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國安古蘭漫畫節 — 啟發與鼓舞

2019/2/5 — 11:18

台灣漫畫三重奏「新潮」牆上的王登鈺作品。王登鈺這次沒有來法國。

台灣漫畫三重奏「新潮」牆上的王登鈺作品。王登鈺這次沒有來法國。

0.
安古蘭的漫畫節發生在整個城市,包括市中心,和隔著一段距離之外的河對岸。
之前來安古蘭,場地都是在市中心這邊,看展及活動也都在這邊。
雖然知道河對岸也有場所,尤其有個漫畫博物館,但是市中心的都看不完了,加上過去也不方便,所以就沒去過。

河對岸的漫畫博物館,一樓展出各種不同年齡的學生創作。而這些人長大後,又有很好的機會正式投入㵊畫產業。

河對岸的漫畫博物館,一樓展出各種不同年齡的學生創作。而這些人長大後,又有很好的機會正式投入㵊畫產業。

廣告

也因此,展前一天抵達展館,一下車,發現雖然今年主辦單位給了台灣館一個比較大的展館,並且是挺熱門的Manga City,但這個展館竟然落在河的對岸,和過去擠在市中心的氛圍完全不同,內心不由得一沉。

步行到市中心要將近半個小時。過去在市中心熙熙攘攘的人潮,有多少會過來這邊?

廣告

1.
我的問號只存在了半天。
第二天早上一開展,人就已經很多了。外面也絡繹不絕。一直持續整個展期。

他們的準備工作做到實在很周到。不但有交通車,整個城鎮也到處都是Manga City的廣告,不怕你不知道,不想來。
何況,走那點路對漫畫迷也不算什麼,後來我自己實地走了一遍,也搭了公車來往了市中心,都比我想像中方便很多。所以,今年我才算是第一次把整個城鎮都摸了一遍

可是我真正的收穫另有所在。
那就是近水樓台,去參觀了就在我們展場旁邊的漫畫博物館。

2.
這個博物館也是隨時門口都大排長龍。
一樓在展出從五、六歲到十六、七歲不等,各個年紀的學生漫畫比賽展。不像在台灣這種展就很像看學生在做海報作業,他們展出的形式很「專業」。
我聽說今年有一個獎的得主,就是從這種學生漫畫比賽裡熬出頭的。

二樓的Futuroplis特展。從1970年代開始提供眾多明星級、大師級創作者登場的舞台。

二樓的Futuroplis特展。從1970年代開始提供眾多明星級、大師級創作者登場的舞台。

二樓的特展廳,展出 Futuropolis 的回顧展。
Futuropolis 是法國歷史悠久又影響深遠的一個刊物,尤其在1970、80年代獨領風騷。
看他們展出的一個個作家現在都是大師等級的人物,真有充電的感覺。

二樓的常設展。把數位+紙本的結合恰到好處。

二樓的常設展。把數位+紙本的結合恰到好處。

出了特展廳,就是一個有常設展和閱讀中心結合的空間。
設計特別的書桌上插滿了漫畫,不少父母帶著孩子在一起讀,其他年齡,年輕的和年長的也各看各的。沒有任何人或事情有違和之感。

那個博物館我去了兩次。開了眼界,感想也很多。
從空間的設計,到展出的內容,到參與的讀者年齡層,結合了歷史與現代、童心與精緻、漫畫與藝術、創作與欣賞、經典與前瞻。

之前來安古蘭,都是看漫畫的創意和商業運作,這一次才真正體會到法國漫畫教育和文化的那一面。

台灣的父母陪兒童讀繪本是常見的,但是一起讀漫畫?
從小學到中學的校園都可以看漫畫,還舉行漫畫創作比賽?

饒予安今年得到 #DrawMeComics三獎的作品。她因為去年底性平公投而有了這次創作的靈感。

饒予安今年得到 #DrawMeComics三獎的作品。她因為去年底性平公投而有了這次創作的靈感。

安古蘭正是因為有漫畫的教育+文化+創作+商業運作的整體結合,才使得一個本來只是法國地方小鎮自得其樂,純粹為法國讀者服務的活動,滾動成一個全世界漫畫創作者和出版社都必須注意的事件。

台灣漫畫三重奏的「經典」區,我們也介紹蔡志忠、敖幼祥、麥仁杰、陳弘耀、蕭言中等人的作品。

台灣漫畫三重奏的「經典」區,我們也介紹蔡志忠、敖幼祥、麥仁杰、陳弘耀、蕭言中等人的作品。

3
這次我們台灣館展出的主題是「台灣漫畫三重奏」。
1980年代的「經典」,加上今天的「當代」,以及方興未艾的Zine和紀實漫畫所代表的「新潮」。

黃佩珊的《熱帶季風》入圍本屆安古蘭的另類漫畫雜誌。佩珊自己也努力投入這次的版權洽談,很熱心地提供大家服務。

黃佩珊的《熱帶季風》入圍本屆安古蘭的另類漫畫雜誌。佩珊自己也努力投入這次的版權洽談,很熱心地提供大家服務。

布洛瓦邀請的駐村畫家何學儀的作品。我們在「台灣漫畫三重奏」的「新潮」牆面的展示。Les aventures galactiques avec M. Lapin /Mr. Rabbit’s Milky Way Adventure
HO Hsueh-Yi 何學儀 2017

