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放空」中創造藝術 — 香港沖繩的島嶼舞蹈詩

2019/7/24 — 21:31

這是一個關於島嶼的舞蹈詩篇。

1.

一位藝術家手指向地,一班男舞者隨即衝上去,恍如一場格鬥,你推我的頭,我推你的肩膀,他推另一人的腳跟,想把其他人推開,獨自佔據中心。有人喊:「1、2、3!」遊戲隨即停止,動作定格於打鬥最後一刻。藝術家繞著他們走一圈,以粉筆將他們的輪廓勾畫出來。就這樣重覆了六次,地上就有六個以粉筆繪畫的不規則的圖案,分佈在不同角落。

廣告

舞者嘗試以身體鬥爭營造島嶼,這也提醒我們,很多島嶼不就是因為地殼板塊碰撞形成的嗎?

廣告

2.

「島嶼」散落在不同的角落實在有點孤單。藝術家希望促成溝通。於是他們用長凳和竹枝搭橋。每座橋的造型不一樣,一旦有死物到不了的角落,就用自己的肉身填補,觀眾也就知道橋的形態可以不一樣。

過橋本來簡單,但藝術家故意把它設計成一個好玩的挑戰。舞者閉上眼走在橋上,只能以腳底的觸感引領他們的方向,也吸引觀眾全神貫注地盯著舞者,看他們能否順利地走過每一道橋、看感知能否帶領他們「看見」前路、也看造橋的舞者們如何堅持承擔走在他們身上的同伴。

當他們抵達最後一個島,燈暗下來,熒幕上是張日本小女孩的臉。畫外音問:「Do you remember your dream?」女孩腼腆地以日文回答時,熒幕前一眾舞者在長凳上緩慢移動,頓時讓我聯想到舞者一路走來,總是戰戰兢兢、流著汗水,跟尋夢一樣難。這是整個作品讓我感到最有力的一刻。雖然後來傳譯員將女孩的回答翻成英文,我才知道她談的是夢境而不是夢想,但也不減片段為我帶來的衝擊。

3.

整個演出中,當其他人很努力地「搭橋起路」,視覺藝術家卻獨自躲在角落製作她的「藝術品」。她把黄豆放進攪拌器,再加水混和,攪拌機的聲音跟演出結合。她拿著「半製成品」過橋,走到她的小小基地 —— 一個竹製三脚架繼續創作。她把黃豆放進鍋裡煮熱,再放在筲箕上擠壓,豆漿慢慢凝固。我剛好坐在藝術家旁,嗅到一陣陣豆漿香。

這時,其他舞者用紅凳與竹枝造了一個高台並坐在上面。他們把幾條繩繫在竹上,並把它伸至視覺藝術家和觀眾當中。視覺藝術家則把製成品分成小份放進透明膠袋裡,縛在繩上,高台上的舞者把它們傳遞到觀眾當中,邀請我們品嘗。

這個島嶼的舞蹈詩篇是西九文化區「國際創意交流  ——  香港 X 日本」計劃的成果展演。這是西九舞蹈團隊的第五個「國際創意交流」計劃 ,除日本外亦與芬蘭、西班牙、意大利和澳洲建立交流網絡。正如演出中造橋的藝術家,西九也在建立與不同地區的文化藝術機構的橋樑,讓香港的舞蹈藝術家與當地的藝術家進行交流,激發創作上更多可能性。

今次西九與日本的Japan Contemporary Dance Network (JCDN) 合作,安排了六位來自香港及日本的藝術家在日本的宮古島及香港,進行為期各兩星期的藝術進駐計劃,並於二月尾在香港舞蹈團的排練室把這四星期的一些觀察感受在他們的計劃展演中展出。

而這次計劃特別之處在於除了有舞蹈藝術家參與外,也邀請了來自不同藝術範疇的藝術家。他們包括來自香港的編舞曹德寶、舞者伍仲偉、電影導演黃飛鵬,以及日本劇場導演Tomoko Kawaguchi、舞者Yuya Tsukahara以及混合媒介藝術家Tsubasa Ako。

計劃的第一站宮古島位於沖繩縣,但離沖繩本島甚遠。不只是香港的藝術家,連日本的藝術家也是第一次到這個小島。連接宮古島及西北面伊良部島的伊良部大橋,是沖繩縣境內最長的橋。藝術家發現香港和宮古島都是由島嶼組成,不知道他們有否從伊良部大橋聯想到去年底開通的港珠澳大橋。

宮古島的另一特色是清澈蔚藍的海灘,電影導演黃飛鵬以影像展示出來。藝術家們在展演後提到這個小島給他們帶來的的衝擊。特別是在小島期間,他們訪問了年青人及老人家去了解他們當地的生活。這啟發了香港的舞蹈家曹德寶更希望以舞蹈為本地的社區做一點事情。

日本舞者Yuya說:「我們在宮古島通常都是開車到處走走、煮飯及傾談,不一定要有很實際的創作成果。」這趟旅程讓藝術家有機會「放空」,離開平日密集的日程,放鬆思緒,讓感官再次得到刺激,讓新認識的藝術家朋友及當地的人和事給他們帶來啓發,讓觀眾看到一個輕鬆、玩味的創作。常說「藝術源於生活」,這個展現正好把這點充分表達。又如混合媒介藝術家 Tsubasa Ako把煮豆漿這種「生活的創作」也帶到演出當中,正好告訴觀眾,生活也可以是一種藝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