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廣場上空飛揚 — 讀李日康〈名字〉

2015/6/8 — 17:25

【文:熒惑,抄寫及攝影:蔡穎詩】

似乎所有運動和革命都有一片廣場,廣場既是政權展覽權力之地,也是人民聚集、發出宣言、絕食、甚至見證生死的空間。任何大事都可以發生,即使平時是遊客拍照的場所,但是最令人心驚膽顫的,往往是廣場之夜。

這首詩開宗明義,我們都是生還自廣場之夜的人。因而我們擁有了一個新的身分,就是目擊者、記憶者(這讓我記起 AKB48 正好有一首歌叫做《目擊者》,當然不會明示,但種種跡象都指向當年的事件)。

廣告

詩裡說的死亡並非單單指肉身之死,還有更多遠在廣場之外的人同死,「因為,我們有嘴,所以/死亡。」這是被逼沉默,還是即使不斷呼喊仍然不得救贖?幸好詩人為我們打開了一扇窗︰「因為死亡——//我們就有了名字/我們的名字有翅膀/以後不再逃亡」。

郭梓祺在《積風集》中曾引伊拔(Roger Joseph Ebert)的書信如下︰「在苦難之中,出路尤其重要。如果世界真是如此邪惡,我們就更需要藝術家、詩人、哲學家、神學家的救贖力量。辯稱有責任反映世界之邪惡,不是答案,而是投降。」

廣告

因此,肉身仍然活著的我們就應取道天空,廣場的上空有天使與我們同飛。我們這群見證者(與烈士們)的名字得以再一次轉化,從父母給予的姓名變成殤,但不止於殤、而是白鴿︰天使的象徵。

天使的工作並非反映邪惡、恫嚇世人,而是將善和惡昇華。我的理解是,一如這首詩所一步一步營建的救贖力量一般,我們要用思想和創作力去飛翔。如此的意義在於突破時代的冷漠如同森林的隔閡,讓後來的孩子看見,並且因為我們曾經揮汗成雨,而得到信念。

〈名字〉 李日康(香港)

夜的過後
我就生還
文字之間
或者,就只要告訴你
我們的名字,叫

因為人多
所以 名字就不必要
因為有大大片的廣場如戰場 所以堆填
戰場的圍牆乾旱至於龜裂
所以我們的肢體與靈魂就要足夠濕潤以供拼貼
時代有售鉸剪
所以要一夜剷盡青絲成全鋒利
海洋生來就該紅
所以顱上都應沾上顏色
因為天幕
所以要捏碎我們的眼睛去做你的星
因為,我們有嘴,所以
死亡。因為死亡——

我們就有了名字
我們的名字有翅膀
以後不再逃亡
在賢者、愚者,以至
偽者的未來
都種成森林
遙遠的孩子也看得見
林中的翼 飛揚的眼睛
說:白鴿啊
是的,孩子
這就是我們以後的名字

李嘉儀、何杏園主編:《郊遊》(香港: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2015),頁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