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高仁篇 11】「我想做商探!」

2019/10/19 — 14:3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很多人在選擇工作時,會根據收入和前景作主要考慮因素,往往也因此而對工作缺乏熱情,以致連年輕人都變得世故。

CI 的業務漸見穩定,公司的團隊不斷擴展,無論是調查員或資料搜查等的人員都增加了許多,我也得以從前線退下來,專注於公司的管理方面。

看著公司裡年輕的調查員,我總會想起當初投身行業的滿腔熱血,管理一家公司需要顧及許多事情,雖說多年下來甚麼也習慣得了,但我始終難忘廢寢忘餐地追查一宗案件的感覺。

廣告

「高生,咁呢單 case 就由我呢邊處理?」

阿妙的話將我拉回會議之中。

廣告

我們剛接了一個新的委託,要幫助客戶調查內部人員盜取資金的事情。

這些年頭別人大多都叫我「高生」,這種距離感我一直難以習慣。

我望看桌上的文件,是次委託不算太複雜,首先由資料搜查部和會計法證找出該公司的可疑帳目和人員,然後交由調查組作監視便可。

「好呀,你哋去搞啦,我睇下有時間都過嚟望下。」我應道。

幾位組長和其他部門的同僚望向我,似是對我剛才的話有點意見。

「老細……你過嚟啲同事可能會緊張喎……」一個組長說。

「唔係啩,探下同事班都緊張?」我失笑說。

「你都好耐冇落過場嘞,怕嚇親同事咋!」阿妙沒好氣道。

當日跟隨我的小妮子已成為公司資深的調查組長,她向來講話直接,此言一出,其他同事都忍不住笑意。

「好啦好啦!唉,當我冇講過嘞得未呀!」我氣結道。

會議完結後,我在房間裡讀著資料搜查部肥虎找出的線索。

根據會計法證的核數結果,出現問題的該是會計部門,而會計部的人事關係則被肥虎列了出來,其中兩名員工的家境較有困難,如果以「舞弊三角論」的角度思考,這兩名自然是首要嫌疑人。

剛好下午沒有別的會議,我找了個藉口溜出辦公室,前往客戶公司的所在。

客戶是一家物流公司,我坐在附近的一家茶餐廳,窗口位置正好能望見大廈的主要出入口。到了下班時間,物流公司的人紛紛下班離去。

財務部的兩名女職員先後離開,她們是名單上的嫌疑人,我的同僚就在不遠處跟蹤其去向,然後我的目光放在另一名從大門步出的職員身上。

他也是會計部的人員,且是部門內經理級以下僅有的男性員工,只見他沒有像其他人般匆忙走往地鐵站,而是步伐緩慢地進了隔一條街的咖啡店。

我心頭一動,尋常打工仔一下班巴不得離公司愈遠愈好,甚少會有閒情在傍晚時段去喝咖啡,於是我默默盯著那男員工的動向。

大概半小時後,會計部的男經理也走了出來。

他拿著手機一路步行到街角的露天停車場,他開的車駛到路邊,沒多久那名男員工從咖啡店步出,左右顧盼後登上車一同離去。

調查員的經驗告訴我當中另有文章。

於是,回到公司後我著阿妙把目標改作此二人,她沒問太多,只是與其他同事向我投以古怪的眼神,彷彿我作了甚麼壞事一樣。

兩天後,調查員發現那二人的關係匪淺,原來會計部的經理與該名男員工實是好友。

「但係有件事好奇怪,我做嘢嗰陣時發現佢公司有個人都喺度跟蹤緊嗰個會計男員工。」負責此案的 Jimmy 說。

「咩人嚟㗎?唔會係其他行家嘛?」阿妙訝道。

「應該唔係,我睇返資料,係新請返嚟嘅畢業生,而且佢完全冇跟人嘅技巧,我估佢已經畀人發現咗。」Jimmy 說。

「咁樣……你哋下次幾時再去?」我沉吟說。

「聽日呀。」Jimmy 沒想太多便回答。

阿妙已經猜到我的意圖,可是這次她沒阻止我,只是皺了一下眉。

第二天的行動裡,Jimmy 和另一位調查員負責跟蹤目標人物,我跟在他們後頭。沒多久,果然看見一個年輕人悄悄尾隨我們的目標。他沒發現我們調查員的蹤影,跟蹤亦毫無技巧可言,糟糕的是似乎連目標人物都察覺到他的存在。

轉進一冷巷後,但見那年輕人腳步漸見沉重,似是站立不穩,搖搖晃晃地靠在牆上,沒多久更倒了下來。

此時目標人物回過頭來,正準備走向這位暈倒的年輕人,我頓時明白,那年輕人的行動早被目標發現,一切盡在對方的算計之中。

「咦!先生你有冇事呀?」

沒辦法之下,我裝作是經過的路人,走進後巷大呼小叫。

目標人物見狀連忙轉身逃跑,Jimmy 仍跟在他的後頭。

我則步近那暈倒的年輕人,看樣子是著了迷暈藥的道兒,於是我抱起他,將他帶到附近一間診所。

✽ㅤ✽ㅤ✽

這年輕人名叫梁諾,是客戶公司新聘請的畢業生,他醒來後把原委統統告訴了我。

傾談之下,我感覺到他和威廉斯一樣,有著與旁人不同的觀察力,他發現公司內部的可疑事件後,竟自發調查起來。

很多人在選擇工作時,會根據收入和前景作主要考慮因素,往往也因此而對工作缺乏熱情,以致連年輕人都變得世故,衝勁和好奇心本是青春獨有的優勢,我望向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想起了自己從前毫無顧慮的日子……

✽ㅤ✽ㅤ✽

我們把調查結果通知了客戶,那兩位盜取內部資金的員工已被逮捕。

數天後,我到客戶的公司作最後一次會面,完結後我踏出大樓截的士,這時梁諾衝了出來,並氣喘呼呼喊住我。

「高生!」

年輕人激動的神情掩蓋不了心事,我大概已能猜到他準備說甚麼。

「我想……我想去你公司做調查員!」

我忍不住臉上的笑意。

世間的知識和技藝,都需要傳承下去,昔日從不同前輩學習的日子彷彿過眼雲煙,沒想到我竟也到了將「商探」薪火相傳的時候了。

梁諾的出現,就像人生路上的一塊里程碑,提醒我把一切的知識和經驗傳授給後來的同路人,使這條商探之路能一直開拓下去。

「你比我更加有做調查員嘅潛質。」我說。

「真係㗎?!」

梁諾聞言大喜。

「冇錯,調查員首要條件,就係唔可以太靚仔。」我笑道。

為追求利益捨棄正義非常容易,商業世界本來就是如此。

數字永遠比起道德更有分量。

要在紙醉金迷之中保持清醒,殊不容易。

所以,商探的路,從來都是孤獨的。

我們能依靠的,便只有真理。

 

(【高仁篇】完。《商探》實體書已出版,欲知第三部發展,請支持本地創作,多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