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喜歡張曼娟的快樂

2019/5/13 — 13:35

在華文創作圈子裡,張曼娟一直享負盛名。她的創作生涯由1985年出版的《海水正藍》開始,至今三十餘年,一直勤寫不輟,創作題材無論是小說、散文或繪本,都吸引萬千讀者,銷售量更持續高踞暢銷書榜呢。近日張曼娟推出全新散文集《只是微小的快樂》,並應出版社邀請來香港舉行新書分享會,報名名額在短短一小時內火速爆滿,張曼娟在書迷心中的號召力可見一斑。

張曼娟擁有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學位,也曾於東吳大學中文系任教,她文字功力之深厚無庸置疑。我自己最早接觸張曼娟的作品是《古典小說的長河》,主要探討中國古典小說的源流與發展軌跡,是一本比較專門的文學史類學術叢書。繼後張曼娟出版以現代小說結合古典詩詞而創作的「藏詩卷」系列,其中《愛情,詩流域》、《時光詞場》、《人間好時節》、《此物最相思》,更讓我愛不釋手。由於當時我的工作範疇與歷史文物的整理與研究有關,因此張曼娟那種將古典文學普及化的新穎創作手法帶給我很大的啟發,也扭轉了我一些狹隘的偏見,原來傳統經典未必是落伍或與時代脫節,只要將其與現實接軌,就可以為經典賦予新的靈魂和面貌。張曼娟的嘗試,讓不同年代及年齡的讀者,追隨著她的步伐,走進古典文學的殿堂,對推動文學的發展,可說是功不可沒。

然而,張曼娟並非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閨閣作家,她兩年前出版的散文集《我輩中人》,主要描寫自己踏入中年之後,開始扛起照顧父母的責任,她作為家裡唯一照顧者的生活轉變與心路歷程,還有人生下半場的老後規劃。雖然台灣的醫護與安老服務的完善設施,是香港所望塵莫及的,但家庭不同崗位照顧者面對的辛酸並無地域界限之分,疲憊不堪的身心靈需要的是分享、聆聽與理解,《我輩中人》以深情而輕鬆的筆觸為他們提供了慰藉、支持與共鳴等正能量,不少讀者更與張曼娟私信交流如何用愛做動力去打這場沒有贏家的硬仗,相信也是張曼娟創作前始料未及的收穫。

廣告

張曼娟1997年曾經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2011年亦在光華新聞文化中心擔任主任,在香港短暫生活與工作過的她,與香港確實結下了深厚的緣份。她曾多次在訪談或作品中透露,香港不只是她的第二個家,更是第二個故鄉,今次這一本《只是微小的快樂》,就有一章是她寫給香港的情書。在她的眼中,香港的一切都如此美好,無論是尖沙咀海防道的綠樹成蔭、茶餐廳的獨有「待客之道」、離島的海岸風光、淺水灣與張愛玲的淵源、維港夜景的燦爛,在張曼娟筆下,都變成獨特的香港風情畫。

不過,當我在分享會專心聆聽張曼娟眉飛色舞地論述香港的同時,我心裡不禁湧起一陣唏噓。也許是對日常生活或環境的習以為常,我們有多久沒有注意過身邊的風景、沒有為香港的美景而讚嘆?這兩年來,身邊認識的朋友,至少有五個家庭選擇離開香港移居台北或高雄,他們都異口同聲認為,香港這顆東方之珠,早已暗淡無光,唯有嘗試去一個全新的城市找尋發展機會。當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我們對香港的感覺,逐漸由愛念一點一滴變成無力感、對海防道或銅鑼灣日資百貨公司門前的洶湧人流敬而遠之、對連鎖餐廳千篇一律的餐飲味道感到單調厭倦,張曼娟卻仍然用心感受到香港的美好,並且用她溫暖的文字提醒我們香港人早已遺忘了的風景以及人情味,那份情意結實在讓人動容。

廣告

分享會上,張曼娟應讀者的要求,朗讀了新書內其中一篇文章〈美麗卻不適當〉的部分內容,其實那篇亦是全書我最喜愛及最有共鳴的文章。內容大致說愛美的張曼娟剛插班考上大學的時候,趁著與外校男生聯誼的機會穿上一雙新買的羅馬鞋,結果因為鞋子不適合而舉步維艱,既腳疼又產生很多尷尬事。回想年輕的時候,我們往往偏執己見,單純地認為「喜歡」就是一個讓自己快樂的最佳理由,哪管什麼適當不適當?無論待人接物甚至選擇對象皆是如此。到了長大之後不斷因此受苦吃虧,終於明白適當才是最舒服、最「時尚、隨性、不拘小節和美麗」的快樂,從此也就學會不再強求、不再委屈自己了。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能讓我們身處天堂的,不只是微小的快樂,或者廣闊而包容的胸襟,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互信互助互愛。在分享會的尾聲,來參與的讀者們都捧著一大堆珍藏讓張曼娟簽名留念,有人帶來了《海水正藍》早已絕版的「希代版」,有人帶來了自製紀念品,甚至小零食送給張曼娟,興奮雀躍之情溢於言表。這份由張曼娟帶給香港讀者的巨大快樂,就像在我們心上點起了一盞燈,照亮這龐大荒涼的人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