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民時代的來臨 ── 西九故宮背後的再殖民工程

2016/12/24 — 16:25

香港的殖民統治雖然結束了,但帝國主義的鬼魅似乎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越來越多的事情告訴我們,1997後港人沒有當家作主,而只是從英國的殖民統治,轉移到另一場再殖民運動。在西九文化區加建故宮博物館,正正就是一個例子。

要建立國民身分,就是控制歷史話語權,宣示民族歷史和國家的關係。國家範圍內不同的民族,都要「歸順」一個「正統」的歷史,作為「共同體」內的黏着劑。這樣的一個工程,需要的其中一個工具,就是博物館。

博物館從來都是最政治化的建築。博物館以歷史的重量(例如展品的年齡),宣示一個「從屬關係」,以年代久遠的歷史,去矮化年代較淺的地方歷史,以文化和文明的權威,建立民族國家的向心力。不少的學者,都有研究和論述過這個機制 (Anderson, 1983; Crinson, 1996; King, 2004)。

廣告

這個手法,大英帝國是始祖。在廣大的殖民地,尤其是遠東地區,要建立殖民統治的權威,必須依靠博物館和建築等視覺符號,傳達「西方文明比東方文明久遠和偉大,因此東方的殖民地必須歸順帝國殖民者」這個虛妄的陳述。百年後的今日,故宮典藏在香港長期展示,無非亦是要宣示「北方文明比南方文明久遠」,強化以北方為正宗,以及權力核心的政治論述。

諷刺的是,故宮博物館的文物,乃是滿洲皇帝愛新覺羅氏的遺物,是帝國封建時代的遺產。要知道當年中共最不齒的,就是帝國主義。而這些遺物,今日卻被調動來馴服香港的前殖民地賤民。這個消息,更是由熟悉殖民統治技術的前殖民地官僚,唐唐煌煌的宣布。歷史的幽默,連最經典的笑匠也望塵莫及。當愛新覺羅氏的「龍底橫」,坐高鐵由北京紆尊降貴來到西九之時,各大官員記得聞多兩聞,補補身,舒筋活絡。

廣告

--

延伸閱讀:

1/Anderson, Benedict. Imagined Communities :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London, 1983.

2/ Crinson, Mark. Empire Building : Orientalism and Victorian Architecture.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1996.

3/ King, Anthony D. Spaces of Global Cultures Architecture, Urbanism, Identity.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200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