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高仁篇 6】半夜上演《濠江風雲》

2019/10/14 — 16:4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澳門的聯絡人告訴我,當地的情況仍然頗為複雜,各幫派之間情緒緊張,司警之中亦有黑道的線人。

(按:人物對話*原為英語)

澳門臨近回歸那幾年的氣氛頗為緊張,一九九零年代新聞不乏澳門黑幫火拼的消息,那時候葡國政府在掃蕩黑社會上並沒取得多大成效,賭場之間的利益糾紛不斷,不同幫派常為了爭奪地盤而大打出手,一九九八年由著名黑幫頭目投資的港產片《濠江風雲》中的情節,很多都建基於真實情況。

廣告

香港分部剛開業的時候,我可說是忙得不可開交,許多內外事務都需要親自處理,基本上與親自營運一門生意沒甚麼分別。而總公司對中港市場的定位並不清晰,所以一切還是得由我們自己拿捏。

為了維持服務質素,兼且吸收了先前任務失敗的教訓,我都會參與規模較大的調查行動,例如這宗南美電視台的委託,由於性質特別,多年來都讓我記憶猶新。

廣告

一九九零年代末,盜版影碟的問題非常猖獗,當時在南美國家更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當地電視台查探盜版的來源,發現全部影碟都是從澳門進貨,於是他們決定拍一套新聞特輯,並親身到澳門拍攝。

南美電視台來了一名女記者、一個男攝影師和另一名工作人員,委託我們代為安排其拍攝行程和作沿途嚮導,由於這宗委託非由總部轉介,我忍不住詢問南美人是如何找上這邊的香港分部,沒想到那女記者告訴我,原來電視台高層認識歐洲服裝公司的人,並得到他們的大力推薦。

南美電視台的人已取得了澳門盜版影碟的批發商資料,且打算喬裝成買家進行偷拍,我著同僚打聽澳門現時的情況,和尋找任何澳門的聯絡人,方便隨時提供資料和應急的援助。這項委託牽扯到當時的澳門黑幫,我們不得不份外謹慎,電視台的人在我們解釋後也充分了解其危險性。

