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廣東姑娘》中,再次捕獲到野生的五條人

2015/3/17 — 13:28

廠牌:摩登天空
類型:獨立民謠
格式:CD
發行日期:2015-03-09
評分:7.6/10

中國快速擴張的城市化進程,令到城中村落的湧現,它們被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所包圍,但又滯後於現代都市發展的步伐,而且內裡住滿著外來的務工人員,人口構成複雜又混亂。這樣的城市村落,或鄉鎮縣城,自有獨特的一派景象,像街上總會充斥著從商店內傳出的刺耳音樂,以及夜晚的路邊,總會被你見到冒著煙的燒烤攤檔在擺放。

一心永遠繫於縣城,和生活過於城中村的五條人,讓你從他們的音樂中捕獲到如此介乎在城市和農村之間的「野生」特質;其有點「俗世玩味」的歌曲,樸拙地上場,但又是很真實地透出屬於底層民眾的陣陣氣息。他們的新專輯《廣東姑娘》,依舊,或是把更多的「邊緣」人士逐一呈現在聽眾面前,從《走鬼》中的走鬼、《龍哥真有愛》中的黑社會老大,到《晚上好  春天小姐》的站街女,再到《美麗漂亮,英俊瀟灑》的工廠妹、工廠仔……這些「邊緣」的人物就像夾縫內生存的野花、野草;而這夾縫,又好比被高樓包圍下的城中村落,人們即使於此處抬頭,卻總是看不到那廣闊的藍天。

廣告

可野生的五條人,不願意就這樣被囚困起來,在他們新唱片中呼應上張的一首《海風》,便開門見山,唱出了對自由的渴望。聽五條人這次的作品,詞曲編演唱仍然是「活」的,他們蹦出了「正正規規」的民謠音樂局限,一如縣城內穿著拖鞋的小子,隨意遊蕩於品流複雜的街頭,或走入不同風格的「商鋪」門口。售賣過「打口唱片」的五條人,應該聆聽吸收過不少中外流行/獨立的音樂,他們聽得很雜,製作的專輯也顯得混雜,然而此「混雜」和有點玩世不恭的市井氣味,卻跟其生活過的城中村或縣城之環境相類似,使其作品能自由地往外飛出去的同時,又可以從歌曲的「氣質」方面(不止於演唱語言——福佬話),和屬於他們自己的地方接上了地氣。

專輯《廣東姑娘》繼續留有以往五條人音樂中的一些優點:像歌曲《走鬼》發揚了上次《曹操你別怕》的戲劇化編排,活靈活現地演出著荒誕又現實的戲碼;還有像西部電影 feel 或港產片內賭神出場音樂 feel 的《龍哥真有愛》,更是瀟灑不羈地掀起了一陣狂傲風聲。此外,重新收錄仁科多年前寫的《晚上好  春天小姐》(這是我認為最完美的一個版本),體現著五條人痞里痞氣之外的柔情動人一面(比上張的《鮮花在岸上開》更有潛力流傳開去),而《東莞的月亮》、《我的頭髮就是這樣被吹亂的啊》之簡潔歌詞,又適當地留白(我理解後者可能是指人在社會中被逐漸磨平了棱角),好比《陳先生》用三句話就概括他的一生,令到聽眾和作品能夠產生遐想及有無窮的延伸。

廣告

編曲更豐滿的《廣東姑娘》,將電結他放到了一個更主要的位置,第六首《像將軍那樣喝酒》中的 solo 部分,就如讓電結他「騎在」鼓點上策馬奔馳、自我放逐;到最後把祭祖時念經般的呢喃變為一種很特別說唱方式的《請到老祖宗》,又於長長的 outro 處玩起了電結他等器樂實驗,使聽眾仿佛走入了迷幻靈界。不過,我覺得五條人這樣的編曲是把雙刃劍,它固然營造出一定的氣氛,但另一方面又顯得冗長、show off 或漫無目的,不及上回《一些風景》中那以鼓敲擊為主的 outro 部分,起到了傳達和強化(憤怒)情感的實際功用。

話雖如此,這張唱片還是有它積極的嘗試,最明顯在第二首《心肝痛》內,令我聽到五條人對節拍和吟唱韻律之靈活把握,是為新專輯中頗亮耳、精彩的一筆。所謂人在江湖,有時會身不由己,加入摩登天空的五條人可能在《廣東姑娘》裡面有了一些妥協,但總體上這張仍未離開他們熟悉且適合自己的音樂土壤,保持著以往頑皮的、又暗裡藏刀的笑容(《走鬼》、《豬母上山咬老虎》)。「你看那啊風,有時往東吹,有時往西吹」,或者只有不隨波逐流的人,才會令自己的頭髮不被吹到凌亂。


首選:晚上好  春天小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