老闆半帶笑意說。

廣告

老闆這樣說,我反而更難以推搪,再說我本來也對這事情頗具興趣。

「高生,只要唔係出賣肉體我都冇問題㗎。」我打趣說。

「死啦,學埋 Jimmy 仔啲衰嘢。」老闆笑罵道,妙姐在旁也忍俊不禁。

高仁先生將一張圖片遞給我,那便是上次根據我的形容而繪畫出來的人臉,主角便是多次出現在欺詐案件中的神秘幕後人。

「我用盡我嘅人脈都冇辦法搵到佢,呢個人曾經受過專業訓練,所以香港唔係好多人能夠捕捉到佢嘅行蹤,但係我真係好想盡快見到佢……」老闆臉上閃過一絲愁意。

「如果連高生你嘅朋友都搵唔到,我驚我……」我一陣受寵若驚。

「你有冇睇過我送畀你嗰本書?」他突然把話題岔開。

老闆早陣子送了一本前 FBI 探員寫的書給我,對普通人來說,是頗有趣的冷知識書籍,但對調查員來說,卻是搜證技巧的進修課本,尤其某些觀察目標的技術,我讀起來只覺心領神會受用無窮。

我點點頭,老闆從手提包拿出了同樣的書,並把它翻開到某一章節。

「呢個作者係我以前喺英國嘅前輩,佢同你一樣有特殊嘅腦部結構,所以佢呢度講嘅搜查技巧只有你有辦法使用。」老闆說。

我頓時明白高先生找我來的原因,沒想到他欲尋找的目標難以用專業的搜證方法追蹤,難纏得竟要拜託初出茅廬的我,霎時間被老闆委以重任,我只怕自己的能力不足而令他失望。

「高生,我會盡力一試,但係我冇信心一定做得到。」我由衷說道。

「多謝你,阿諾,呢單嘢絕對唔可以走漏風聲,所以我會喺公司內部成立一組秘密隊伍,你哋會以一年為單位長期執行呢個秘密任務,所有隊員都會優先處理同呢件案相關嘅線索。」高仁先生說。

高仁先生的計劃並非短期的搜查,而是以年為單位的長期作戰,我在執行其他任務時將會同步處理此案,並和老闆定期更新進展。

為此高仁先生特別調配了一隊內部人員,前線調查員分別是妙姐和我,後勤則是肥虎和 Sandy,只要任何時候取得目標人物的線索,隊伍內所有人都將優先處理此案。

此案果真是高度機密,老闆即使對公司內部都絕口不提,任何案件內容只會在隊員之間互通,任務代號命名為「候鳥」,在我答允了所有條件後,老闆才拿出一個文件夾。

「關於呢件案嘅目標,呢度有一啲背景資料,係我呢幾年嚟搵到嘅。」老闆說。

文件打開,內裡有一些陳年老照片,照片中人是目標人物的少年時期,另外還有幾張剪報,只見文件首頁書寫了目標的基本資料:

任務名稱:候鳥
目標人物:況紀華 Albert
出生地:香港

小學於香港就讀,初中被送到英國寄宿學校。父母離異,母親於他 14 歲遇上車禍身亡,其祖父是 1950 年代著名商人,在香港、上海等地經營銀行、保險、地產、船務等事業。況家曾是當時四大家族之一,然而 70 年代因接連投資失利導致家道漸中落。現時家族中人散落於世界各地。

我仔細閱讀了所有文件,發覺內容並不太豐富,大多都是況家早年的新聞等等,目標人物的資料反而甚少。

老闆說,況紀華有意識地清除了許多過去的記錄,以前的資料仍未被數碼化,一旦銷毀後便找不回來了。

交代了一些細節後,我們便離開了咖啡店,更需要像沒事般繼續與 Jimmy 執行任務。

接著我坐巴士到了香港一間大學,Jimmy 已早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等待我。

「點呀,老細搵你冇事呀嘛?」Jimmy 好奇問道。

「冇……佢收到老羅嘅報告循例問下我做成點啫!」我講出路上想好的理由。

「嘩老羅冇講你壞話啩?」Jimmy 不疑有他。

「話我冇充分利用公司各部門資源喎……」這句倒真的是老羅對我的評語。

「哦咁又真呀!」Jimmy 點點頭。

我們轉進了一座教學大樓,這次來的不是為了跟蹤目標,而是為了調查一宗案件。

來到電腦工程系的實驗室,Sandy 已經到達並正跟教授在聊天。

「陳教授你好!」Jimmy 打招呼。

「Hello hello!我啱啱同 Sandy 傾緊單案件啲嘢,我搵到你哋要嘅人嘞!」陳教授說。

陳教授曾在蘇格蘭場擔任顧問,現時會幫助公司檢查客戶內部保安漏洞,某投資銀行懷疑內部 IT 人員對設備下了手腳,使敏感資料被盜取,Sandy 調查後將範圍縮窄至大樓某樓層的伺服器室,並待所有人下班後才進入伺服器室,嘗試檢查有否被人安裝了任何駭客程序。

哪知道下手腳的人技術極高明,有關數據完全分散在儲存系統的不同硬碟中,Sandy 沒法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重組數據及檢測,便決定求助於陳教授。結果花了數天工夫,陳教授成功將數據還原,找到所有盜取資料的去向,和一開始在後台安裝駭客程序的人員。

原來真兇並非客戶的內部 IT 員工,而是外判的設備維修專員,某次投資銀行在進行系統升級時,IT 員工不想徹夜加班,便違反公司條例將系統加密密碼告訴維修人員,讓其暫代崗位,沒想到那名維修員藉此機會安裝程序盜取資料轉售。

陳教授興高采烈向我們解釋各種破解程序的原理,Sandy 突然站到我身旁,這次還是秘密小隊成立後我們首次碰面。

「Send 咗條 link 畀你,快啲睇哂啲檔案,一日後條 link 就會失效。」她壓低聲音說。

沒想到「候鳥」任務這麼快便開始了。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中,打開了 Sandy 傳來的檔案,卻發現並非工作時常見的背景資料,而是一大篇由高仁先生親筆書寫的故事。

那些故事從高仁先生投身調查行業講起,當中解釋了他與神秘目標況紀華的淵源,我沒多久便被文字吸了進一九九零年代末的世界。

窗外夜幕低垂,房內的時間彷彿被靜止了一般。

 

(【梁諾篇】完,【高仁篇】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