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女芭蕾》點評 — 充滿細節的好戲

2019/1/3 — 15:03

《夢女芭蕾》(Girl)劇照

《夢女芭蕾》(Girl)劇照

【文:檸檬】

《夢女芭蕾》(Girl)是比利時新晉導演 Lukas Dhont 首部長篇劇情電影,以 Nora Monsecour 的故事真人真事改編,記述處於青春期的男兒身女兒心的 Lara 憑著努力,獲全國最高芭蕾舞蹈學府錄取,同時接受荷爾蒙治療,並預備成年後接受變性手術,向成為一個女人邁進。對於一個青年人來說,兩者同時兼顧談何容易呢?《夢女芭蕾》就是記錄 Lara 在追逐這兩個夢想途中所遇到的掙扎。

這幾年不論是歐美,抑或是亞洲,都越來越多以性小眾為題材的電影,而且還在國際影壇屢獲殊榮。《夢女芭蕾》令筆者想起《丹麥女孩》(Danish Girl)。後者記述的是主角女性身分覺醒的過程;前者則記述女性身分早已覺醒的 Lara,在生理上成為女人前所感受到的掙扎。

廣告

具體劇情方面,筆者就不多着墨了,畢竟已經有不少評論寫過,而且變性人說感受到的社會同輩杯葛、內心對自己生理性別的排斥感、愛情路上所遇到的困難,相信不用筆者多寫亦不言而喻。《夢女芭蕾》吸引之處,筆者認為就是以芭蕾舞作題材貫穿劇情,一方面為電影加上藝術感及新鮮感,另一方面為原本煩惱重重的 Lara 再加重了一層負擔,令 Lara 內心戲更加肉緊。

《夢女芭蕾》在情節上所表現出的對比關係為電影增色不少。生而為男人的 Lara,刻意用膠紙遮蓋男人的性徵,模仿女人的行為;在性別上不完美的 Lara 卻愛上芭蕾舞這種力求完美的藝術;芭蕾舞校女更衣室內一群豐滿裸女中存在著唯一一個沒有胸部的 Lara,這些對比為故事的張力起關鍵作用。

廣告

比起劇情,筆者更佩服電影的表達手法。有一幕 Lara 送完弟弟 Milo 上學後的第二天,Milo 突然發脾氣不肯換衣服上學,還故意以 Lara 以男生身分生活時的名稱叫 Lara,說到這裡,筆者想大家也聯想到發生了什麼事了吧。導演刻意完全沒有解釋 Milo 在學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種故意的留白反而表達出更多的意思及可能性。爸爸為了 Lara 搬到新的學校,弟弟因為姐姐轉到新的學校,弟弟是因為要適應新環境而不開心?因為交不到新朋友呢?因為被人看見 Lara 與眾不同而遭嘲笑(Lara 送 Milo 上學時被老師問到她是否 Milo 的姐姐)?還是在學校介紹家人時,因為 Lara 而被人揶揄呢(Lara 自己在新學校自我介紹時,的確有提及家人)?都有可能。

另一幕,Lara 在舞蹈學校經過一番劇烈的芭蕾練習後,進入了單人衛生間,脫下芭蕾舞鞋,洗著自己滿是鮮血的雙腳,喝下幾口水,摘掉緊貼下體的膠紙,站在馬桶上,打開一扇窗,伸出頭大吸一口氣。這幾個簡單的連串動作充分表現出 Lara 要邊兼顧芭蕾舞練習,邊兼顧模仿女人的辛勞,當時的她想必已經到達極限,累得想要喘一口氣呢。

筆者只可以說導演的安排實在是太細緻了!Lara 練習時,即是汗流個不停,氣喘到不行,她也不會喝水。同學在休息時間喝水時,Lara 偷瞄了一下,又望到其他地方去。畢竟她用了膠紙把下體遮蓋了,每次上廁所都要大費周章把它拆掉。膠紙緊貼著皮膚,而且下體還有體毛,Lara 每次上廁所想必也是酷刑吧!再說,Lara 要上廁所,就要看到她所厭惡的生殖器官,透過她忍著不喝水的舉動,我們也感受到了她對其女性身分的堅持呢!

說到 Lara 厭惡她的男性生殖器官,筆者看得出來導演在許多畫面上都盡量亦借位或跳過鏡頭的方式避免影射出她的男性生殖器官。這本就是三級片,就算是在外國,也想必是兒童不宜的電影,原本大可以不用避開這些鏡頭。導演這樣做會不會就是要附和 Lara 呢?正如前文所說,Lara 討厭看見自己的生殖器官,避開這些鏡頭是不是同時要影射出她這樣的心理呢?也許只有導演自己才知道。

《夢女芭蕾》確實是一部好電影,令人難以相信這是 Lukas Dhont 首部執導的長片電影,可惜未能入選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以這部電影的預算及質素來看,筆者相信年僅 28 歲的 Lukas Dhont 未來定會製作出更多好電影。

 

作者自我簡介:熱愛研究文化藝術哲學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