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佛普拉斯》—貧是黑白,富是彩色?

2018/1/1 — 18:23

《大佛普拉斯》劇照

《大佛普拉斯》劇照

【文:電影‧宇言】

《大佛普拉斯》是台灣導演黃信堯以自己於2014年入圍金馬獎的短片作品《大佛》延伸出來的電影,「普拉斯」是plus的台語讀音,此作令導演再次入圍2017年的金馬獎,更奪得多個獎項。

電影將貧富分為二元,當中某些社會層面和人物設定可能較為刻板,但這種設計無損編導對貧窮階層的細緻描寫,幾位無財無勢的角色肚財(陳竹昇 飾)、菜埔(莊益增 飾)和釋迦(張少懷 飾)的世界雖然沒有色彩(他們的故事在整部電影都以黑白呈現),同時有不同又較差的背景,如有不光輝的過去(肚財曾經入獄)、有不完整的家庭(菜埔家中只剩下媽媽)、孑然一身的人(釋迦獨居一處),但是每個人的思想都比較簡單,雖然他們沒有豐富的娛樂,只能靠拾荒或身兼數職來賺錢,但各人之間相處是較為真誠,縱使言語間時常互相嘲諷,總算在沒甚未來的日子中互相扶持。

廣告

相比起來,富有人士的世界絕對是色彩繽紛(電影中只有富者出現的場面都是彩色),文創藝術老闆啟文(戴立忍 飾)既有優厚工作,也過著聲色犬馬的生活,但這個世界充滿虛偽,尤以他跟一位議員與一眾佛道中人會面的情節,各人你一句我一句「阿彌陀佛」,平日卻盡是各懷鬼胎、口是心非、做著不見得光的事的人,就算啟文有不同的女伴,也是對不同人都說「愛妳」,統統都顯得富有世界比貧窮世界虛偽得多。

以往如果在電影中插進太多旁白會令觀眾感到煩厭,又或者令人覺得導演為了彌補講故事技巧的不足,不過黃信堯導演自己在本片的旁白未見這個感覺,反而令電影增加不少趣味,源於導演可以適時插進旁白,一方面可以幫助說明故事,再加上其「幽默抵死」的語氣,一時自嘲電影拍攝風格、一時嬉笑怒罵現實社會中不好風氣和狀態、又會讚揚一下自己的電影團隊,讓編導本來想以喜劇方式呈現悲劇的風格更強烈和突出。

廣告

而且導演也懂得在適當時候留白,在電影中有不少場景特意運用行車紀錄片來呈現富者的言行,再透過兩者窺看者肚財和菜埔的對白和表情表示貧窮人士對於富有人士的看法,當中無須直接呈現某些場面已經足夠令人想像他們的行為。加上啟文找上菜埔「慰問」的一席話,也是回應貧富懸殊的問題,反映現實世界中貧窮者根本無力反抗富者的壓迫,只能避免與之發生衝突,否則便可能會有肚財最後遇上的命運。

黃信堯的《大佛普拉斯》帶著滿滿的黑色幽默,有很多地方都令人會心微笑,卻又越看越感到可悲,在在說明貧者越貧,同時也難以擺脫和翻身,面對富者越富的社會,或許更容易充斥荒謬但真實的事情。


作者簡介:喜歡看電影,希望寫關於電影的文章和身邊不同的人分享。個人Facebook專頁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