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戀》— 相對嚴肅和嚴謹處理 LGTB

2018/2/8 — 10:49

日劇《單戀》

日劇《單戀》

在很多選擇中揀看日劇《單戀》(片想い)主要原因是女主角中谷美紀,說不上迷她,但總愛看差不多已是她商標那種很冷漠、壓抑,把感情埋藏在心底的演技風格,以往已好幾次寫過她主演的劇集和電影,今次這套 Wowow 一七年秋季中篇劇(六集)的原著更是推理小說作家中名氣響噹噹的東野圭吾,觀賞意欲就更大了。

結果兩者都稍令我失望。論推理,此劇的佈局比不上東野圭吾較為人熟悉的《嫌疑犯X的獻身》、《聖女的救贖》、《白夜行》、《宿命》等那末出人意表,而中谷美紀也有點進退失據,好像不知如何處理角色,行屍走肉般演畢全劇,劇中其他演員反比她出色。

但《單戀》勝在題材特別,其實精采推理小說除了揭開真相的過程引人入勝,小說的社會背景也很重要,故事在甚麼時空展開,角色是甚麼階層,從事甚麼行業,和人物之間的關係都可以十分吸引,像 Agatha Christie 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兇案發生在長途火車一卡頭等車廂內,此卡的乘客除了個個都有嫌疑,也自不然個個都衣香鬢影,讓讀者/觀眾闖進一般人現實生活難得一見的貴族上流社會,今回《單戀》的賣點及吸睛處是女主角中谷美紀的特殊身份。

廣告

開場是一群畢業了十多年的大學欖球隊成員一年一度的聚會,大家緬懷當年光輝戰績和青蔥歲月,飯後男主角桐谷健太和另一成員意猶未盡返去昔日校園球場繼續懷舊,見到已多年沒參加聚會、當年任欖球隊經理人的中谷美紀,她自揭原來她已離開了丈夫和兒子,用男性身份生活,而且還剛剛殺了人。

日劇《單戀》

日劇《單戀》

廣告

這套劇除了推理,案中有案,特別處是它觸及好幾類「性別認同障礙人士」,中谷美紀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個男人禁錮在女性的軀殼,為了迎合世俗和家人,她一直都努力去「扮女人」,甚至結婚生子,直至一天她終於忍不住要做回真正的自己,她除了男裝打扮,也注射男性激素,但沒有做變性手術,不注射激素時仍有月事(此女性象徵令她痛苦不堪),劇中還有其他不同程度的 transgender,包括已做變性手術的男和女,以及先天性染色體異變的「兩性人」......相信東野圭吾寫此書時做了不少資料搜集,而且看得出他是站在這群社會上的邊緣人他們那一邊。

這類題材極少出現在日劇(或任何國家的影劇),記得曾看過幾部有同性戀角色甚至以同性戀為主題的日劇,但感覺都不怎真實,多數誇大了同性戀者想當然的特性(女性化的舉止、浮誇的打扮......),似演鬧劇多於正劇,今次算是相對較嚴肅和嚴謹處理 LGTB 題材,多少看到 transgender 生存的難處、悲哀及無助。

要劇透,也是此劇最有趣一點,是這些變性人嘗試作「身份交換」,男變女和女變男互相替入對方的官方身份證明,以另一身份另一性別展開新生活。劇中有提到與其交換身份為何不索性正式入紙申請性別更改?但原來 trans 並非一刀切(pun not intended),心理上生理上都有不同程度,可能有人心理上覺得自己屬另一性別,但基於不同原因和苦衷沒有做手術,生理上既然沒有變性,自然不能申請改性別了。

我想「交換身份」在日本或其他較大的國家或許行得通,遷移到一個無人認識的地區和以前的自己說再見,以他人身份展開新生活理論上是可行,但在香港這樣細小的地方就有點難度了,原本住在黃大仙就算搬去西灣河,也冇可能就此可斷六親的啊。

一直有傳中谷美紀是同性戀,所以她接拍此角色相信也需要很大的勇氣和意志,可惜成績差強人意,或許我不應把 TB 典型化,但她的造型和舉止確是無法信服這是一個覺得自己應該是男性的女人,反更似個 style 了頭短髮,穿上 Yohji Yamamoto 的酷女而不是酷兒,或者劇本寫她的性格太含糊缺乏重心也是致命傷,她身邊幾個一直幫助她的老同學倒更具真實感。

但對 transgender 題材感新鮮和興趣的仍值得看這六集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