「*高先生,請你幫幫我們吧,這報道對我們的國家是很重要的。」女記者誠懇地說。

可能新聞記者的使命感能戰勝一切恐懼,不論我們如何分析各種風險,她始終不為所動。

「*我們的社會已被弄得烏煙瘴氣,許多青少年為了丁點報酬,在黑幫販賣盜版的利益爭鬥之中受傷喪命,就算是有危險,我們也不會退縮的。」女記者清澈的雙眸流露堅定意志。

我知道再說下去也是無用,最終決定接下委託,並由我親自與他們一起前往澳門。

一番喬裝之後,南美電視台的人變成了買家,而我則是負責翻譯的嚮導,我們踏進澳門境內,女記者把黑幫的聯絡電話交給我。

「喂,南美嘅人到咗,我係佢哋嘅翻譯。」電話接通後我說。

「……」

「喂?」

「……今晚十一點,到XX街 12 號等。」

說罷對方便掛了線。之後我們到附近的酒店休息,等待約定時間的到來。

澳門的聯絡人告訴我,當地的情況仍然頗為複雜,各幫派之間情緒緊張,司警之中亦有黑道的線人,如非必要我們絕不可向任何人透露身分,以免遭到黑幫的報復。

夜幕低垂,我們四人站在僻靜無人的街道,等了一會兒後不遠處傳來車聲,然後一輛客貨車停了在我們面前。

車門打開,裡面的男人示意我們上車,並用布條蒙住我們的眼睛,幸好那三名南美人沒嚇得跳車逃亡或發出任何聲響,沒引起車內黑幫的懷疑。

我們無法得知黑幫的汽車駛向何方,只感覺到車子兜了一個又一個的圈,開了大概半小時後,客貨車停定,我們被告知可以脫下布條。

車外是一個空曠的地方,沒想到澳門還有如此偏僻之地,方圓百來米只有一棟廢棄工廠。

「你,入去攞貨。」開車的人指著我說。

女記者拉了拉我的手臂,想確定我是否遇上任何危險。

「*他要求我代你們去交易。」我向三名南美人說。

角色上攝影師才是這次的買家,女記者和另一位工作人員都是他的手下,那攝影師倒沒忘了他的身分,思考片刻後望向黑幫。

「*我怎樣檢查貨物是真是假?」他說。

隱藏的攝影機在攝影師的身上,假如只有我進內,他們便沒法拍攝最重要的畫面。

「佢問佢點樣 check 啲貨真定假喎。」我翻譯給那司機聽。

「翻版碟梗係假㗎啦!坐低陪你睇埋好唔好呀?你叫個南美佬一齊入去囉,叫佢唔好玩嘢呀!」他惡狠狠道。

我把話轉告攝影師,他決定與我一同進去,我們兩人便下了車步向那黑壓壓的工廠,那司機並沒下車,相信是留守監視另外兩位南美人。

工廠內只有微弱的燈光,我們看見廠內某處堆滿了盜版光碟,便慢慢走了過去。那一刻我沒辦法估計將會發生何事,假若黑幫知道我們並非真的買家,現場的情況絕難可以全身而退,廠內把守的幾名大漢神色不善打量我倆,那南美攝影師故作鎮定,向坐在那堆光碟旁邊的人點了點頭。

「嗰邊嗰兩箱。」那人指了指地上。

我向攝影師簡單交代,他把準備好的金額交到那人手上,然後我便搬起了那兩箱光碟,和攝影師轉身離開。

「等等。」那黑幫突叫停了我們。

我們與他對看,然後他好整以暇仔細打量著我。

「邊有翻譯好似你咁大隻㗎?」他滿臉狐疑說。

「除咗翻譯,我仲做埋佢哋保安。」我說的倒非謊話。

其他的黑幫中人紛紛靠了過來,我臉上平靜,心底卻不無緊張,更在盤算該如何帶著攝影師突圍逃走,那人默不作聲看了我一會,終於揮揮手示意手下們放行。

登上車後,我們四人又再被蒙上眼睛,汽車發動引擎,一直開動十多分鐘後才讓我稍為放下心來。

隔了一段時候,車子突然剎停,我臉上的布條被扯下。

「落車!」開車的人打開了車門。

我發覺汽車停了在澳氹大橋中央,而非一開始上車的地點,但未等我們有任何詢問的空間,那人已將我們統統趕了下車,我們惟有從大橋步行回到澳門半島,不過總算脫了險境,三名南美電視台的人都舒了一口氣,那攝影師更一臉認真說自己差點嚇得腿軟跌倒。

走到大橋另一頭,我們愕然發現兩名司警站在不遠處,並似在等待我們的到來。

「*除非他們正式拘捕你,否則不要透露自己的身分,就說是來觀光的。」我連忙叮囑道。

當時社會環境較為複雜,司警之中可能存在與黑幫勾結的人員,再說兩名警員莫名其妙在此處出現,在情況未明下最好別相信任何人。

司警將我們帶回警局,並詢問為何深夜在大橋上步行,三名南美人搬出觀光的說詞,說要欣賞澳門夜景云云,然後司警便把眼光投到我身上。

「呢兩箱咩嚟呀?」他問道。

「佢哋買返南美嘅手信。」我說。

「老翻影碟嚟喎。」他打開紙箱說。

「我打工啫,點知佢哋買咩做手信……」我一臉無辜說。

他們拿了我的身份證,不斷迫問我的來歷等等,使我心內的懷疑更甚,幸好我先前對那黑幫頭目說的都是實話,我為三名南美人提供的包括了保安服務,而香港公司確實註冊為保安及調查服務。

證實我不是香港的警方或海關人員後,兩名司警便放了我們離去,也沒因那兩箱盜版影碟而留難我們,連夜趕回香港後,天也差不多快亮了。

第二天三名南美人赴機場準備回國,他們多番向我表示感謝,女記者和攝影師更給了我一個擁抱,並留下聯絡方式叮囑我將來若到南美一定要去找他們。

一個月後,南美電視台播出盜版影碟特輯,造成國際間的話題,澳門當局大為緊張,更大舉掃蕩當時的盜版工場,嚴例禁止市面上盜版影碟的買賣。老實說,當時我也神經質了好一陣子,生怕會遭到澳門黑幫的報復,令我和阿妙在調查另一宗案件時,對於可疑人士更格外留心。

然後,我遇上一個熟悉又意想不到的人,他像在等待我的到來般,從不遠處向我招手。

「仁哥,你朋友?」阿妙奇道。

「係呀……」我呆然說,「你返辦公室先呀……」

那在英國跟隨羅倫的青年,竟然在香港重現。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