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之花嫁:戳破婚姻的媚俗幻象

2016/3/27 — 3:42

圖片來源:《夢の花嫁》預告片網上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夢の花嫁》預告片網上片段截圖

(慎入:內含嚴重劇透)

今晚的《夢之花嫁》看到一半,忍不住在Facebook呻了一句,「點解明明睇緊岩井俊二,但有睇緊葉念琛嘅感覺」。看完後覺得後悔,亦知道那是極為嚴重的指控,因此覺得有必要寫出我的心路歷程,為岩井平反。(先聲明,我看的是179分鐘導演版,如果您看的是119分鐘版本,您未必感受到我看時的那種冗長感覺。但看完之後您會認為是值得的。)

《夢之花嫁》中眾多圍繞女主角七海的人物,大部分難分忠奸好壞,有些人她以為是天使,但其實是魔鬼;有些扮天使的魔鬼,最後又真來真是天使;有些人你以為是親密的人,但其實是陌生人;有的你以為他不在乎,但其實愛之入骨。這種反反覆覆的錯亂,確實令我想起Stephy在葉念琛電影的一句「呢個世界,乜嘢都係掩眼法,睇見嘅未必係真,真嘅你又冇咁好彩睇到」。(好吧,即使我這麼說,你也會恥笑我「甚麼人讀到甚麼」,我承認我膚淺,也承認最近受鄧麗欣和方力申分手的新聞影響太多啦。)

廣告

其實,我想說(兜)的是,岩井的層次為何會高出那麼多,是因為他並沒有停留在這個「人心險惡、好壞難分」的層次,而是把焦點回歸到經歷這些命運作弄的主體內心,用希臘悲劇式的置之死地而後生,帶觀眾經歷一次七海的荒謬命運,以洗滌觀眾的心靈。

我承認看到電影的一半便判別它,是非常大的錯誤,但相信這種讓觀眾覺得自己是上帝的錯覺,也許亦是岩井計算之內吧。我本想把這種視覺形容為「半人半神」的視覺,但想深一層,這也不對,應該說觀眾的視覺,在於以為自己是神,但最後發現是被蒙在鼓裡的凡人。

廣告

就算我們早知道安室是拆散七海和鐵也的兇手,就算我們看到三分二就能輕易猜到,真白不只是女傭而是住在那間大屋的人,我們其實也有相當的未知;同理,就算如安室這個被認為是幕後黑手的人,也原來不是甚麼都能掌握,最少他掌握不了真白最終還是「放過」七海。而且,儘管最初他只是看上七海的空虛和寂寞,一定會把真白當作是最好最好的朋友,好到會陪她死,所以才選中她吧?他大概也想象不到,七海可以蛻變最後成堅強獨立的她。

這齣電影出現過很多次婚禮、喪禮、搬家的場景,每一次的視點都不同(第一次婚禮是她自己的婚禮,第二次她成為了賓客,而且是為錢而來的臨時演員,因而可以旁觀者的身份,看穿婚姻的媚俗假象,還能像看電視劇般評論新人的狀況;第一次出席喪禮是夫家不知名的親戚,第二次已經是她所愛的人。)每一個這些場景過後,都為七海的人生帶來翻天覆地的轉變,而每一次搬家後,都可以看到,房子雖然依然細小,但她的世界逐漸擴大。

岩井俊二從《青春電幻物語》便開始探討網絡世界在現代都市人生活中的角色,今次《夢之花嫁》多了奇情,少了《青春電幻物語》的沉重到底,更為虛無的人生注入了希望。

此外,電影如其名,當然有探討都市人的婚姻和愛情的意義。很多女生對於婚姻和愛情的幻想,其實都由社會建構給她們。在社會已經一早設定了的狀況下,認為找個有穩定工作、「可靠」的男人結婚是必須的七海,才會像淘寶般淘個男朋友回來;或者真白以性賣錢、以金錢買友情、買幸福,金錢交易令她反而覺得更好,因為如果對方不是真心,這樣就不會消耗掉幸福,也不會因為對別人付出的愛變得理所當然而感到愧疚,因此她反而十年不見疼愛她的母親。

有些女生,一輩子可能都不會遇到教她們椎心的人,反而可以安穩地拍拖結婚生兒育女,無風無浪地過一生,並視之為無比幸福,但當這種虛浮的假象被戳破,卻反而是妳面對本真的自己,為人生開展更多可能的契機。比方說,七海在第一段婚姻關係中,即便丈夫事實上沒有背叛她、欺瞞她,但二人卻根本互不信任、互不了解,愛情泡沫一觸即破;但當她第二次披上婚紗,即使知道對方是她以前認為的「不潔」的人,甚至確確實實在背後做很多動作,欺騙了她,但她仍然無悔地去愛,過後回想起這段關係,仍會懷念,仍會感恩。

除了岩井,我還想為黑木華平反。無錯,今次由於黑木華的造形象極岩井的愛將蒼井優,而令人覺得他有意找黑木代替蒼井,但蒼井的地位根本無可取代就不用說,其次是黑木華本身也有其獨有的立體感,而不是誰人的替代品。甚至今次七海這個角色,找蒼井來演未必如黑木來得好,原因是蒼井「仙氣」過盛,未能讓那些自命多次遇人不淑、受盡情傷的寂寞都市女子,如我,輕易地代入七海的角色,然後跟隨著她的心成長。

談到選角,不得不提的是,飾演真白經理人恆吉的演員,其實是前當紅AV女優夏目奈奈,夏目曾經當過電視記者,其後加入AV界,拍過多部經典作品,引退後才轉型為藝人。這部電影有部分也算是讓AV女優道出心聲吧。

要知道,社會除了為女人們建構對婚姻之幻想,也為我們界定了何為好女人壞女人,出軌的、拍色情小電影的女人,都是骯髒的、邪氣的、不自愛的女人,就如鐵也的母親批評七海那般。為何由七海的母親口中說出那些傷人的話呢?觀乎社會上,對女人批評得最兇狠的,往往都是女人吧。社會上一般活在假象中的女人,往往都要依靠批評其他女人,以維護自己「好女人」的地位。而七海最終也總算看穿這個幻景,不再嫌棄當AV女優的真白(和她的同行),不再認為成為人妻才是女人最安穩的出路,豁然地擁抱自己的過去和當下的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