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定殺戮日:大選狂屠》: 社會的無奈

2016/10/2 — 13:12

【文:風火會】

閒來無事,便抽時間一看《國定殺戮日:大選狂屠》,電影講述美國總統大選前某一日定為國定殺戮日,在這天所有殺人等罪行都不會受刑罰,而其中一位總統候選人成為政治殺害目標,故事便講述保護候選人的驚險情節。

個人給予的評價是中等。打鬥場面基本足夠,嚇人位都有數個,某程度上滿足了官能刺激,可惜劇情不合理地方多,也無法營造一個緊張喘不過氣的感覺,使人較難投入,感覺上電影要暗示某些訊息,但感受不深,當然,要細想還是有的。(以下開始有劇透,請慎看)

廣告

別以人的過去 定義他的將來

電影便利店中的Marco本是墨西哥毒販,偷渡來美國後被便利店老闆Joe收留,本是一個員工,與老闆非親非故,卻在殺戮日來臨時對他不離不棄,也冒著生命危險保護身邊人。其實部分前罪犯內心深處都擁有一顆善良的心,等著被人感化,可惜社會太多人格定型,人們總愛依照某人不良的歷史,斷定邪惡之心萬劫不復,使部分有犯罪記錄的人得不到重生的機會,逼使他們對社會絕望並重走舊路。這令我想起Richard Branson的公司Virgin Train提供培訓課程予前罪犯,並願意聘請他們,這個社會正缺乏這種包容的心。

廣告

不知是否巧合,電影提及從良的墨西哥毒販,保護總統候選人,彷彿在諷刺現時美國某總統候選人說要築成圍牆防止墨西哥不法分子進入美國,提醒著人們排斥不一定能解決問題。

宗教 可以很危險

電影中後段講述女候選人Charlie Roan被活捉到神秘教堂,準備受死前卻目睹殺人經過。一位叫Lawrence的癮君子被捆綁,而另一位候選人Edwidge Owens就邀請其友人以宗教理由賜癮君子一死,以幫癮君子「潔淨」他的靈魂,在座的組織分子無不感到期待,彷彿對殺人沒有感覺,使人心寒。事件的本質類似近年ISIS不斷在世界各地實施恐襲的事件,他們以獨有的伊斯蘭教教義,定義他人為異教徒,並誓要刪除異己。

宗教最危險的地方莫過於其不理性的定義。宗教總定義他們的神是全知、全能,因此神的思想話語全是正確的。當你問到某教條為什麼是正確,教徒會答你: 因為這是神的意思,而神總是正確的。那為什麼神是正確的? 卻沒有合理解釋,他們只叫你相信,信者得救。一旦相信,教徒們便難以被說服脫離教義,因他們眼中的神是完美的,這是他們創造出的定義,不能扭轉。而邪教組織正正利用了這種特質,扭曲部分人的思想改造成為自己的工具,這的確是一種悲哀。

有時候 只能以暴制暴

電影開頭講述兩位年輕黑人少女在便利店偷糖被發現,並不情願地交出賊贓,老闆及店員決定大事化小,放走少女。誰知,當晚國定殺戮日開始後,少女們竟重遊便利店,恐嚇老闆誓言報復,雖受生命危險,但Marco卻只射傷少女要求她們離去,少女不珍惜機會,再次帶來更多同黨進行攻擊,店員為了自救只好殺光她們。

社會總有些屢勸不改的犯罪份子,無論你怎樣給他們說教,給予改過的機會,他們都不會接納,甚至變本加厲,像一些示威的暴徒一樣,面對不理性又危險的人,只能放棄改變他們的想法,為了設法保護無辜的人,只可以暴制暴,這是最不情願但有時候卻必須實施的做法。

如果香港有國定殺戮日,你會選擇離開,還是加入戰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