布洛瓦邀請的駐村畫家何學儀的作品。我們在「台灣漫畫三重奏」的「新潮」牆面的展示。Les aventures galactiques avec M. Lapin /Mr. Rabbit’s Milky Way Adventure
HO Hsueh-Yi 何學儀 2017

「經典」,以鄭問為主,並介紹當時敖幼祥、蔡志忠、麥仁杰、蕭言中、陳弘耀等人的作品。

「當代」,以2018年金漫獎得主李隆杰為代表,再有台灣推薦漫畫家廣下嘉、歐泠、陳繭共四人來安古蘭。

2018年金漫獎得主李隆杰的作品。這是在 「台灣漫畫三重奏」的「當代」牆面的展示。

2018年金漫獎得主李隆杰的作品。這是在 「台灣漫畫三重奏」的「當代」牆面的展示。

李隆杰也是台灣推薦四位漫畫家之一。他的簽名會。
他的作品這次也受到熱烈注目,尤其《怕魚的男人》已經有人很積極地開始進行版權洽談。

李隆杰也是台灣推薦四位漫畫家之一。他的簽名會。
他的作品這次也受到熱烈注目,尤其《怕魚的男人》已經有人很積極地開始進行版權洽談。

「新潮」,則有得到今年安古蘭#DrawMeComics 第三名的饒予安、另兩名入圍的葉馨文和歐泥;入選本屆安古蘭新人獎的陳沛珛和林倩羽;入圍另類漫畫雜誌奬的黃佩珊的《熱帶季風》;還有安古蘭邀請駐村的PamPam Liu 與 日安焦慮,布洛瓦邀請駐村的何學儀。

本屆安古蘭選二十名新秀。其中兩名非法語作者均來自台灣。其中之一的陳沛珛作品。大會的展示。

本屆安古蘭選二十名新秀。其中兩名非法語作者均來自台灣。其中之一的陳沛珛作品。大會的展示。

台灣入選新秀獎兩名的另一位林倩羽作品。大會的展示。

台灣入選新秀獎兩名的另一位林倩羽作品。大會的展示。

這樣今年算是比較多方面地展示了台灣漫畫創作的風貌。

而今年在安古蘭我被問到一個問題。

我介紹台灣1960、70年代的漫畫審查,導致本土創作萎縮,給盜版日本漫畫趁虛而入,但也再形成1980年代中期台灣本土漫畫出現「文藝復興」的風潮。

不只一個人問我:那這些文藝復興的台灣漫畫家還是受日本漫畫的影響才出現的嘍?
我都回答:當然他們有看日本漫畫,但是以鄭問的作品來說,你可以看出那是完全橫空出世,完全和日本漫畫無關。而當時台灣許多其他創作者也是如此。對方聽了之後,也都承認。

歐泠是台灣四位推薦漫畫家之一,這是她在「新潮」區牆面的作品之一。

歐泠是台灣四位推薦漫畫家之一,這是她在「新潮」區牆面的作品之一。

所以想想實在很神奇,在台灣長期以來那麼多父母還把漫畫看作是洪水猛獸,漫畫根本進不了校園,我們還能出現那麼多優秀的創作者,真是好家在,幸運。

而這兩年在安古蘭,台灣新一代的漫畫家也在嶄露光芒。以最近兩年來說,我們連續有兩位入選新人獎,今年二十名新秀裡,非法語區作者僅有兩名,兩名都來自台灣。去年的數位獎,選十名,有四名來自台灣,令安古蘭當局大感驚奇;今年的#DrawMeComics,十名裡台灣又入選三名,其中饒予安還拿到第三名,都是很值得感到鼓舞的成績。

今年安古蘭邀請台灣兩位駐村畫家。這是其中之一日安焦慮的作品。在我們「新潮」區的牆上。
日安焦慮的 Road to Nowhere 已有法文版權售出。

今年安古蘭邀請台灣兩位駐村畫家。這是其中之一日安焦慮的作品。在我們「新潮」區的牆上。
日安焦慮的 Road to Nowhere 已有法文版權售出。

所以今年安古蘭結束後,一方面因為對照法國在漫畫教育+文化+創作+商業運作上的一體成型機制,覺得台灣要走的路還很漫長,但另一方面也因為感受到一些新的啟發,加上政府這八年來也一直在支持漫畫家在尋找新的出路,所以相信可以帶著微笑望向前方。

4
我趁著離開巴黎,年前最後一個工作日的時間,把這篇貼文裡提到的場面,以及這次安古蘭漫畫展的諸位漫畫家作品和活動再整理了一遍,以便沒有去現場的讀者參考。

新年愉快。

今年安古蘭邀請台灣另一位駐村畫家 PamPam liu 的作品之一,在「台灣漫畫三重奏」的「新潮」牆面的展示。

今年安古蘭邀請台灣另一位駐村畫家 PamPam liu 的作品之一,在「台灣漫畫三重奏」的「新潮」牆面的展示。

今年台灣四位推薦漫畫家之一 陳繭的作品,在「台灣漫畫三重奏」的「當代」牆面的展示。

今年台灣四位推薦漫畫家之一 陳繭的作品,在「台灣漫畫三重奏」的「當代」牆面的展示。

61Chi 是今年自費來安古蘭的漫畫家。她的這個作品也在台灣漫畫三重奏的「新潮」牆上。

61Chi 是今年自費來安古蘭的漫畫家。她的這個作品也在台灣漫畫三重奏的「新潮」牆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