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喜多郎62年:似水流年與尋找他鄉的故事

2015/2/4 — 11:45

喜多郎

喜多郎

今天是喜多郎六十二歲生日。

關於作曲,喜多郎這樣說:「我並無音樂基礎,只是手指不住地『動』罷了。」此話是事實,非自謙之詞。

日本新世紀音樂大師喜多郎從沒有接受過正統音樂教育。他的音樂全靠「自學」和「感受」而來。純粹依靠手指不住地「動」,他就創作出我們耳熟能詳的 Dance Of Sarsavati 以及無數名聞遐邇的樂曲。

廣告

未聽過 Dance Of Sarsavati ?不,你肯定聽過。那就是《尋找他鄉的故事》的主題音樂了。

廣告

喜多郎為自己的手指會自動作曲感到非常驚訝。「我創作我的曲,但那卻不是我的曲。」 (I write my songs, but they are not my songs.) 對這個玄妙的現象,他如此解釋:「我的音樂並非來自我自身,而是來自天堂。而我只是通過自己的身體和手指去表現出來罷了。」

誠然,喜多郎的音樂源自天堂。我聽過他在香港舉辦的《喜多郎絲路傳奇》音樂會。一曲《天與地》,氣勢滔滔、樂聲裊裊。閉上兩眼,耳聽之餘細嚼《天與地》的含義,我想起了老子道經第二十五章所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句話正與喜多郎的音樂不謀而合。

原名高橋正則的喜多郎生於1953年日本一個信奉神道教的家庭。1978年推出其第一張大碟「天界」以來,獲獎無數,當中更包括憑電影《天與地》獲得的金球獎最佳電影原創音樂獎,以及憑專輯 Thinking of You 贏得的格林美最佳新世紀音樂獎。他的作品中,較為港人熟悉的除上面提到的 Dance Of Sarsavati 外,還有動畫電影《千年女王》的主題曲 Angel Queen 、梅艷芳的《似水流年》,以及《宋家王朝》的電影配樂等。由張藝謀執導的大型音樂劇《印象西湖》的音樂部分也由他親自操刀負責。至於其成名作,則數於1980年為 NHK 紀錄片系列《絲綢之路》所創作的原聲大碟,該大碟為他贏得廣泛的國際關注。自此,他便成為國際音樂界的絲路代言人。

喜多郎建議聽眾閉上眼感受他的音樂,認為這樣可以讓想像去得更遠。當你聽 Dance Of Sarsavati 那徐緩而祥和的旋律,有沒有覺得大漠風情登時盡收眼底?那身處於渺無人煙、廣闊無邊的環境,以及幾近走在朝聖路上的平靜與神聖之感,主要來自喜多郎的法寶─電子音樂合成器 (Synthesizer) 。其經過數碼運算產生出來的音色,為他的作品添上淡淡的冷色調,使人感覺寧靜、孑立、心境遼闊,與樂器演奏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近三十年的創作生涯裏,喜多郎從來沒有放棄過以電子合成音樂作主調的風格。作為把電子合成融入新世紀音樂的先鋒,喜多郎是世上第一個於音樂會中透過合成器重現四十種不同樂器音色的人。他的作品剛為人識時,電子音樂普遍被認為缺乏「人情味」,不可能奏出感動人心的樂曲,與新世紀音樂所着重的人性與和諧更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喜多郎卻巧妙地把電子音樂所帶來的孤單感轉化為身處大海、荒漠、雲海之中的渺小,以便更好地表現大自然與個人力量的對比。

他的成功除了使新世紀音樂愛好者對電子合成音樂改觀外,更證明了科技發展與大自然也能並行不悖的道理。喜多郎為創作音樂,曾住進深山,又試過到印度坐禪。即使現在的他已移居美國,他還是選擇住在人煙稀少、更貼近大自然的城市。在大自然中傾聽萬物的聲音,獲得靈感後,他便回到其工作室,坐在電腦、鍵盤與各種電子儀器前,專心創作,透過科技表達對大自然的崇敬。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喜多郎的音樂,為人與自然開闢出一條溝通之路,使我們得以在熙熙攘攘的香港社會中找到一片獨處心靈的樂土。日本人把他的音樂歸納為「治癒系」,稱他的音樂能治療都市人的心靈,實不為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