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墨西哥的墨西哥城(下)── 拉美最大公屋項目變學生屠殺場地

2019/7/15 — 11:08

特拉特洛爾科的三種文化廣場。

特拉特洛爾科的三種文化廣場。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20世紀的墨西哥城欠缺完善的城市規劃,只能局部發展。政府為應付人口膨脹而衍生的房屋問題,於1960年展開全拉美最大型的公屋項目,把現代主義帶到墨西哥。工程進行時,竟發掘出埋藏在地底的特拉特洛爾科聖殿部份遺址,使阿茲克特文明重現天日。墨西卡人當初建立特諾奇蒂特蘭,利用湖田及河道建城,創造了一個與湖水共存的生命體。反觀今日的墨西哥城,美麗的湖水早已抽乾,山谷的農地亦已遭破壞,自然失衡,被視為集貧窮、毒品、污染及罪案於一身的城市。在當權者的無能及貪瀆,以及美國的干預下,這個歷史名城該如何自救?

獨立後進行城市現代化

廣告

墨西哥郵政總局Palacio de Correos de México。

墨西哥郵政總局Palacio de Correos de México。

獨立後的墨西哥進入政治混沌及經濟不穩的時代。1876年,迪亞斯發動政變上台,以獨裁鐵腕治國,大力發展經濟和基建,改善墨西哥經濟。迪亞斯推行墨西哥城現代化,延續本來的格子佈局,把破舊的殖民建築物全部拆走,將貧民區安置到城市邊緣,並在西面及南面建設路網,發展成高尚的住宅新區。結果,墨西哥城變成東貧西富的格局。

廣告

後革命時代:引入花園城市設計

1932年的墨西哥城城市設計圖。

1932年的墨西哥城城市設計圖。

20世紀初,革命時代換來一黨專政,建制革命黨(Institutional Revolutionary Party)上場,開展了長達72年的專制統治。墨西哥城於1928年成立了城市規劃部門;1933年,建築師孔特雷拉斯(Carlos Contreras)推出首個城市規劃藍圖,他參考當時歐美盛行的花園城市設計,嘗試把它融入墨西哥,把墨西哥城打造成綠化、健康、有社會意識的城市。這計劃為後來墨西哥的基建奠定了基礎,幫助城市在二戰後的奇蹟時期(Mexican miracle)經濟起飛。 

50年代,墨西哥城急速工業化,工廠無視城市規劃,在城市北面隨意興建。城鄉遷移增加,新來人口只好住在城邊或工業區附近的貧民區。城市不斷向北面發展,但規劃完全跟不上人口增長,房屋需求有增無減。因此,政府進行了公營房屋計劃,試圖解決窮人住屋問題。

公營房屋計劃重現特拉特洛爾科城邦

兩座14層高的住宅大樓(Edificio Chihuahua)。

兩座14層高的住宅大樓(Edificio Chihuahua)。

二戰後的現代主義,帶有濃烈的烏托邦味道。墨西哥政府認同現代主義的功能性,認為多層廉租房屋經濟實惠,又可展示城市新形象。於是,市政府邀請建築師馬里奧帕尼(Mario Pani),設計特拉特洛爾科公屋項目(Conjunto Urbano Nonoalco Tlatelolco),成為全美洲第二大型的住宅工程。 

1965年,全拉丁美洲最大的公屋住宅項目。(source: internet)

1965年,全拉丁美洲最大的公屋住宅項目。(source: internet)

帕尼的設計概念參考了柯比意的光輝城市(Radiant City),旨在創造一個「城市中的城市」。他把地塊劃分為三區,供不同收入階層居住,每區都可自給自足及獨立運作,齊集生活所需要的設施。區內一共建造102座住宅大樓,從4層到22層不等,並以小廣場、花園等公共空間連接起來。所有住宅大樓都是超級方塊(Super block),明顯是模仿柯比意的馬賽公寓(Unite d'Habitation)簡約的功能主義。混凝土結構、外牆加上裝飾掛板、強烈的幾何化,這種國際建築主義,完全沒有考慮本土特色,呈現當時烏托邦式建築的理念。然而,墨西哥城首次出現這類超級大樓,與城市本身的比例、脈絡、格調,顯得格格不入。 

