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香港搞文化 都經歷過的漂泊

2015/5/8 — 20:15

(圖: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 facebook)

(圖: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 facebook)

許多年前,與朋友一起自資出版文化雜誌,最頭痛的事情便是找地方開會。我還記得雜誌的名稱是在屯門市鎮公園誕生的。我們繞著市鎮公園的水池走了一圈又一圈,拋出一個又一個名字,然後攤坐在長椅上。屯門的夜景明亮,然後,「众獨」這個名字就這樣跑了出來。

雜誌前後堅持了兩年。我們共有八個人,有時在 cafe 開會,一邊吃著用微波爐翻熱的,不太美味的意粉,一邊討論要做的專題。食物從來不會是我們挑選開會地點的首選,只想找到一個安靜,並且可以坐很久很久的地方,好讓我們把要討論的事情該說的話都說盡。而那時的收入拿了些來印雜誌,扣了些要還給政府,還有家用,能夠在 cafe 裡吃一個怎樣的套餐?還是只喝一杯茶?有時便忍不住看看銀包裡還有沒有餘裕,有的,便叫個餐,沒有的話,便喝杯最便宜的茶。

我也記得我們曾經在 K 房開會,幾個人擠在房裡,把燈光調到最亮,把音響的音量調到最低,然後在午市的優惠時段裡,沒有唱一首歌。而 K 房的空間局促,沒有窗。

廣告

除了辦獨立雜誌,還搞業餘劇社,那時常常找還在校的大學生幫忙借場,然後在下班後穿過人潮,尋找那間不太容易找到的課室,有時我們在教會的會堂,有時在城大的羅馬廣場,有時排練到深夜,有時只是很累,很漂泊。

一個沒有任何資源,獨立營運的民間組織可以如何運作?當中的難處我這一代深有體會。而這種難處,現在的年輕朋友同樣面對。當「水煮魚」還在雙喜街舊址時,辦公室地方不大,但也曾私下免費借給學生拍片,也讓詩社的朋友在這裡做過詩集校對,亦有坊間的讀書會在這裡聚過會,對於每一個渴望踏上文學路,或者,在文化上前行的朋友來說,一個可以不必顧慮需否消費,一個可以盡情使用的空間,或許開會,或許閒談,或許交流未來的計劃,或許討論某個嚴肅的課題,可能是讀書會,可能是作品分享,我們總有許多許多渴望與別人交流與溝通的聚會,而沒有自由的空間。

廣告

「水煮魚」將於 6 月 1 日正式推出「工作室開放計劃」,便是希望能夠為沒有資源的文化團體,及文化愛好者提供一個免費的,自在的空間,讓他們自由使用,盡情地交流。當然,為了行政方便與空間管理,我們還是不得不僵化地要求大家填寫申請表,但仍希望將空間的局限降到最底,讓大家都成為這個空間的主人,自主使用。而我們只是躲在背後,並且期望在這個空間可以誕生出更加多令人驚喜的計劃,為香港文學,為香港文化界添一道色彩。

「工作室開放計劃」構思了兩年,一方面既是目前的舊址空間不足,難以開放,另一方面也因為我們的資源實在有限。5 月搬到新的地方,資源並沒有增加很多,然而我知道,再不做,很可能便不會做了。然而坊間那麼多喜愛文學,熱心文化的朋友,還是如常地以打遊擊的形式四處尋找可以聚腳的地方,漂浮於這個城市的角落,只為催生某一種花朵。「水煮魚」誕生於 2006 年,從借用工作室,到分租寫字枱,再到擁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我們同樣經歷過漂泊,更希望能夠盡一點綿力。

我們擁有的其實不多,官方的資助光是用在指定項目上已經入不敷支,還有許多瑣碎的支出需要額外尋找資源。但仍希望能夠與大家共享。我其實是個任性的人,並且過於天真。既然有了地方,不妨便挪出幾張椅子一張桌子讓大家來坐一坐。於是,便開放吧。所有沒有資源的個人,或是文化團體,均可免費借用我們的場地,詳細的條款可見申請表。

我知道這將會為「水煮魚」帶來沉重的負擔,也感激董事們與藝術總監鄧小樺對於我的任性的包容。還有我的同事們,哪怕大家都知道,日後我們便需要跑數以承擔這一任性決定的成本,但他們仍願意同行。而我們亦希望藉此「工作室開放計劃」,與香港所有喜愛文學,熱心文化,並且願意在這條窄路上前進的朋友,一起同行。我們擁有的不多,但請讓我們一起共享,並且為後來者開拓道路。

當然,也歡迎大家關注水煮魚的新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picyfish001

「工作室開放計劃」申請表格:https://goo.gl/2Rf6K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