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圖書館擅改作品出文集 得獎作家感震怒

2018/6/28 — 20:31

中央圖書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中央圖書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李嘉儀】

編按:2016 年,李嘉儀憑著〈雪落〉一文獲得香港圖書館主辦的「中文文學創作獎」散文組第二名。得獎文集日前送予各得獎人,李嘉儀發現作品遭到修改,並撰文申訴如下。

得獎本是高興的事,收到得獎文集也理應是高興事。可是今天無聊一翻前數天收到的 2016 中獎獲獎文集,讀兩年前寫的〈雪落〉,讀著讀著,感覺好些句子有點奇怪,雖然分別極微,但確實不是我寫的句子。我從電郵記錄中找回兩年前我傳出的文稿,發現文章多處都被或重或輕的改動了。在震怒之下立即傳了電郵給早前曾聯絡我的圖書館館長。

廣告

「文章刊出後才發現句子被改動,而對方事前完全沒有知會,改動不合理之餘,也影響到句子節奏」,這向來是我的震怒重雷區。譬如編輯將「八、九年前,2012 是遙遠的未來」改為「八、九年前,二零一二年是遙遠的過去」,由「未來」變為「過去」,完全與文句原初的意義相反。在 06、07 年,曾有人預言 2012 是世界末日,活到 2018 的我們當然把 2012 看作笑話,但當時周遭的確有種氛圍,懷疑 2012 也許就是終結。我之所以說「八、九年前,2012 是遙遠的未來」,乃因為年紀尚輕的我們的時間感,向來是由極其荒謬的基點組成,2012 碰巧成為當時一個重要基點,偏好用 2012 而不用二零一二,是因為想起電影《2012》,中五時英文老師曾在課堂上播放。編輯將「未來」改為「過去」,大概是根據自己的理解,以現在的時間感來定義 2012,所以改成「2012 是遙遠的過去」,而忽略我在前句所寫的「八、九年前」,沒有了「2012 是遙遠的未來」,也削弱了後來在山上看到的「雪落」之景。世紀末的世界一向尤其華麗。而「2012 是遙遠的過去」這一句,實在令人有種「在非洲,每一分鐘有 60 秒過去」的感覺。

又譬如當我知道對方將原稿「一不小心,便睡著了。醒來時,天還未亮,我在黑暗中」改為「漸漸地,睡著了,醒來時,天未亮。我在黑暗中」這種夾雜三字句式的文句,我實在有種前後腹背都被捅刀的感覺,因為文字所表達的不只是文意。改為三字句式嚴重影響了往後數句的節奏。字詞的不同也影響了句子的音色。本來是「4,4。3,4,5」,卻被改成「3,3,3,3。5」,還要把後句的逗號改為句號,前句的句號則改為逗號,影響了整句原本的節奏。這不是我寫的句子。「一不小心」是一剎那一個閃光,而不是緩和的「漸漸地」,我需要的是「天還未亮」而不是「天未亮」,我需要那個「還」字,我不喜歡3,3,3,3。

廣告

每一次創作,不論新詩散文,每次的修改次數,大抵都多於百次,散文的更動即使是多於千次亦沒有誇張。即使在旁人看來是多麼普通的句子,一個多麼微小的標點符號,對我來說,都是「最後我所選擇的與最後我所需要的」,我與它們的關係,句子的建立,字詞的選取,每個字詞所承載的感覺與情緒,都是透過這種反覆的確定與驗證,因而慢慢地確立起來。我希望以後不會再有任何一個人,隨意更改我的任何一個字,與任何一個標點符號。

(在原 post 也附上對照圖表,另補上原稿文章

來源:作者 Facebook

來源:作者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