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回憶是後鏡裡的公路》捕捉謝霆鋒

2015/6/25 — 16:29

【文:何曉德】

填詞:李敏

我愛上午夜十二時 這公路
破擦過 是道路邊野草
我笑我並沒地圖 卻闖路
誰人能料到 上路沒目的 太好

時速 恕我不知道
也不介意我迷了路 即使衝出這國土
望著回憶如倒鏡裡那公路 千支街燈向後逃
急彎與直路 輾轉的征途 灑脫一點 會較好

我愛上 在六時 散的霧
更悄悄地為日出倒數
我發覺我並沒事情要哀悼
悠然能明白到 嘆喟又或許太早

時速 恕我不知道
也不介意我迷了路 即使衝出這國土
望著回憶如倒鏡裡那公路 千支街燈向後逃
急彎那弧度 輾轉的征途 孤單的清高
從來從無扮作深奧 誰人誰人完全無情操

望著回憶 我卻捉不到
也不介意我迷了路 即使衝出這國土
望著回憶如倒鏡裡那公路 千支街燈向後逃
急彎與直路 輾轉的征途 孤單的清高
閉上兩眼 便會感受到

李敏作填詞的〈回憶是後鏡裡的公路〉不只是一首普通的抒情歌,亦是青少年十六、七歲時迷茫的心境。李敏在謝霆鋒首張大碟《My Attitude》(1997)中留下了這首非主流,非激烈,而是純粹描繪心靈的作品,為謝霆鋒展開了漫長的演藝生涯。

廣告

李敏以心思細膩,溫柔感性的文筆著稱,偏好寫女性的戀愛視野,患得患失的感情。然而,在謝霆鋒的首張大碟中寫下兩首輕快激昂及一首孤單迷失的歌,抽離了既有的女性角度,開始代入謝霆鋒的心思裡。而李敏對謝霆鋒的認識也不僅限於報道上。李敏與發掘謝霆鋒的經理人李進由是認識,更是上司下屬及好朋友的關係,所以李敏對謝霆鋒有更深一層的了解,知道叛逆是謝霆鋒的天性,而孤獨是謝霆鋒的苦悶。

這首歌表達了大部份不知前途的青年心境。先看第一段,「我笑我並沒地圖 卻闖路誰人能料到 上路沒目的 太好」指不知方向的闖蘯是漫無目的,但卻享受其中,也只有血氣方剛的青年會有勇氣向著「未知」一直闖。有如剛出道的謝霆鋒,加入娛樂圈的決定非常突然,而這份長期合約奠定了他當藝人的半個人生,而且後無退路。對謝霆鋒而言,入行更使他迷茫,更令他失去方向。所以在一個人漫無目的不受指示的情況下更令他自在。而「時速 恕我不知道 也不介意我迷了路 即使衝出這國土」講到主人公但求飛快的奔馳,希望想逃出「國土」,甚至迷路也不介意。既然本身也不知方向,所以即使再迷路也不介意,只求能改變現狀,想怕這也是迷途者的內心想法。「望著回憶如倒鏡裡那公路 千枝街燈向後逃」中的回憶當然往事,更是纏繞自己的往事,在公路上一幕幕揭起,而從倒後鏡中看到千枝街燈向後逃代表車開得非常快。以謝霆鋒為例,當時他的煩惱也很多,只有十六,七歲的他要面對父母離異,與他為敵的記者,不實的報導,還有他那未知的未來,所以種種回憶會隨公路幕幕揭起。「急彎與直路 輾轉的征途」代表了曲折的人生,亦是未知方向的人生。

廣告

到了第二段,場景由凌晨轉向清晨。「我發覺我並沒事情要哀悼」中雖然想不透有什麼事情要哀悼,但就是這樣落寞。「悠然能明白到 嘆喟又或許太早」這裡在心境上有所轉變,由原本的失意到有絲絲希望,明白不應太早下結論。而人們擁有年輕,仍有很多塑造空間,李敏留有一點安慰和期望。

第三段亦是副歌之一,也是全歌中較激昂的一段。「孤單的清高 從來從無扮作深奧」中的「深奧」其實是旁人不明白而覺得深奧。而「誰人誰人完全無情操」是指每人都有對某些事物的執著。每個人都一樣,有時並非刻意孤立自己,但在旁人眼中會視之為「扮清高」或「扮深奧」,只不過是旁人不明白他。謝霆峰在出道初期也有過這樣的煩惱,別人不明白的事,會視作他的反叛,這裡也為他作了一個小平反。

第四段的歌詞大致與以上重覆,但作結時有這樣的一句:「孤單的清高 閉上兩眼 便會感受到」。這裡重申第三段的「孤單的清高」並非深奧,你我皆能感受和體會到。而閉上兩眼即是撇開外在世界的騷擾,只聆聽自己的內心,便能感受到,我們需要的正是獨處的時間。演唱者謝霆峰也只有閉上眼找自己的聲音,不受外界的負面影響,才會讓他走得更遠。

由此可見,《回憶是後鏡裡的公路》能套用在不少迷途青年困惑的經歷上,而謝霆鋒也是這首歌的完美演繹者。我們可看到詞人李敏所花的心思,也讓我們了解到謝霆鋒的另一面。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