從鳥瞰相片所見,屋邨的規模及體量與城市其他地區並不配合。(source: internet)

從鳥瞰相片所見,屋邨的規模及體量與城市其他地區並不配合。(source: internet)

1960年工程開展,在挖掘第三區時,就在已荒廢的教堂旁邊,發現前特拉特洛爾科的神廟遺址,原來這裡曾是祭祀廣場,金字塔式神廟的底層部份、皇宮及祭壇仍完好保留。於是帕尼便把這區的設計修改,變成一個新的公共空間,因結合了古代阿茲特克遺址、西班牙殖民時期教堂及現代公屋群,所以取名為三種文化廣場(Plaza de las Tres Culturas)。1965年,全拉丁美洲最大的公屋住宅項目終於落成。但沒人料到它竟成為近代墨西哥歷史中最悲慘的場地。

三種文化廣場及舊墨西哥外交部大樓,現在地下已改建為六八紀念館。

三種文化廣場及舊墨西哥外交部大樓,現在地下已改建為六八紀念館。

特拉特洛爾科事件

士兵在公寓樓內,用槍指著學生示威者,進行脫衣搜身後毆打。(source:AP)

士兵在公寓樓內,用槍指著學生示威者,進行脫衣搜身後毆打。(source:AP)

1968年夏天,執政黨為籌辦墨西哥城奧運會投入巨款,市民極度不滿。反政府組織正想透過奧運會,向國際社會揭露政府的腐敗及軍警暴力濫權,漸漸學生也加入反政府陣營,提出政制民主化的訴求。時任墨西哥總統避免在國際社會面前出醜,在奧運會舉行前大力維穩,反而進一步激化了城內的緊張氣氛。於是,政府成立了一支防暴警察隊伍,以確保奧運比賽不受抗爭者騷擾。防暴警察亦進入學校逮捕學生及佔據大學,觸發反政府活動蔓延全國,墨西哥城頓成國際焦點。

約萬名學生及平民聚集在三種文化廣場。(source: internet)

約萬名學生及平民聚集在三種文化廣場。(source: internet)

1968年10月2日下午,即奧運會開幕的前10天,約萬名學生在特拉特洛爾科的三種文化廣場,舉行反政府集會,突然有人開火,軍人、裝甲車和卡車隨即包圍了廣場。人群爭相逃避,廣場頓成人間煉獄。諷刺地,區內的寬敞大街及公共空間本是設計的優點,但這個開放設計竟令軍方更易追捕學生。殺戮持續整個晚上,軍警在公屋大樓內逐戶搜查,把搜捕到的學生脫光後毆打,當晚總共有1000多人被捕。究竟有幾多平民遭到槍殺?無人知曉,據學生組織估計,遇難人數大約有300人至400人。

大屠殺25周年紀念碑。

大屠殺25周年紀念碑。

踏入2000年,墨西哥人民終於踢走建制革命黨。2002年,政府才為屠殺展開調查,為死者翻案,並以種族滅絕罪名控告時任內政部長,即由70年代開始擔當總統的埃切維利亞,但最終指控竟然都被撤銷!

七十年代:人口膨脹令城市發展失控

1969年,墨西哥城第一期地鐵落成。

1969年,墨西哥城第一期地鐵落成。

墨西哥城地鐵第一期在1969年才落成,雖然可改善交通擠塞問題,把城市的集體交通距離縮短,但也改變了城市規劃,把貧窮區推到離市中心更遠的邊陲地帶。城市有去中心化的趨勢,多個衛星城市在周邊發展。

