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高仁篇 3】不要得的商業凌霸

2019/10/9 — 22:4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市場上能承接大型項目的公司並不算太多,久而久之造成變相的市場壟斷,阻礙了新投資者進入行業。

(按:人物對話*原為英語)

聖誕假期過後,公司復工的首星期,同僚和客戶大都仍懷著假期症候群,工作效率比起平常緩慢不少。我大概是僅有的例外,但坐在桌上仍是一臉神不守舍,皆因腦袋塞滿了威廉斯告訴我的昔年軼事。

廣告

以前威廉斯在 FBI 任職時,處理過很多與英國政府合作的案件,當中牽涉許多跨國境的情報機構。世界上除了存在著隸屬政府的情報機關,很多私人性質的公司都能提供情報販賣,只要內容不涉及國家安全,在英、美等地還算是合法的,除非當中是惡質的犯罪行為。

在威廉斯二十多年的 FBI 生涯中,他曾遭遇過各式各樣的敵對組織,其中一種卻存活在灰色地帶之中,運用情報的手法高明得連 FBI 也難動分毫。

廣告

威廉斯告訴我,羅倫的背景極為神秘,她經營的顧問公司表面上是為企業評估保安風險,暗地裡卻提供商業犯罪的情報,例如各種欺詐手法和商業對手的秘密等等,存在的基礎簡直就是商探的對立面。

許多年前羅倫的公司因為觸犯美國法律而被追查,沒想到她消聲匿跡多年後,竟會在英國再次捲土重來,在未能搜集犯罪證據前,威廉斯阻止我追查下去,更不斷叮囑我別輕舉妄動。

「*她的厲害之處,是能掌握所有人埋藏深處的秘密,在我們未知道有甚麼官員被牽扯進來前,絕對不能打草驚蛇。」威廉斯凝重地說道。

威廉斯與公司高層開了多次會議後,內部出了最新的指引,各調查員在處理新案件時需要小心留意任何可疑的第三方人士,新一年的工作便在陰霾籠罩下展開。

我與威廉斯接下了一宗任務,公司得到委託,調查一建築項目的招標結果是否存在任何不當的利益輸送。該項目由一所英國老牌建築公司取得,客戶懷疑投標的幾間公司故意抬高價錢,之間可能存在「合謀」行為。

調查的方向並不複雜,我和威廉斯跟蹤幾名建築公司的管理層,不難發現各間不同的公司確實有頗多往來,譬如兩家建築公司會在某項目中合作,各家的員工之間亦存在分享人力資源的行為。市場上能承接大型項目的公司並不算太多,久而久之造成變相的市場壟斷,阻礙了新投資者進入行業,奈何這些都只是常識程度的發現,並不能構成犯罪證據。

「*這就像是高中時的球隊,總有人是為了不想被排擠才勉強參與校園欺凌。」威廉斯說。

威廉斯認為數家建築公司中之中必定存在被迫的某間,於是公司的資料搜尋部門比對了幾家公司的業績和過往交易等等,找出了當中處於最弱勢的公司,並將該公司的負責人資料交給了我們。

威廉斯找到了在酒吧獨飲的負責人,他坐到旁邊的位置,然後將卡片放到那人的酒杯旁。

「*你好,我的名字是威廉斯,是一名商業調查員,我現在正調查一宗懷疑違反『競爭法』的案件。」威廉斯表明身分。

那人先是一呆,然後身體下意識向後靠,雙眼更現惶恐目光。

「*別擔心,我今天只想和你談談貴公司最佳的生存之道。」威廉斯微笑說。

及後的三分鐘,威廉斯像變戲法般瓦解了對方的心理屏障,不但套出了線索,更成功游說他提供有關該投標項目的往來傳真。

建築行內的大型項目,早就被三兩間老牌公司壟斷,其他中下游公司為了從各種項目中分享利益,大多都會與其同流合污,抬高行業的定價,幫助幾間大龍頭賺取更多的利潤。我們的線人算是位處食物鏈較低的位置,幾近是沒有選擇地參與了「圍標」的遊戲,所以當威廉斯以改變整個行業風氣作游說方法,他便同意協助我們的調查。

那幾封傳真是關鍵的證據,上面列了老牌建築公司要求其他投標者不可超越的價錢和該公司的聯絡人資料,加上我們拍下的照片,足以證明幾間投標公司之間確實存在合謀行為,客戶便用之向英國當局舉報,當時在社會上也引起了不少迴響。

處理完這宗案件,威廉斯拉著我到酒吧去,那晚是足球比賽的日子,街上堆滿了球迷和嚴陣以待防止騷亂的警察,英國的球迷常會到酒吧邊喝酒邊看球賽直播,假如喜愛的球隊輸了便容易引發大批醉漢同時鬧事,也可算是倫敦一大奇景。

威廉斯和我都不是足球熱愛者,他只是很喜歡這種群情洶湧的氛圍,說能有效助他舒緩工作壓力。我們喝了沒多久,威廉斯接了一通電話,本來因酒意通紅的臉頰一下子變得鐵青,他拿著電話跑了出酒吧,我見其神色不對便跟隨在後。

「*瑪莎和丹尼進醫院了。」威廉斯掛掉電話後說。

瑪莎是與我一起到法國的同僚,她和丹尼是拍檔,二人正在追查另一宗詐騙案。我和威廉斯連忙登上計程車趕到醫院去,

甫踏進病房,公司裡幾名高層都已在場,瑪莎和丹尼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且滿臉都是傷痕。

「*他們在跟蹤目標時被埋伏,雖沒性命危險,但丹尼斷了兩根肋骨,瑪莎則仍昏迷中。」某高層沉聲說。

由於商探與罪犯的距離極近,工作危險性確實不低,但我還是首次聽聞調查員被惡意伏擊,眼前同僚遭殃的畫面不禁使我內心一陣難過。

「*這是放在他們身旁的,上面寫著給你。」高層把牛皮公文袋遞給威廉斯。

威廉斯從中拿出了兩件物事,其一是一封信,其二卻是一個蝴蝶結。我留意到威廉斯拿著蝴蝶結的手微微顫抖,這一微小變化從沒在他身上出現過,我抬頭望向他的臉,駭然發現他的表情夾雜了驚慌與憤怒。

「*這……是我女兒的。」他咬著牙齒說。

然後威廉斯打開了那張信紙,上面只有一句話:「這是最後警告。」

沒等任何人說話,他連忙衝了出病房,尋找電話打給妻子和女兒,到肯定家裡人都安然無恙後,威廉斯仍然是一臉盛怒。

「*瑪莎調查案件時發現了羅倫的蹤跡,所以他們就跟了上去。」

「*把那件案交給我。」威廉斯說。

「*先別衝動,我們回去再討論……」

「*把.案.件.交.給.我!」

威廉斯雙眼幾乎迸出火來。

我從沒見過如此怒不可遏的他。

病房內靜得落針可聞,威廉斯最終不發一言奪門而出。

兩名高層長嘆一口氣,然後過來拍了拍我肩膀。

接下來引發的事件如燎原之火,一下子便改變了我商探的生涯。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