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嘉年華還是串流?──談「文學串流」的主次問題

2015/9/23 — 11:25

9 月 19 日藝發局文學組主席吳美筠舉行「藝文沙龍——香港藝術發展局民選委員工作」,惜因有事在身無法出席,正感到遺憾,幸好其後有關工作報告整理成文字於媒體發表,得以進一步了解民選委員過去任期的工作,實在要謝謝吳美筠的努力及願意與業界溝通的開放與熱誠。我也曾搞過活動,也期待工作能夠得到各種反饋的意見,故身為藝發局文學組的選民,相信回應民選委員的報告也是選民能盡的責任,並相信回應有助民選委員日後的工作推展,因此便厚著臉皮草草一談自己對吳美筠報告的一點想法。當然,有關想法僅代表個人,也希望個人的想法有助民選委員與業界的溝通。

首先得感謝吳美筠過去的努力,不論是承擔了超過十個不同委員會或工作小組的工作,接連不斷的會議或是總也看不完的文件,每樣均需投入大量心血,這裡得感謝她的熱誠及願意為業界奉獻的熱血。我也很認同她所提到藝發局的「視野」的問題。惟不甚理解的,是吳美筠似乎將「視野」與「撥款」置於對立位置,並提到「提出政策與意見後往往約化成為資助項目」。我不了解「視野」與「撥款」之間的矛盾何在,也相信若具備視野的話,藝發局是應該能夠發現、發掘具潛力的,甚至前瞻性的項目進行資助。可惜有關工作報告的文字匆匆,尚未闡釋清楚有關問題,文字便流向強化策劃推廣方面,這當然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也許限於文字篇幅,若有機會,亦期待吳美筠能夠進一步深入討論,尤其是此一章節以「委員工作受限藝發局角色與視野」為題,作為業界人士,亦希望能夠進一步了解委員的工作難處,並且清晰委員本身對於局方的角色定位和視野有何見解。

而策劃推廣既被提出,我也認為那是個重要的問題,也不得不在這裡加插一把咀,譬如說,前任文學組主席蔡益懷任內開始推動把藝術行政人才培訓計劃擴闊至文學業界,而有關計劃在吳美筠任內得以實行,對於業界的專業化發展確是有相當大的推進。而藝發局本身的策劃推廣,相信亦需要各界別具視野的民選委員及藝發局高層,為前線員工建立發展方向,以便工作得以具體進行。

廣告

吳美筠特別提及「文學串流 LitStream」活動,不知道這是不是所謂「策劃推廣」的一個例子?我其實也不太清楚藝發局是否轉向活動主辦及策劃的方向,例如電影方面已有多年主辦「鮮浪潮」的經驗,但我常常疑惑,文學業界與電影業界所面臨的問題及藝發局回應問題的方法是否可以互相參照?電影業界或許需要一個「鮮浪潮」,但如今這個「結合文化嘉年華與文學年期概念」的「文學串流」是否文學業界需要的回應?但既然被特別提及,我也就以「文學串流」作為例子談談我的一些意見。

最初得悉「文學串流」,我的理解這是協助業界進行推廣的項目,利用「串流」的概念將民間團體進行聯結及宣傳,以壯大文學的力量。然而後來收到有關活動的正式邀請,卻與最早的概念有頗大出入。我還記得兩三個月前還因為不認同「文學串流」的做法而拒絕「水煮魚文化」參與。那時我還在歐洲,透過 fb 與電話與羅樂敏溝通過許多回,也辛苦了羅樂敏從中協調業界意見與局方的立場而做出的努力。而我也完全明白,前線員工如阿敏等如要執行高層欠缺視野與完善配套下所做的決策,必然面對業界的不信任與留難。

