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淪落裡相遇,彼此都是「照顧者」──談港片《淪落人》

2019/5/28 — 11:06

電影《淪落人》劇照

電影《淪落人》劇照

【文:梁耀霖(中文系學生)】

電影《淪落人》收獲豐富,在金像獎的帶動下,本地票房數字衝破1700萬大關。作為一部低成本製作(導演出席活動時多次笑言作品成本「十分有限」),錄得如此可觀的數字著實不容易。《淪落人》講一個殘疾僱主昌榮(黃秋生 飾)與初來港任家傭的Evelyn(Crisel Consunji 飾)的相處,兩人由相遇到相知,相知之後互生情愫,各自開展「照顧者」的故事。「追夢」是串連整部電影的主幹,因為「夢想」,兩人過的是生活而非單純生存。英文片名《Still Human》講得便是兩人在墮落之間抓緊對方,在對方的照料下感受人性的餘溫。然而,眼見大多影評盛讚電影主題揭示香港現實,或主角的演技精湛等,鮮少見有關電影不足之處的討論。筆者認為,電影確實不錯,但要挑剔,還是有幾點較為顯見。

回看近幾年的港產片,大多悲劇收場。2018年《大樂師──為愛配樂》上映,口碑不俗(電影主題曲《沒聽過的歌》獲2017香港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樂曲,成績不遜),票房卻教人堪憂。筆者那時認為,香港自家出品的電影,在近幾年美片橫行、印片躍起的時代裡終究混不過來,回不去過去輝煌的港產片時代。可幸的是,黑馬《淪落人》衝破重重難關,獲得廣大好評,票房成績亦叫人振奮。以「標奇」作為電影題材,感覺是近來香港電影在困局中求存的方法──《大樂師》講音樂、《翠絲》大談跳出性別框架、《淪落人》講本地外傭與僱主之間情愫,無一不是劍走偏峰,以奇立題。其實早在1970至80年代,香港便有輸入外籍傭工的做法,然而數十年頭過去,在《淪落人》推出之前,本地卻未見相關題材的銀幕電影。

廣告

電影開頭講男女主角的背景,引入兩人的相知。昌榮多年前因工傷而半身不遂,意外發生之後家人沒有選擇相伴,而是遠走美國──老婆改嫁,兒子跟著新家庭遷到美國居住。親人離開,僅留下昌榮獨住,依賴好友阿輝(李燦琛 飾)照顧。與此同時,面對婚姻問題的Evelyn離開家鄉,在中介介紹下,被安排照顧昌榮。電影很快便進入主題──獨居殘疾人士的生活問題與外傭離鄉別井、來港面對歧視問題的困局。有趣的是,在前半部視角不斷換用下,觀眾透過鏡頭,很快便暸解兩個角色各自的背景。順著主題,電影仍然平穩地去走,邊帶幽默灰諧,邊帶觀眾走進兩個人的身世,慢慢建構一個「淪落」的世界。

在無助的世界下,對方便是唯一的依靠。主僕情建構在「淪落」,兩人都是「照顧者」,以有限度的方式支撐對方。昌榮心怕沒人照料,Evelyn生怕被炒,兩人各有忌諱,在這樣的情況下生出一種因為環境而建成的微妙關係。正如部分影評提到,電影很快帶大家進入情緒,我們都被困在導演精心炮製的壓逼之下,港人熟悉而寫實的情節,教所有人都容易代入。此刻觀影者唯一希望的,無非是兩人都能在淪落之下感受到人情的熾熱。

廣告

偶然之下,昌榮得知Evelyn喜愛攝影,在阿輝的幫忙下購入一台貴重的相機送予Evelyn,這是劇本給予觀眾的第一次窩心。(之後的小插曲格外重要,昌榮再置入一部新相機再度送予Evelyn,記得播到此時,全場嘩聲不絕,叫人感動)隨著兩人的互相依靠而變得熟絡,主僕之間有如朋友相處,外出攝影、街市買菜等一幕一幕都帶觀眾遊走在兩人的感受之間,穿梭照顧者的感知。

電影勝在主題挖得恰到好處,然而在挖掘過程,旁枝卻多少影響了電影的情緒。電影中段開始,有意無意地加入了愛情元素,這個愛情元素有人說是「言在意外」的,在筆者看來,卻相當實在,實在得打亂了原先的鋪排。Evelyn與友人聊起與僱主之間的「情感」處理、到昌榮想像自己「英雄救美」、到Evelyn為熟睡的昌榮搽蚊膏時依偎身邊,以及片尾直白高喊「我癡乸線你」,這一切都讓人感受到愛情在主僕之間的醞釀與爆發。導演陳小絹接受訪問時提到,愛情元素與電影原初構思有關,那是因為她當時正好看到跟海報一樣的情景(一個外傭踏在殘疾僱主的輪椅後板,輪椅駛著,兩人笑得正甜,彷彿之間有著甚麼)。她覺得其中有「愛」存在,便在電影裡也放大這個念頭。然而,本來一部因為主僕關係而產生相知相惜的線路,加入愛情後一切變得相當「理所當然」。試想像,如果主僕之間沒有愛情元素,兩人的相惜和支持便是純粹出自人情的溫度以及同屬淪落的憐惜。愛情的產生,令一切變得「似有目的」。如此一來,這個主僕關係變得不再單純。主僕情引出友情,進而帶出相惜之情,一切便是恰如其分,但在此之外牽出男女之情,便將電影早前建構的主僕相惜之情崩於一夕,抹走了部分觀眾應有的撼動(包括筆者),打斷後續的悸動。筆者意見有二,一是主題理應在主僕關係上發展,從而真正帶出「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遇;二是坦白說電影有點內容過盛,既想探討殘疾獨居、又想展現外傭問題,更想討論主僕之間莫論身份的情愛關係,太多主題之下,未免急進與失焦。

另一可被挑剔的地方在於角色塑造。昌榮的妹妹晶瑩(葉童 飾)一角明顯有著「先天」的缺陷。由一開始看哥哥不順、到責難Evelyn、甚至後來忽然和哥哥關係重修舊好,一切都來得並不自然,可說忽爾一個180度轉變。她與昌榮之間的分歧沒有說得清楚,僅僅知道兩人的隔膜多少與殘疾、與妹妹的情人有關。這些看似積存已久的家庭問題,竟然被Evelyn一張復修的相片乍然修補,或者因為沒有足夠的成本支撐更多劇情的構造,才致這裡如此失修缺漏吧。

然而電影還是好看、值得一看的。《淪落人》這部作品,借電影探討了香港現存的議題,也喚起了國際對香港電影的再度注目;導演、監制、演員們以及一眾製作團體實在功不可沒,願日後更多有聲有色的港味電影能夠乘風破浪,得到應有的掌聲。香港電影,絕對支持。

 

作者自我簡介:喜愛電影、攝影、文字。常用文字細閱電影,欣賞其中一切,觀影時容易觸及情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