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圖書館擅改得獎文章】因原文文法或用詞不通順? 2016得獎者的經歷

2018/6/29 — 18:04

資料圖片,《校對女王》劇照

資料圖片,《校對女王》劇照

【文:黃怡】

編按:2016 年,黃怡憑著〈林葉的街區〉一文獲得香港圖書館主辦的「中文文學創作獎」小說組第二名。就近日有「中文文學創作獎」得獎者發現作品在出版時遭到館方擅自修改,作者亦就此撰文回應。

嘉儀主動幫我造了對照圖,我才知道。比起其他得獎者我的作品被改動的地方應該少許多。有些網上留言認為編輯擅自改動作品是因為原文文法或用詞不通順,但我注意到我的作品被改動的地方都關乎個人寫作風格的小趣味,姑且講一下我寫原稿時的一些用意:

廣告

1) 我把外星人喚作「牠」,因為林葉當櫥窗裡的滷水魷魚是有生命之物,直到「牠」跨過被買下、放進發泡膠盒的門檻,成為食物的「它」。「牠」和「它」就是想像和現實的切換之處。林葉對於大人世界的理解有時還是超於他的年齡的。

2) 選用什麼標點符號和特別長的句子,都是依我喜歡的節奏來決定。如果在一條街上加裝太多分號,就無法跳著小碎步邊走邊看有趣的風景了。而逗號和頓號感覺輕輕一躍就能通過。這是無法拿去考試用的文法,但文學創作應該容得下。

廣告

3) 如果林葉認為天空是液態的,那他就應該用「沖」字才對,不然我會在他的功課裡打交叉。

4) 「係」應該是第六聲,「喺」是第二聲。我想像中的建築工人說話應該是用第六聲的。

5) 在小說結尾加上寫作日期和註,因為想以作品紀錄那個特定時空的西環面貌。要是換了一條沒有日期的尾巴,尾巴就沒有紀錄歷史的用途了。

圖書館把得獎作品結集、讓得獎人和讀者讀到得獎作品,原意是件美事。我也是在收到書後才重讀到當時的得獎感言: 「書寫的功能之一是紀錄我城的急劇變化。許多物事在這節奏快得可怕的城裡一晃眼就會消失 ,每過一陣子就得為了結業的小店、快將拆卸的歷史建築、將要崩解的街區而神傷,並不自覺的把早前悼念過的對象淡忘,以騰出注意力把終將失去的物事凝在腦裡一陣子直到下一輪悼念到來。還好我們可以書寫,可以拍攝、討論、創作,用比腦細胞更可靠和長壽的媒介把歷史紀錄下來。〈林葉的街區〉也是為了這個原因而寫:就算沒有那些大廈和街道、人和建築物的關系無法重演,也至少有小說可以為曾經存在的街區和變化作證。」可見小說的尾巴是重要的,可惜沒有在文集裡刊出。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原稿(請按此

如果編輯事先來問我,我也很樂意和他/她分享這些也許只對作者來說重要的細節。林葉確是一個以奇異眼光看世界的孩子,我也就以奇異的寫法一直從後紀錄。小說原稿將會收錄於專屬於這孩子的短篇小說結集裡。我會在那裡還給他原來的尾巴。

 

作者 facebook

(文題本為「關於中文文學創作獎2016得獎文集」,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