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憶的變奏 奏出 A FOR APPLE 的教育

2015/2/7 — 11:40

【文/攝:周回】

俗語有云:工作時工作,遊戲時遊戲。今天,遊戲和工作學習彷彿是相反詞,然而一群年輕人帶著各自的抱負,來到香港交流學習,做的卻是在一位滿頭銀髮的前輩身邊,手拖手,在葵青劇院的後欄玩二人三足。在這個前輩的指導下,這些健碩的成年人就如一群小孩一樣,時而互相追逐,時而用竹節敲出節奏。現場的笑聲夾雜著不同語言,但同樣響亮。回想起我們的幼兒階段,上學跟玩樂總是分不開,小息時間的美好回憶,同學間的好友小圈子,何以長大後,回憶和現實會越走越遠,遊戲蒙上了負面意思。面前帶領這群學習者來遊戲的前輩,是來自鄉土學社的楊秀卓老師。

這個活動叫「回憶的變奏」,在楊秀卓帶領下,參加者會玩三個集體遊戲作熱身,然後就分組設計自己的遊戲,帶領其他參加者一起玩。笑聲之下的畫面與場內嚴肅的討論大相徑庭。整個活動只用上竹、布、魔術貼等簡單物資,把參加者帶回六、七歲的時光,由遊戲中把回憶呈現。人長大後,很容易把兒時回憶都忘記了,楊秀卓希望眾人回顧人和自己的關係,找回童心。「我們的工作、人際關係,把我們原有的童真壓抑了,掩飾了。但其實這種赤子之心是很難得的。」

廣告

 

廣告

街頭的智慧

楊秀卓小時候沒有遊戲機,甚至連汽水罐也很罕見,每天玩抓子,拍公仔紙,隨街拾到一張爛紙,就捏作一團當球踢。有時候甚麼也沒有,就跟朋友猜樓梯,赤手空拳也可以玩一天。「從前,我們創造遊戲,今天,卻是付錢買遊戲,那種歡樂和想象都消失了。」楊秀卓小時候也要讀書做功課,但父母都要工作,所以做完功課後就會和朋友一起流連街上。但這沒有使他學壞,反而帶給他解難能力。「有很多時候,生活上的解難能力都是在街上學習的,如單車鏈掉了如何處理?我們就自己解決,哪會有大人幫助。」這就是街頭的智慧。

現代不止人失去想象力,科技會帶來方便,但同時令人失了童真。「我們太忙,人越大就越會逃避童年一些很重要的本質,也就是小孩的率真,那種開心就大笑,傷心就大哭的真性情。」楊秀卓還觀察到越高班的學生,就越沒有創意,創造力也越低。於是他透過遊戲,讓人回歸這種對事物的好奇,找回自己內心那未泯滅的童心。

 

A for astronaut 的割裂教育

那麼,謀殺童心,扼殺創造力的兇手是誰?楊秀卓認為現時的教育很「反教育」,學生只懂守規矩,聽指示做事,以為完成指示就是學習到知識。懷著如此被動的學習態度,學生對課堂以外的事物毫無好奇心,但其實知識的世界並非如此局限。「知識怎會只限於書本?在現時的教育制度下,每一個科目,由語文到科學,由科學到藝術,都被概括於很狹隘的課程。而那些所謂的知識,都是很生硬地灌輸給學生,科目和科目之間的知識不會互涉,不會串連。但知識其實不是這樣分開的,物理和文學有關,地理又和語言有關,我們卻沒有這種觀念。小孩只會把知識斬件,拿了一百分,就以為自己完成學習了。」所以,他說今天的教育很死版,知識只是在試卷上,但和生活割裂了。

「現在的幼稚園,a 不是 for apple,是 for astronaut!你說蘋果重要還是太空人重要?當然是蘋果接近生活!這樣的教育真的很扭曲小孩的本質。」假如給楊秀卓立一條村,他當村長,他不會在小孩頭十歲的階段就給予他們那麼多功課,不會只讓他們坐定定上課,而是透過創造遊戲去學習,用遊戲去啟發他們的想象力。小孩在遊戲中使用不同物料,體會物件的軟、硬、聲音;就算是數數竹子,也能學到數學。「為何那不是學習?」

 

機器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這個情況不只出現在教育制度裡。一次,楊秀卓看中醫,旁邊一個五歲小孩拿著 iPad。楊秀卓不知道 iPad 的價錢,一問之下驚覺要數千元,「嘩!五歲小孩玩五千元的遊戲,小時候我用五顆小石也能玩一天了。」遊戲的重點,在於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楊秀卓不會說電子產品教壞細路,但問題是人常常對著機器,就只懂得跟機器溝通,但那種跟朋友相處的率真就失去了。「現在的小孩,處理人和機器的關係,比人和人的關係還要多。」

楊秀卓的回憶很美好,但「回憶的變奏」為參加者的回憶變出個甚麼奏?參加者彭鑫回答了這個問題。「我之前認為遊戲是要分年齡階段的,小孩玩這種,長大就接觸電子產品多一點。這個活動啟發了我,其實不同年齡,也一樣可以接觸這種面對面的美好。」這正正是楊秀卓的目的。他希望參加者在這幾小時內,放心、大膽、沒拘束地去大笑,放鬆地把身體解放。走到回憶之外,我們再看不到一群成年人在眾目睽睽下扭屁股了。

 

原文刊於《立村時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