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下品城市」讀《刺殺騎士團長》

2018/7/23 — 19:23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文:莫哲暐】

我不是村上春樹的忠實讀者,也不熟悉文學。《挪威的森林》、《1Q84》等等我統統無讀過。偏偏我就是讀完了《刺殺騎士團長》。會買來讀不是因為要追潮流扮文青,而是因為我也喜歡神怪奇幻奇情的小說。(其實日本小說中,我最喜愛的是宮部美幸的推理小說,其中《模仿犯》是巔峰之作。)

以下這一片段,相信是《刺》書中最露骨的性愛描述,也相信淫審處的評審員必然讀過。我們不妨一齊讀一下:

廣告

「我溫柔地撥開她的腳,手指觸摸陰道。那裡溫暖地張開,充分濕潤。簡直像正在等待被我觸摸似的。我早已迫不及待,把堅硬的陰莖推進她裡面。或該說,那裡像溫暖的奶油般把我的陰莖迎接進去,積極地吞進去……手觸摸乳房時,發現乳頭變得像果實般堅硬。

……我激烈地射精,反覆幾次又幾次。精液在她內側滿溢出來,流到陰道外,沾濕了床單……她的膣卻不肯放開我。那擁有確實而堅固的意志正激烈地收縮著,繼續不停地搾取我的體液……」(第二部,頁 155-156)

這段描述,讀來或許會令某些人感到尷尬、面紅耳熱,也可能會引起性慾。說是作家自己的性幻想,也未必有錯。但是否因此便是「淫褻」呢?說實話,「情色」與「淫褻」往往難以定分界。正因如此,我們憑甚麼相信淫審處有權力去審查書籍?

廣告

以上一段文字,不會構成「劇透」。何解?因為無上文下理。各位讀了這段文字,也不會因此喪失讀原著的興趣。這就是書。你不可能單單讀個別片段便可以評價該書的意識與力量。但淫審處卻認為讀讀性愛片段便可決定一書是否「淫褻」。實在把自己看得太高。

古今中外的文學作品和小說中,類似的性愛和意淫描述比比皆是。你要禁嗎?不如從《十日談》開始?而《聖經》中也有以下描述:「你的兩個乳房,猶如羚羊一對孿生的小羚羊。」、「你的口腔滴流美酒,直流入我口內,直流到我唇齒間。」老實講,如果有小孩想靠《刺》書去滿足自己的性慾,他的品味也實在太高了,實是可造之材。

《刺》書最觸動我的,不是這些性愛描述,而是村上先生對從事藝術者的心境變化之描繪。我稍有涉獵中國書法,也嘗試開始學看水墨畫,因此對書壇畫壇也算是略懂皮毛。《刺》書描寫了畫家的心路歷程、畫風轉變與個人經歷的關聯、畫商業畫和「自己畫」之間的掙扎、藝術商業世界的運作等等,具體而細緻。由此可見村上先生的考據工夫與寫作功力。但淫審處似乎只鍾情性愛。

《東京新聞》報道謂《刺》書被香港評為「下品図書」。其實香港方才是「下品城市」。

(其實我有點期望有一、兩間書商願意抗命,繼續在書展裡發售《刺》書。或許有點強人所難。)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