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梁諾篇 5】委託調查的動機

2019/8/12 — 13:12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唔好意思,呢類屬於商業間諜行為,或者你可以試下搵坊間嘅私家偵探,佢哋可能會幫到你。」

老闆高仁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

據說他以前在英國當過警察,後來加入了一家跨國調查公司,受過正統的調查員訓練。

廣告

他是一個工作狂,經常廢寢忘食,接待處的姐姐說,老闆是典型的處女座,對自己的要求非常高,幸好對同僚頗為溫和。

我加入 CI 出於一種憧憬,對初出茅廬的我來說,人生前路茫茫,高仁先生卻教我看到了以前沒想像過的景象,我渴望像他那樣,將熱情貫注在畢生事業之中,並對自己的工作無比自豪。

廣告

有人說,工作佔據了人生至少一半的時間,所以必須尋找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時喜愛自己做的事情。

工作了一些日子後,我發現了老闆有些特別的舉動。

每個月,他總有兩三天傍晚獨自外出,那段時間他不會接聽電話,也拒絕作任何工作安排,公司裡的資深同事對此見怪不怪,唯獨我這個新丁對此充滿了好奇心。

某天我和 Jimmy 交完了報告便能下班,我們離開公司後走在附近的街道上,剛好讓我發現了老闆的身影在遠處閃過。

「我……我行呢邊呀 Jimmy 哥,聽日見!」我急忙說。

「聽朝 10 點半呀!」Jimmy 不疑有他。

我急步跟隨老闆而去。

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和實習後,我的跟蹤技術大有進步,加上我本來的觀察能力,老闆完全沒發現我。

他走進一家蘇格蘭酒吧。

這家酒吧位於地庫,我想了一會後,還是忍不住跟著高仁先生下了樓梯。

哪知道,一踏進店門,便發現老闆正好整以暇站著等待我。

「高……高生?乜咁啱呀?」我臉色一青。

「咁啱?你跟咗我幾條街喎!」高仁先生笑道。

我頓時窘得說不出話來,反是老闆搭著我的肩膀走進店內,然後在一張小桌坐下,還點了兩杯生啤。

「跟得唔錯呀,我仲心諗係邊個行家咁睇唔開。」高仁先生說。

「……唔好意思呀老細,唔好炒我呀……」我低頭說。

「咁你話我知你做乜跟我,我酌情判你守行為啦!」

老闆喝了一口啤酒。於是我一五一十把留意到的細節告訴了高仁先生,例如老闆每月哪幾天會消失幾小時等等,他邊聽邊笑,倒像是我在說甚麼笑話。

「留意得好仔細呀,唔錯,睇嚟阿妙同 Jimmy 教咗你好多嘢。」高仁先生竟是讚賞我。

「唔好意思呀高生,我唔敢㗎嘞……」我還是怕老闆會生氣。

「唔緊要,好奇心對調查員嚟講好重要,既然畀你跟到我,我請你飲杯啦!」高仁先生拍了拍我。

「高生你唔係約咗人咩?」我愣道。

高仁先生沒答話,他望向門口,然後不由得輕嘆一聲。

「冇,我一個人。」

我們坐在酒吧裡邊喝邊聊天,老闆問起我工作的事情,他本來也是調查員出身,所以對於我會面對的問題都清楚得很。

比起老闆與小員工,我們聊天的感覺更似是前輩與後輩。

只是到了最後,老闆還是沒有講他為何會獨自一個人到酒吧來。他只說是等待一個朋友。

我也識相沒有追問下去,但仍能察覺到他眉宇間的惋惜。

第二天早上,我和 Jimmy 出外工作,與這位師兄拍檔的時間愈多,我便愈能體會自己經驗的不足,每個人都難免會希望自己受到重視,我本來以為憑我特別的觀察力,該會在公司裡平地一聲雷,然而事實是,調查工作非常講究團隊合作,且當中包含大量的知識,那時候老羅說的話並非恫嚇,要成為能獨當一面的調查員,確實需要年月的磨練。

那天我們在吃午飯時,有一人走了過來向 Jimmy 打招呼。

「點呀 Jimmy,你哋 C 記呢排好旺喎!」

「OK 呀,都係咁啦。」Jimmy 隨口應道。

「你哋老細唔憂做啦,咁多單都唔接!」那人笑道。

Jimmy 不以為然地應了兩句。

待那人走後,他告訴我這是一名老行家,專門經營私人性質的調查服務。

我對他的話甚是好奇,Jimmy 卻不直接回答我,只說這是高仁先生的方針,甚麼「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他說我再過一陣子自當明白云云。

我沒深究此事,剛好幾天後的一件小事,讓我漸理解 Jimmy 說的話。

那天我在辦公室,正在等待進會議室和老羅定期會面,當時會議室內正進行客戶諮詢,裡頭講話的人聲線愈來愈高,教我在門外都能清楚聽到他說的話。

「點解唔接得呀?你放心喎錢我公司大把!」

「唔好意思小姐,我哋公司一向唔接呢類型嘅委託。」

「有咩分別啫!都係叫你哋去搵債仔個女讀咩學校,等我貼下街招迫佢現身啫!」

「唔好意思,呢類屬於滋擾行為,我哋幫唔到你。」

會議室門打開,那女人氣沖沖離去,老闆高仁先生向我報以苦笑。

「而家啲人真係惡,唔做佢生意都唔得。」他笑道。

當年老闆成立 CI 時,不論開業有多艱難,他都拒絕接下某些違反他宗旨的委託,以致許多行家都認為老闆是錢多人傻。

「你知唔知點解我哋唔可以接呢單 case?」老闆望向我。

「因為……接咗就會損害公司專業性?」我答道。

「咦,你呢個答案幾好,可以放上公司網頁喎。」高仁先生笑說。

他從會議室步出,然後饒有深意地拍了拍我肩膀。

「無論手段有幾正確,如果動機係奸惡,咁同我哋調查嘅詐騙犯,本質上又有乜唔同?」

我呆然望著老闆的背影,心裡默唸著他的這句話。

商業世界遊離在模糊的界線邊緣,要在灰色地帶之中穩守自我並非易事。

而關於高仁先生堅信的正義,後來我才知道背後隱藏著另外一些故事。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