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垂直上」得到進步,「水平上」較突出的艾怡良

2019/1/6 — 9:18

獲得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之後的艾怡良,其創作潛力更能被發掘出來:好比她為張惠妹、徐佳瑩所創作的《偷故事的人》、《言不由衷》,旋律有記憶點之餘又不俗氣,平實卻讓人印象深刻;到去年在時間比較倉促之情況下,所推出的《垂直活著,水平留戀著。》,不但沒有淪為近期華語歌手發片潮中的雞肋,更是她小宇宙的一次爆發!從清爽灑脫、並於電子節拍帶動下具躍動感的《玻璃心》內,就已經流露出艾怡良這次的創作自信,或是她那能夠譜寫流暢、怡人之曲子的天分,儘管是在現時的不少流行曲都會容易發生銜接問題的Bridge位置——「慢慢的 乖乖的……」那part,亦顯得過渡自然,且有昇華全曲旋律的作用。

專輯《垂直活著,水平留戀著。》有不少歌都涉及到死亡的內容(「水平留戀著」本身就暗示了人離開塵世、兩腳一伸的平躺狀態),像接應《玻璃心》內的歌詞「說要滅了我原因都不好說」的《滅了我》,在由平靜鋪陳到巨石激起浪般翻騰的音樂中,唱到因太多東西困擾自己,希望「我」能留下該留下的之後,被「你」滅掉(編曲亦特意加進了象徵生死徘徊般的空靈效果)。而《給朱利安》用較特別的角度,緬懷了那個已經放在「你」那裡、再也回不來的自己;並展現出艾怡良的震音、與及她適當地延長尾音之演繹,所隨著琴鍵起伏,帶來的能夠「引人入勝」的沉淪感覺,亦勾起了我對以前還未刻意求變、作品充滿「質感」的蔡健雅之懷緬。
頗會寫詞的艾怡良,繼上次用數學「包裝」去寫情感的《我們的總和》之後,這次又跟我們一起上了一堂《美術課》;此曲依然有關死亡,是怡良對她那突然離世的高中美術老師的紀念,也再次顯示了她善於「結合」的作詞方式——用畫老師人像的立意,來傳達出其情感,且富有感染力;而於音樂上,《美術課》的B段和C段副歌若通俗點來說,亦跟《我們的總和》類似,都有一個如同下墜的感覺(一般副歌的「走勢」都是昂揚提升),比較特別,從這又更能表現出歌中內斂式的哀傷,或是歌者對老師思念的一種「陷入」狀態,難以抽離。

廣告

而承接《夜晚出生的小孩》中的「小孩」字眼的《Forever Young》,表達了當經歷所謂的跌宕後,「我」從前面歌曲的自虐式掙扎、沉淪式留戀中超脫了出來,心境是變得更為地坦然或無懼;作曲的艾怡良,譜出了接近歌名"Forever"那般、或差不多能稱得上雋永的旋律,曲中某些位置(如「遇到每個女孩……」那句),又令我憶起李宗盛為莫文蔚等人所寫的一些作品。《Forever Young》主歌的旋律有特意之轉折,反映了人生的高低起落,如此「不固定」走向的「模樣」,亦被這歌有晃動旋轉影像、畫面甚至出現上下顛倒的MV所「沿襲」;作為盧凱彤的遺孀,導演余靜萍執導的此MV,採用了較多深沉的色彩,仿佛表達了對愛人的懷念,而早走的Ellen雖然令人惋惜,但她卻像這首的歌名那般,能真正永遠年輕地,活於我們心中。

廣告

在抒情流行之外,艾怡良因有與其創作一樣、具質感的Vocal作「門匙」,令她可以更容易地打開不同的音樂風格之門。性感的《一整夜》,通過怡良那有點沙啞的煙熏嗓詮釋後,更能挑逗聽眾的慾望;而強調敲擊、節拍部分,來構畫出行軍戰鬥般場景的《討厭的艾瑞斯》(Ares是希臘神話中的戰爭、暴亂之神),亦充分發揮了怡良的中低音,或是她於金曲獎入圍名單VCR內已經顯現出的聲音魅力,令這首更野也更型格,是專輯的又一「提神」之作。回歸騷靈樂的《萊特兄弟有罪》,「痛斥」了發明飛機的萊特兄弟,讓戀人們能輕易跨越距離、不再珍惜得來不易之情感,它的歌詞頗有新意又「霸道獨斷」,而艾怡良仿似Aretha Franklin上身、步步進逼的演繹,也是霸氣外露,其情緒就像動脈被割後,內裏血液的噴發!至於獻給與主流格格不入的《夜晚出生的小孩》,汲取了伊比利亞半島或Ennio Morricone為意式西部片所配的、具蒼涼之感的音樂特色,其加入的Trumpet與突出的鼓擊,能夠使人振奮,也猶如發出了對那些,被世人所不解的同伴們的召集之令。
相較獲得金曲獎的《說 艾怡良》,新專輯顯得更有歌曲之間的關聯性,或更像是一張有企劃過的唱片,卻並不只是單曲的集合;而艾怡良的創作也繼續帶來新的活力、新的色彩,她一如手腳張開,跳出了更大的跨度,亦沒有在什麼位置出現大的失誤,或「差錯腳」。能夠積極吸收各路風格(特別是西洋流行)的艾怡良,可反芻出類似的音樂創作,但似乎未能夠將不同的原料、「食材」相互混合消化出新的產物,或形成自己特色;她的強項依然是其譜寫的抒情歌,可避免常聽到的模式,卻又非常「親民」易入耳、有經得起時間洗禮之潛質,或具一定的溫度,無論從垂直上與過往自己的比較,還是於水平上跟同期很多作品的比較,它們都應該值得被肯定,也值得被樂迷去,繼續地留戀著。

首選:Forever Young
評分:7.8/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