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重分身 ── 讀曾詠聰〈四月的鴉──回楊牧〈閏四月〉〉

2017/1/3 — 11:26

抄寫及攝影:林穎茵(逸中文二)
抄寫地點:進學園

抄寫及攝影:林穎茵(逸中文二)
抄寫地點:進學園

【文:熒惑】

浸大煩惱詩社出身的曾詠聰最近奪得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作品在圖書館可以找到,可以在讀詩的同時研讀評審的意見,不需要認同每一個見解,反而是逐點細心推敲,於己更有裨益。得獎作在此不贅了,不如分享另一首他的詩,題為〈四月的鴉──回楊牧〈閏四月〉〉。

首先要讀楊牧的詩。詩從「有人」開始,寫出「有人雨聲裡醒來,拉開窗簾/看見一隻烏鴉站在髹漆的鐵欄杆/上,看午夜縮形的殘夢/前生一再迷飛的精神」幾句,電影感很強,是一個慢鏡、凝住,然後光影開始迷亂。這個人還未清醒,他的思緒卻能夠「如此集中,沉靜,像他稀釋的/自我,此刻正內斂」,並且「追尋,緣循遲遲的夏日/豐沛的溼度和雲氣,溫暖的/微微的風:」,這好比夢裡不知身是客的李後主,一直回溯進那已然消淡的夢裡,甚至是不知多少是真的前生幻境裡。而在這個時候,楊牧的收筆很獨特,他這樣寫︰「一隻/除卻災厄的黑鳥站在庭院盡頭/太陽在另外的場域,困難/躑躅,見證他猝然分身/雨中站著/在髹漆的鐵欄杆上」,這個人的分身在雨中,讀者的視角從那個人轉移到烏鴉的深瞳中,盯著這個可憐人。然而作者似乎有心讓讀者誤讀,例如是詩中的「困難/躑躅」,可以是太陽(因為在雨中太陽失去照耀的能力),可以是烏鴉,也更像是那個醒來(或者其實未醒)的人。「站在庭院盡頭」的本應是那個人(的分身),而「在髹漆的鐵欄杆上」的本應是鳥吧?卻似乎難分彼此,可以說鳥其實就是那個人的分身,甚至是從雨聲裡醒來的人才是鳥的分身嗎?這些閱讀的困惑作者全部懸置著不提供解答,就加重了詩的迷離感。

廣告

不小心用了那麼長的篇幅來讀楊牧,而其實我是覺得自己誤讀了不少,雖然這並無所謂,本來就是讀詩的一大樂趣。那麼曾詠聰如何回應?呼應原詩,這次一開始就是從鴉出發,回到同一個場景裡,有雨、有失蹤的太陽(還是應該說沒有…)、有茫然的人,而作者用上「我」字去寫烏鴉,相對楊牧用「他」字去寫那個醒來的人,是把詩向讀者拉得更近。先不說形式譬如斷句上的模仿,曾詠聰就是想代入那隻烏鴉把詩重寫一次,並且補完了原來畫面未見的物事和情緒。這存在仿作成分,但是難度要高很多,就像是先把劇本有關主角A的對白背熟了,然後要飾演與他演對手戲的主角B。其實這種轉換視角的手法在小說裡也出現過,劉以鬯的〈動亂〉就是透過不斷轉變視角去把同一個場景反覆描寫,而生成比電影更生動立體的畫面。說到回應詩的話,很自然想起浸大的胡燕青老師也寫過回應瘂弦的詩,未知是否因此讓曾詠聰生出寫這首詩的念頭?

如果要挑剔的話,楊牧的詩營造了一種魔幻的氛圍,而曾詠聰雖然成功保存了〈閏四月〉的場景,卻因為坐實了詩的想像而失諸迷離的氣氛,好像一手把霧撥開了,尤其「明天在明天以外的世界」是敗筆。總結來說,這首回應詩足見作者的文字功力十足,接下來值得思考的是如何更細密地處理詩語言和氣息,並且擴闊詩的視界。

廣告

附錄詩作兩首︰

〈四月的鴉──回楊牧〈閏四月〉〉 曾詠聰

鴉自鼻敏感裡驚惶,揭開薄雨
瞥見一個人佇立在迷茫的玻璃窗
內,像清晨化開的萎頓
昨夜不再勾連的詞藻
如此安穩,無聲,像我惆悵的
羽毛,此刻正匿藏
避雨,守候離場的炎陽
寡言的欒樹和孤燈,冷漠的
飛散的露:一個
裝著淡然的男人收進旅店背面
明天在明天以外的世界,破曉
躊躇,目睹自己黝黑的分身
雨中驚惶
誠如夾在玻璃窗內的迷茫的臉

〈閏四月〉楊牧

有人雨聲裡醒來,拉開窗簾
看見一隻烏鴉站在髹漆的鐵欄杆
上,看午夜縮形的殘夢
前生一再迷飛的精神
如此集中,沉靜,像他稀釋的
自我,此刻正內斂
追尋,緣循遲遲的夏日
豐沛的溼度和雲氣,溫暖的
微微的風:一隻
除卻災厄的黑鳥站在庭院盡頭
太陽在另外的場域,困難
躑躅,見證他猝然分身
雨中站著
在髹漆的鐵欄杆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