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壹街故事:摩理臣山的白骨故事

2018/1/15 — 6:48

摩理臣山位於灣仔,今日屬於學校區。經歷夷山工程後,當局以摩理臣山道作為原有山丘的標記。然而,昔日此處原是策略重地,戰後港府擬建跨海大橋,縱橫尖沙咀至摩理臣山,卻因安全緣故,最後擱置興建。二戰期間,日軍窺伺該處,予以槍林彈雨,無數平民被炸至骨肉分離,屍首難辨。歷史的叙述中,往往從大處著眼,鮮有記載底層人士的悲痛慘況,然而,這些老弱婦孺耳聞目睹、第一身經歷的一切,亦應該載於史冊,傳之後世。

一八七零年代.港島北岸,圖左山頭即摩理臣山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日本軍隊勢如破竹,進佔九龍半島,劍指港島北岸,相對於駐港英軍的武備薄弱,日寇施以戰機大炮,務求閃擊港島,以最快的時間迫令港府投降。摩理臣山居高臨下,港府於山腳闢建多個防空洞,吸引灣仔大量居民避居該處,而港府亦特設派飯中心,讓寄居防空洞的市民就近取飯,免受饑餓之苦。在眾多的居民之中,老婦梁四率領子女排隊領食,然而,噩夢亦隨之開始。

一八七零年代.港島北岸,圖左山頭即摩理臣山

廣告

日軍的攻港策略,特別挑選人多匯聚之處,施以炮彈射擊,務求掀起恐慌,迫令港府以人道立場投降,免得招致生靈塗炭。當年十二月的某日,日本空軍挑選了摩理臣山作為強攻重點,趁市民領食之際,施以無情痛擊,原本魚貫排隊的市民,轉瞬只見屍身重疊,面目模糊以至不可辨認。梁四在混亂中與子女失散,情急之際,也忽略了自身安全,在人群中左衝右突,終於在屍堆中憑記認找到愛女的小腿,梁四哭得昏厥過去,三日呆對屍首,不願將之埋葬,旁觀者無不動容。

一九三三年.圖左為摩理臣山,其時尚未夷平。

一九三三年.圖左為摩理臣山,其時尚未夷平。

廣告

數日後,日軍再度空襲,摩理臣山硝煙處處,骨血再度橫飛,漫山疊滿肉塊。這次的死傷人數更多,居民惟恐屍體眾多,會併發疫症,於是將屍首悉數投入山穴之中,然後點火焚燒,最後予以密封。梁四其後得知,亡者包括其丈夫及三名兒子,飽受打擊的她完全接受不了真相,導致精神錯亂,整日瘋瘋顛顛,親友或勸其離開傷心地。可是,梁四根本不捨得離開親人骨殖,與倖存的次子居於摩理臣山之顛,並嘗試種植紅薯度日,每逢清明重九,必憑藉山墳憶戰爭。經了一些日子,梁四的精神逐漸康復,然而心神創傷太重,未幾鬱鬱而終。

戰後初年,摩理臣山開設木廠,承築地台之際,掘出二戰時期死難者的枯骨,其後夷山工程,再度發現大量骨殖。當局曾經擬請家屬前來認領,然而纍纍白骨,終難分別姓甚名誰,結果空手而回,令人不勝唏噓。數十年過後,摩理臣山大半已告夷平,今日已成學校村,又有幾多香港老江湖,記得當時此地曾經發生過慘絕人寰的悲痛往事呢?


今日集成中心旁邊的籃球場,圖中的石牆屬於原摩理臣山的一部份。

今日集成中心旁邊的籃球場,圖中的石牆屬於原摩理臣山的一部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