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梁諾篇 9】跨國追蹤侵權者

2019/9/25 — 16:2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紅色的士在公路上如入無人之境,即便路面情況如何,與五十米外的目標車輛始終沒拉開過距離。

「唉!我呢單都好麻煩,依家搵唔到個 target!」

妙姐在桌上攤出了許多照片。

廣告

我和 Jimmy 正被分派新的工作,妙姐狀甚痛苦地埋首一大堆文件和照片之中,她已在會議室裡坐了幾個小時,我忍不住偷看她桌上的照片。

「妙姐,呢單我同阿諾會跟緊啲㗎啦,你唔使擔心,我哋約咗梁叔呀!」Jimmy 安慰她說。

廣告

我們被分配一宗汽車跟蹤任務,調查員常會因應工作到不同的地方去,如是在跟蹤目標人物之時,更無法預計將會被帶到哪裡。

我和 Jimmy 坐在梁叔的車內,身體正因高速駕駛時的擺動左右搖晃。

梁叔的正職是一名的士司機,他年輕時熱愛賽車,還差點因非法賽車要去坐牢,後來才收心養性正正經經去工作。現在他是 CI 長期合作的外判「車手」,專門承接需要汽車追蹤的任務,他除了極為熟悉港九新界的道路外,一手駕駛技術更是無人可比。

梁叔經常說,從來沒人能在公主道上勝過他,還特別喜歡邊駕車邊講當年的風光史,但我和 Jimmy 只神情緊張地捉緊扶手,心裡祈禱能安全坐完這趟車。

紅色的士在公路上如入無人之境,即便路面情況如何,與五十米外的目標車輛始終沒拉開過距離。

汽車搖晃得太強,我只感到胃部一陣翻騰,梁叔在倒後鏡中看見我臉青唇白,竟忍不住笑了出來。

「嘩,坐轉車暈到依家,邊有人坐車會嘔㗎?」梁叔笑說。

本來我還想說甚麼反駁一下,但話到嘴邊還是吞下去算了。

而旁邊的 Jimmy 也是力不從心,兩人在梁叔的恥笑下好歹捱到了機場。

我們腳步踉蹌,走到機場一號客運大樓,目標人物剛好到了航空公司的櫃台取登機證。

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立即向公司匯報,並請示是否繼續跟蹤行動,如果跟蹤目標是關鍵性人物,及再次追蹤的難度太高的話,不論目標前往哪方,我們都必須尾隨而去。

公司確認了行動必須進行下去。

我們連忙買了兩張往上海的機票,在毫無行李準備下跟著目標登機。

那時差不多十二月份,香港氣溫仍然有二十多度,所以我倆只穿著單薄的衣服,但上海已是十度以下的冬天。

甫踏出浦東機場,我們便冷得牙關打顫。

四周的人像看瘋子般望著我們,目標人物去了坐懸磁浮列車,我們保持距離跟在後頭。

由於整個跟蹤過程沒太多閒裕,我們只僅夠時間到櫃員機提取些人民幣現金,一直到了市區,待確認了目標人物下榻的酒店後,我們馬上半滾帶爬的衝去最近的服裝店買外套。

這次的委託案件與冒牌貨品有關。

蘇格蘭一所酒廠每年都會出產特定包裝的威士忌,但近年卻出現仿冒的假貨,使品牌形象大受影響,他們聘請跨國調查公司追查假貨來源地,輾轉下發現香港是貨品轉發的中間點,由於老闆高仁先生與外國的調查公司素有交往,案件便被轉介到 CI 來。

我和 Jimmy 跟蹤的目標人物是假酒工場的代理,專門在香港尋找銷售渠道,公司派員假扮台灣客,成功取得兩支假酒樣辦,證實與先前流出海外的假酒樣本相同,所以我們才需要貼身跟蹤著他,希望能找到工場和香港倉庫的位置。

他到了上海後馬不停蹄先後見了幾個人,在觀察的過程中卻讓我發現一些有趣的線索。

「你記唔記得妙姐話另外有單 case 查失蹤貨物?」我問 Jimmy。

「哦……你話庫存啲貨畀人偷出去賣嗰單?做咩呀?」Jimmy 隨口應道。

「個 target 見緊嗰個人,係妙姐嗰單 case 嘅目標之一嚟!」我說。

我們的組長曾談論過另一宗案失去了目標的蹤影,哪知剛好正與我們的目標在餐廳會面,世事充滿奧妙,所謂「物以類聚」,竟在上海讓我同時找到兩宗委託的目標人物。

若不是遇上認臉能力特別強的我,想必那人的行蹤仍然是一個謎。

「真係得你先認得出呀!」

Jimmy 笑著把照片發送給妙姐。

那兩人在談論銷售假酒的合作事宜,我們坐在附近的桌子偷偷錄下他們的對話,兩人酒過三巡講話愈來愈沒顧忌,聊天時把假酒生產的地點和香港貨倉位置等,統統說了出來。

個多小時後,兩人搖搖晃晃離開,我和 Jimmy 暗笑著跟在後頭。

這邊的案件順利找到需要的資料,我們便順道幫妙姐跟蹤另一人,將他居住的地點等記錄下來。

第二天,我們發現兩宗案的目標人物不約而同去了醫院,我還以為是甚麼秘密會面場所,Jimmy 進去醫院應診樓層視察,回來後竟笑得彎下了腰。

「兩個酒精中毒,話佢哋噚晚飲咗假酒……」Jimmy 喘著氣說。

賣假酒的中假酒毒,當真是冥冥之中自有主宰。

待目標人物康復回港後,等待他的,便是證據充足的海關拘捕行動了。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