踏入70年代,墨西哥城已有900萬人,但城市發展已經失控多年,政府的公營房屋政策失敗,很多新來的村民只好住在私人發展商興建的非法住房區(colonias populares),這些地段條件相對較差,常有季節性洪水,有些更是沿陡峭山坡而建。但因非法住房區可吸納大量新移民,暫時解決城市的住屋問題,所以政府明知此區是非法發展,也只採取「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變相默許它們的存在。然而,這些非法新區違背了土地用途,對城市整體規劃造成破壞,加劇失控情況。今日墨西哥城有近一半面積是非法住房區,近六成人口在這些地區居住,所以它們並不算是貧民區。

大神廟重見天日

阿茲特克的大神廟可重現天日。

阿茲特克的大神廟可重現天日。

1978年,電力公司在大教堂附近進行掘地工程時,竟發覺一塊完整圓型石碑,原來上面刻有阿茲特克的神像。於是考古學家在附近一帶挖掘,才知道原來埋葬在地下的,應該是特諾奇蒂特蘭的大神廟。因大神廟的面積很大,附近有13座在19及20世紀興建的大樓須全部拆除。

被大神廟包裹在內的早期金字塔。

被大神廟包裹在內的早期金字塔。

考古學家花了幾年時間細心挖掘,大神廟終於重見天日。雖然金字塔大部份被西班牙人拆走,但仍保留了底部約四分一,就像橫切剖面一樣,讓遊人探索包裹在內的早期金字塔,也可清晰看到多個時代的雙樓梯及斜牆遺址。

1985墨西哥城大地震

14層高的新里昂(Nuevo León)大樓,在90秒內倒塌。(source: internet)

14層高的新里昂(Nuevo León)大樓,在90秒內倒塌。(source: internet)

1985年,墨西哥城遇上黎克特制7.8級大地震,傷亡嚴重。歷史城區及特拉特洛爾科均位於從前的湖床上,地質鬆軟,地震時這地區的震動更劇。結果,墨西哥城中心的破壞最大,約2800座建築受到損毀,有三分一更是完全倒塌。

特拉特洛爾科公屋區成為其中一個重災區,14層高的大樓在九十秒內倒塌,約500名居民當場死亡。地震後,修補過的大樓仍是傷痕纍纍,屋邨內的居住條件差劣,很多人以賤價賣樓搬走,結果引入更多貧窮戶。今日的特拉特洛爾科成為罪犯天堂,毒品交易、搶劫和汽車盜竊成為區內常態。而且大部份業主沒有盡力保護公用空間,也沒錢去保養大樓,結果屋邨只能沉淪下去。墨西哥的現代主義,勉強捱過天災,但經不起人禍。

倒塌後的大樓。(source: internet)

倒塌後的大樓。(source: internet)

1985年的地震也對歷史城區造成嚴重破壞,許多舊建築損毀或倒塌後,並沒有修復或重建,有些變成廢墟,有些成為貧民的住所,治安變差。進入21世紀,墨西哥城為了活化歷史城區,成立了歷史城中心信託基金(Historic Center Trust),並與私人企業合作,購入具歷史價值的殖民地建築物,翻新後重新包裝成新潮點,把城市的活力再次注入城中心,一洗之前的破舊形象。

今日的墨西哥城──拉美最大城市

墨西哥城的是世界上是著名的塞車之都。

墨西哥城的是世界上是著名的塞車之都。

經過700年的變化,墨西哥城由昔日阿茲特克的文化搖籃,變成今日全國的政經中心。她是拉美最大的城市,一個超過二千萬人的超級大都會(Megalopolis)。但多年來的管治失效令墨西哥城病入膏肓,累積的城市問題難以解決。20世紀的過度發展帶來的後遺症,惡果陸續呈現,更造成連鎖效應,最明顯是食水問題。當年為擴展填土而把湖水完全抽乾後,但卻沒有保留部份作水塘及建造完善的食水系統,結果人口暴增令食水供應不足,要長期依賴地下水,令這個以淤土回填的城市,每年以約13至23厘米的速度下沉。她還有否機會回復昔日光輝嗎?

掘地工程時發覺的完整圓型石碑。

掘地工程時發覺的完整圓型石碑。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