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梁諾篇 7】「網上偵探」無處不在

2019/9/23 — 15:1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科技愈來愈先進的今天,許多我們曾以為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行為,原來竟已能被徹底監察,甚至欺騙的過程都早被一一記錄下來。

人總是貪心的,電腦和網絡在我小時候已普及,許多免費資源唾手可得,包括是音樂、影片、遊戲等等,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早就產生了網絡等於沒有代價的錯覺。

「科技犯罪」和「知識產權」在近十多年成為重要議題,直至科技愈來愈先進的今天,許多我們曾以為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行為,原來竟已能被徹底監察,甚至欺騙的過程都早被一一記錄下來。

廣告

這次的委託人是一家新創公司,他們經營代購平台,容許用戶在平台上建立自己的銷售渠道,可是最近他們卻飽受投訴,指平台上出現了以假亂真的騙徒,使許多買家蒙受損失,由於是新創立的品牌,平台的形象等同命根一般,所以他們想調查騙徒們的身分,以公司名義為買家們討回公道。

雖然我作為調查員的日子尚短,但已接觸過一些與版權有關的委託,保護版權人利益一向是專業調查公司其中一項主要業務,很多跨國品牌常聘請調查公司追蹤冒牌貨的銷售和生產,以配合海關的打擊行動。

廣告

既然委託人經營的是網上平台,前半的調查自然要由資料搜查部的肥虎擔當,他根據買家的投訴和客戶提供的記錄,集中追查其中幾名問題用戶,但在過程之中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插曲。

那一天我和 Jimmy 回到公司和妙姐及其他調查組開會,會議完結後正好看見一臉亢奮的肥虎,平常辦公室內常會聽見肥虎說話的聲音,但今天他異常安靜,甚至連我走到他身旁都絲毫不察覺。

「飛虎哥!」

「嘩!!!」

肥虎嚇得叫了出來,整間辦公室的同事們都望向了這邊。

「咩事呀諾仔!打緊仗呀!」肥虎沒好氣說。

「打咩仗呀飛虎哥,上緊 forum 咋喎!」我笑著指向他的桌面。

這時肥虎的電腦屏幕同時打開了幾個 Facebook 的頁面,桌上的 iPad 和電話則在瀏覽討論區,就算是偷懶也未免偷得太徹底了。

「個客單嘢畀人放咗上 x 登呀!」肥虎白了我一眼說。

我仔細望向討論區,原來有些被騙的買家將事情放了上網上討論區和 Facebook,引來許多網民自發追查騙徒的身分,討論的帖子更是開了一個又一個。

「咁咪正囉!有人幫你查埋喎!」我笑說。

「你都黐線嘅,起錯底炒車點算呀!同埋如果靠佢哋就得,我唔使撈啦!」肥虎瞪著我說。

原來這事巧妙地觸及了肥虎的神經線,他對於自己的能力極具信心,所以不知不覺間竟與網民們較起勁來,一副誓要搶先破案的模樣。

自從網上討論區興起,網民掀起了「起底」文化,常會自告奮勇去追查一些涉及騙財或不道德行為的事件,漸漸形成一種討論區獨有的正義和審判文化,雖然難免有錯判或偏激的例子,將別人私隱於網上公開也甚具爭議性,但「網上偵探」的破案數字仍是不容忽視。

與肥虎不同,網民並沒受過專業訓練,他們依靠的是螞蟻搬家式搜證,每人只負責極小部分的查探,但加起來卻甚具威力,加上人員數目極多,當中總有人能提供關鍵性的線索,例如認識受害者甚或騙徒本人。

當肥虎在比對幾個可疑帳號的時候,網民們正根據騙徒的電話號碼和帳戶名稱搜查過往記錄,但那騙徒明顯是慣犯,留下的電話和帳戶名稱都無跡可尋,大概電話號碼只是一次性的「太空卡」。

我忍不住在手機上追看討論區的調查進度,肥虎則是聚精會神於他的工作。受害者已報海關求助,可是除非騙徒再次犯案被當場捉住,否則單憑現時的線索並不足以查出甚麼。

兩天之後,討論區的帖子已經開到第八個,此時終於出現戲劇性的發展。

一名前受害者現身說法,並提供了騙徒的一張照片。有了照片之後,討論便變得更熱烈,有人從網上找到疑似騙徒的其他照片,甚至有聲稱是騙徒的中學同學參與了討論。

正當我想把進展告訴肥虎時,卻剛好收到了肥虎的電話。

「喂!諾仔!我搵到嗰兩個人啦!你快啲去跟下呀!一陣 send 資料畀你!!」

肥虎聲線沙啞卻極為亢奮,不夠兩秒手機便收到了他傳來的姓名和地址等等。

「嘩虎哥你幾耐冇瞓覺呀?網上面都差唔多搵到嗰個人喎!」我說。

「擺明我快啲啦!通咗兩晚頂呀!仲講!」他激動地應道。

網上的討論日以繼夜,不同網民輪班接力,肥虎獨力進行仍能有過之而無不及,相比之下已足讓他自豪了,但本人卻似乎不太滿意。

肥虎找到的目標人物有兩位,我和 Jimmy 加上另一組調查員各跟蹤一人,兩名目標人物是同黨,他們本身沒有正職,日常生活常會到不同地鐵站進行交收,販賣的物品包括奢侈品、電子產品到家庭用具等,交收的過程被我們拍下,但仍欠缺證明他們出售冒牌貨的關鍵證據。

其中一名目標人物的個人資料被網上公開,討論區的網民找到了他的私人電話號碼,加上連其家人的 Facebook 等也被找出,他因不堪騷擾變得足不出戶。他的同黨便肩負了採購貨物的責任,他晚上獨自到了油麻地,在一暗巷裡進行交收,當中有十數個名牌手袋,提供貨物的兩人也被我和 Jimmy 拍下影片和照片,作日後證據之用。

此時另一組調查員發來訊息,原來網民將騙徒的欺詐行為製成了街招,並張貼在另一名騙徒的住所四周,嚇得本就躲在家裡的目標人物更不敢踏出門外了。

我們將證據全數交予客戶,客戶便通知海關等部門執法,並以公司的名義發出正式通告,指已將問題用戶的犯罪行為交給當局處理。

本來一場公關災難得以避免,那家新創公司更因處理得當贏得不少掌聲,而網民們也因為自己的參與伸張了正義感到雀躍萬分。

我回到辦公室,看見已補眠充足的肥虎在座位上埋頭苦幹,便走過去和他搭話。

「飛虎哥呀,我想問呢,其實你點搵到佢哋嘅電話同地址㗎?」我好奇問道。

「佢哋既然係慣犯,一定喺唔同平台賣過嘢,人始終有惰性㗎啦!啲用戶名只要唔小心喺私人地方用過,咁樣不斷查下查下咪搵到囉!」肥虎隨口應道。

「咁你點知其他用戶名係佢哋用㗎?」我聞言更是不懂。

肥虎沒有答話,他把眼神望向遠方,然後當作沒聽到我的問題。我大感奇怪,可是想了半刻便立即明白了。

「哦!你用咗班巴打搵嘅線索!」我大笑道。

肥虎從座位彈了起來,神情緊張地示意我噤聲,他誇張的表情讓其他同事忍俊不禁,辦公室裡頓時爆出連串大笑。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