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字海覓文字工匠 銅字家族二代:粒粒皆辛苦

2017/2/17 — 23:05

銅字胡氏
(相片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銅字胡氏
(相片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城市需要文字標示,以前會著重啲,而家愈來愈少手作招牌,招牌都換成噴畫,文化氣息退咗,只要睇到就算。」老闆的兒子阿輝如是說。

旺角新填地街有間專造銅字招牌的小店,63 歲的胡師傅與老婆兩小口經營多年。八十後的兒子阿輝,近年落舖幫手,順便學藝,才發現造字不易。「原來造銅字工序好多,大部分用人手做真係粒粒皆辛苦。」

胡師傅(右)與兒子阿輝(左)
(相片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胡師傅(右)與兒子阿輝(左)
(相片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廣告

銅字招牌至今仍然人手製作,師傅要用槌仔揼出字型的立體感,筆劃愈多愈需要時間。塑形之後,銅字尚需要經歷打磨和鍍色的工序,招牌用久了氧化,更加要用「省銅水」再打磨翻新。造一個字,快則幾日,慢則長達一星期,叫繼承銅字家族的阿輝驚嘆不已。

廣告

本地製作成本高,阿輝承認大品牌早已轉用大陸廠房製作,像他們的「家庭式小店」,實在難以競爭。然而,面臨淘汰的文字工匠,又豈止銅字一種?手寫字、金漆字、霓虹字、鑿字、膠字、金屬字......曾經都是豐富香港城市景觀的重要素材,但單一而急促的城市發展腳步下,街道上多姿多采的文字,變得愈來愈疏落。

城市字景:招牌是香港的特色
(相片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城市字景:招牌是香港的特色
(相片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提供)

彌敦道,或者花園街,遊客總愛駐足,舉起相機拍下街景。平日我們匆匆掠過的地方,對於他們來說卻是獨特的城市景觀。那些招牌和廣告,那些繁體中文字的形態,都是被我們遺忘的港式城市美學。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用上兩年時間,在香港的城市字海裡,尋覓六名文字工匠,記錄他們與文字的故事。訪談書冊近日出版,相關展覽亦將於周末開幕,與市民分享文字保育的成果。

--

城市字海 – 香港文字景觀展覽

日期:2017 年 2 月 18 至 4 月 1 日
時間:10:00 - 18:00(星期二至六,13:00 - 14:00 午膳休息)
地點: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