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點《戰馬》:一看再看

2019/5/23 — 16:03

好看的作品是經得起再看的考驗。四年前在倫敦看過《戰馬》,被栩栩如生的馬偶迷住,這次在香港重看,再次驚訝馬偶的逼真,也對原作者藉著馬的故事來控訴戰爭有更深的體會.

《戰馬》中最叫人佩服的是那些戲偶師。演出中的馬Joey和Topthorn,是由南非木偶劇團精心設計的戲偶,以金屬絲綑紥而成,在外型上完全沒有「扮」真馬,但在各位傑出的戲偶師操控下,「牠們」的一舉一動、甚至聲音,都完全跟真馬無疑。當男主角Albert騎著Joey奔跑,當Joey不肯依從Albert父親的指示,又或者Albert嘗試訓練Joey犂田時Joey的不從到服從,Joey和Topthorn之間的友情,我們完完全全相信那是一隻馬的舉措與反應。最後Joey身陷險境而哀鳴時,真的打從心裡替「牠」擔心。出色的戲偶運用(還有那隻甚有「戲」的鵝),再次證明,舞台是一個製造幻象的地方,而好的作品就是能觀眾「相信」眼前所見的一切,甚至走進故事當中,有所感悟與反思。

廣告

演出的舞台沒有太多的佈景,但能夠營造出恢宏的氣氛。演員以一竹一板一線建構出各個場景。懸在舞台半空的畫布投影出動畫也相當出色,不僅做得仔細,也簡潔明確地交代了時與地或人與事。

《戰馬》的舞台簡約,而演出的框架其實是寫實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Albert父親為了跟兄長鬥氣而買了出生不久的Joey,Albert對牠照顧有加,一人一馬感情深厚。孰料父親為了軍方可觀的出價,背著Albert賣了Joey給軍方,給出戰的將領當座騎。Joey因此經歷了戰爭的殘酷,Albert也為了尋找牠而自願上戰場。

廣告

演出就讓我們看到人與馬在戰爭中無辜犠牲。著名英國編舞家艾‧甘漢為一戰百年紀念而創作的《Xenos》描繪了當年被英國徵召入伍的印度或孟加拉士兵,如何為一場與己無干的戰爭喪失生命,而《戰馬》則誌記了那些陣亡的

馬匹。作者藉著厭戰的德軍士兵及Albert被推上戰場的年輕堂兄的枉死,訴說了戰爭的無意義和荒謬。希望戰爭不再重臨,而大家都懂得珍惜──不論人或動物­­──的生命。

【盤點19-1_2019】

Photo credit: Brinkhoff&Mogenbur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