廣告

當時我的反對主要有幾點:其一,我不認同只處理獲藝發局資助的團體便等同呈現香港文學的面貌(幸好後來官方沒有這樣強調,但許多與文學相關而沒有受到資助的民間團體、活動場所等,在這個「串流」中仍然是不存在的,即所謂「串流」充其量是獲資助團體的串流——假如串流真的存在的話);其二,我反對民間團體所主辦的活動要加上「文學串流」的 logo(後來官方也取消了這項決定)。我的反對其實關乎「文學串流」到底是甚麼東東的問題。

提出這個疑問,是因為我所接收到的「文學串流」的理念,與活動現時的表現完全相反之故。我不認為中間存在溝通的誤差,反而可能因為藝發局本身對理念的不貫徹(甚至是不理解?),或者視野的狹窄所致。據說,「文學串流」是希望協助民間文學團體進行聯結與推動,讓大眾得以看見。如果能夠做到這個,那真的是功德無量。藝發局利用資源聘請藝術行政同事整合、持續跟進民間團體的文學活動,加以推廣、宣傳,既可讓文學團體與文學活動被看見,亦可進行記錄、分析與存檔,同時亦可發揮文學之間的「串流」與「匯集」的功能,這是民間力量無法做到的。但藝發局要做到這點,必須把民間團體視為主體,而「文學串流」只是背後的輔助。

然而目前我所見到的,主體是藝發局主辦的「文學串流」,而民間團體不過是為「串流」提供內容充撐熱鬧氣氛罷了,所謂「串流」不過是口號上的冠冕堂皇而暫未能看見如何發揮作用。若進入活動的官方網頁,我只能讚賞「文學串流」「舉辦」了許多活動(但原來許多活動其實是民間團體舉辦的)。如此誤導,其實是主事者眼中的主體其實是他們主辦的「文學串流」,而不是民間的文學團體。當然,「文學串流」不想成為民間團體的輔助也沒有問題,充其量不過是藝發局重複做了件民間團體、學術團體或康文署都在做的文學活動策劃罷了,多一個不多,只是這樣便更應該清晰標示不同活動到底誰主辦的。

當然,限於個人資質或未能完全理解主辦方(如要做串流,「主辦」二字似乎又不適合),及活動尚未完全舒張開來,我相信並期望「文學串流」接下來會越來越精彩,並且真的能夠發揮作用,而不只是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的文學嘉年華(還要是時間拖得很長的嘉年華)。特別提及這個活動,其實也是想將話題拉扯回吳美筠提出的藝發局角色與視野的問題。作為民選委員,她如何理解這個角色?她的視野如何?「文學串流」在她的想像中如何發揮功用?很抱歉,在這個報告裡我還未能清晰理解得到。

但我很高興聽到她提到資助制度與評審制度的檢討,雖然這可能需要一段漫長的過程。而報告中提及的商業贊助,亦是許多藝團討論多年的議題,(水煮魚文化這兩年亦努力開拓文學的商業市場,但這相信也是十年八年方能見到成效的漫漫長路。)還有「肩當藝術政策倡導者甚至協調者的角度,能推動各界尤其政府定政策對藝術發展友善」,這些都是影響重大的工作,亦是需要業界共同的努力。我其實是因為現時的工作才半途出家成為文學工作者,看了這份報告後愈發佩服民選委員的責任重大,及文學之路的不易。

若要提商業贊助,我相信吳美筠在這方面的努力亦不會少,也期望民間有更多有趣的文學形態誕生,而藝發局能夠具備視野發掘、促進前瞻性的項目——我特別強調項目,是因為文學策劃推廣並不僅限於活動、嘉年華、文學節或是出版翻譯之類。若在資助方面能夠具備這樣的視野與勇氣,我相信其實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最後感謝吳美筠開誠與業界分享她的工作與努力,並期望若因為文字匆匆流轉而未能清晰闡述的理念與諸般重要問題,能夠再有機會進一步討論。也希望不論是從事創作或是銷售,策劃推廣還是編輯出版,設計還是管理,文學消費者還是供應者,都能夠愈發熱鬧——雖然,文學或許是孤獨的。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