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問你歡呼聲有幾多

2015/7/5 — 0:38

職業賣藝者蘇春就曾因在銅鑼灣街頭賣藝被控阻街但獲判無罪,他認為在熱門的賣藝街道,例如旺角西洋菜南街,可以設立制度去管理街頭賣藝,讓不同表演者公平使用公共空間。

職業賣藝者蘇春就曾因在銅鑼灣街頭賣藝被控阻街但獲判無罪,他認為在熱門的賣藝街道,例如旺角西洋菜南街,可以設立制度去管理街頭賣藝,讓不同表演者公平使用公共空間。

【文:蔡錦源(《一班人去賣藝》編導、執行監製);圖:香港電台】

哪位大明星說過:「中國人是要管的」?

公共空間任由市民使用,會否變成「冇王管」?

廣告

管與不管之間,能有多大的空間?

金錢打賞除了是街頭賣藝者的生計外,也代表觀眾對表演的認同和欣賞。

金錢打賞除了是街頭賣藝者的生計外,也代表觀眾對表演的認同和欣賞。

廣告

表演者為了擺脫商業社會的規範束縛,走向街頭尋找賣藝的自由。但見到利用公共空間的各式人等毫無章法,不禁又希望當局對街頭賣藝設立規章制度,令他們有所依循。

旺角、銅鑼灣、中環,都設有「行人專用區」。所謂為行人專用,亦成為各式活動的專用場所,例如電訊公司的易拉架銷售攤位、政治宣傳的街站。希望在「行人專用區」與路人分享歡樂換取打賞的街頭藝人,往往難以佔用尺寸方圓。像西洋菜南街一帶,曾經是街頭藝人集中地,近年因為空間與聲浪的爭奪,已令好些賣藝者卻步。街頭藝人Mr Funny 蘇春就以往經常到西洋菜南街表演,但現在他已很少去,因為好的位置一早便已經被人霸佔。有人拉一張紙舖在地上就當作自己的據點,不容他人使用;有位置被結連的人士輪流擺檔,非組員難以候用。蘇春就對霸佔地盤的行為十分不以為然,卻又無可奈何。他曾於2010年在街頭賣藝時被投訴阻街遭檢控,不過裁判官認為,街頭賣藝是《基本法》容許的文化藝術創作自由權利,行人專用區的作用不單是供行人使用,還應容納文化交流活動。所以蘇春就阻街罪名不成立。這個案例對街頭賣藝者是個鼓舞,但沒有解決因聲浪過大、人流聚集引起附近居民或商戶不滿的問題。香港沒有街頭賣藝的相關法例,街頭表演者卻隨時受到嘈音管制、阻街或行乞等檢控的打擊。如何平衡街頭賣藝自由與對公眾造成的影響,街頭賣藝者的意見也有分歧。

部份有外國賣藝經驗的香港藝人,嚮往其他地方有清晰的制度規管街頭賣藝。例如倫敦或墨爾本、布里斯班。倫敦柯芬園Covent Garden街頭賣藝需要經過評核,每天抽籤分配表演時段和地點。布里斯班街頭賣藝也需要考試領牌,發牌並非要求技藝高超,而是要有獨特表演色彩。墨爾本更要求賣藝者上課,認識當地賣藝條例以及容許賣藝的地點。

Francois在英國倫敦柯芬園Covent Garden賣藝。這裏有發牌制度去管理街頭賣藝,每天早上以抽籤決定當日表演時段。

Francois在英國倫敦柯芬園Covent Garden賣藝。這裏有發牌制度去管理街頭賣藝,每天早上以抽籤決定當日表演時段。

彈ukelele的是Zoe,吹單簧管的是Jo,二人組合Head Clowns在一個公共屋邨為居民演奏音樂。這個夫妻檔覺得任何一條街、一個角落都是賣藝既落腳點。

彈ukelele的是Zoe,吹單簧管的是Jo,二人組合Head Clowns在一個公共屋邨為居民演奏音樂。這個夫妻檔覺得任何一條街、一個角落都是賣藝既落腳點。

然而也有賣藝者不認同發牌制度。他們覺得街頭賣藝是一種自發的表演,藝人自發性喜歡在甚麼時間甚麼地點演出,觀眾自發性喜歡駐足逗留多少時間就多少時間,不應由甚麼機構去篩選和規限。

將來西九文化區會訂立街頭表演指引,容許在牌照的規管下於西九文化區內的公共空間表演。表演者無需通過試演,只需要向管理局申辦有效期一年的演出許可證。而技藝精湛的將有可能成為「西九文化區街頭表演者計劃」成員,會籍10年,將獲分配較佳的表演位置及協助推廣。

然而,街頭藝人願意接受這種形式的規範嗎?到頭來,西九文化區的「街頭表演」,會否成為某些藝術團體的專利?一個地方的藝術文化傳揚,需要去某個專區欣賞,抑或是可以隨時隨地在街頭偶遇?

政府從2010年開始試行的「開放舞台」計劃,Danny和Kenneth周未不時在沙田公園賣藝。

政府從2010年開始試行的「開放舞台」計劃,Danny和Kenneth周未不時在沙田公園賣藝。

《一班人去賣藝》記錄了一班年輕人去東歐賣藝旅行,會否有一天,一班外國年輕人仰慕香港的賣藝文化,組團來香港賣藝旅行?

一連七集的香港電台電視節目《一班人去賣藝》,訪問多位東歐及本地職業與業餘的街頭賣藝人,探討香港以及外國街頭賣藝文化的差異與發展空間。節目第七集「問你歡呼聲有幾多」將於今日(7月5日)晚上7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街頭藝人將來到西九文化區作街頭表演均申請許可證,但無須經過考核,基本上是來者不拒。

街頭藝人將來到西九文化區作街頭表演均申請許可證,但無須經過考核,基本上是來者不拒。

道求曾以澳洲民族樂器didgeridoo在墨爾本賣藝,而當地busker需要領牌。道求欣賞澳洲既街頭表演文化和制度,但他覺得香港暫時未有發牌需要。

道求曾以澳洲民族樂器didgeridoo在墨爾本賣藝,而當地busker需要領牌。道求欣賞澳洲既街頭表演文化和制度,但他覺得香港暫時未有發牌需要。

阿廷在澳洲布里斯班讀書時候也去過街頭賣藝,他考了四次才獲得澳洲的busker牌照。他發現當地考核busker並非以表演技術為最主要考量,而是表演的獨特性。

阿廷在澳洲布里斯班讀書時候也去過街頭賣藝,他考了四次才獲得澳洲的busker牌照。他發現當地考核busker並非以表演技術為最主要考量,而是表演的獨特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