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之路

2016/1/23 — 10:20

Berlin University, 1850 via Wikipedia

Berlin University, 1850 via Wikipedia

有說大學 (Universities) 是現今保存得最好的中世紀傳統與架構之一。教育在中世紀並不普及;粗略估計,在 1330 年,全歐洲就只有約 5% 人口曾接受教育。這批人口當然是管理社會秩序的權貴及皇族成員;而他們當中,受過所謂「高等教育」者就更是寥寥可數。在以宗教為中心的社會裏,修道院及教堂一直是人們接受正統教育的唯一場所。順理成章地,教學的內容及目的都跟宗教有關。

歐洲最古老的大學位於意大利的博洛尼亞大學 (University of Bologna) ,文獻記載它成立於 1088 年,是西方高等教育歷史的起點。當時一群對法律有興趣的學生年向學者拜師,並奉上金錢捐獻去換取法律教育。這是第一次歷史上有文獻記載的一個以 "Universitas" 自居的學習架構,亦是第一個與宗教無關的高等教育組織。

六十年後,當時羅馬帝國的皇帝 Frederick I Barbarossa 邀請了來自博洛尼亞大學的法律學者,對當時的政制發表意見。因為辯論表現出色, Frederick I 頒佈一項名為 Authentica Habita (又名 Constituto Habita )的命令,賦予學者權利及保護學術自由發展。在這憲法之下, "Universitas" 正式成為被認可的組織,專門負責高等教育;而學者的研究不會被任何外在的勢力或架構影響,換言之, "Universitas" 從此被視為獨立的機構。這是西方高等教育歷史裡其中一塊最重要的基石,因為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等概念由此𧗠生。

廣告

大學的地位崇高,貴精不貴多;經過四百年的發展至中世紀末,全歐洲只有 29 所大學;十六世紀中期,才增至 75 所。而到了十八世紀末,即啟蒙運動 (Enlightenment) 的尾聲,全歐洲(包括東歐)共有 143 所大學。

早期的大學與今天的大學當然有著很大的分別。當年的師生人數不多,大學的架構較為鬆散、學生主導;他們能直接跟老師商討學費等事宜,更有權決定聘用或開除老師。課程沒現代的多樣化,可選科目通常只包括哲學、邏輯、醫學、神學、數學、天文學、法律、語法及修辭法;另外,希臘思想家阿里斯托德的哲學也是早期大學的教學重點。總括而言,早期大學的教學模式與古希臘的師徒制度雷同;而在學術上會多著墨於舊知識的承傳。

廣告

到了十八世紀末至十九世紀初的期間,歐洲的高等教育面對另一次歷史性的改革,正式踏入現代大學歷史的新紀元。當時主導高等教育的模式主要來自德、法兩國。前者較推崇自由思考,後者追求紀律及統一。而德國的改革更為全球未來的大學制度訂下方向。

1809 年德國裔哲學家兼外交官 Wilhelm von Humboldt 被當時在位的普魯士國王召回國,領導全國教育改革。 Humboldt 在任期間,他把中小學公立教育統一,亦成立專責部門研究課程綱要及教科書;另外,他亦設立了州際考試,為未來德國的教育制度發展奠下十分穩固的基礎。 Humboldt 的「大學理念 (Humboldt’s University Ideal) 」在歐洲各國受到高度評價;而他創辦的柏林大學 (Berlin University, 現名為 Humboldt University of Berlin) 更被視為十九世紀歐洲大學的模範;院校人才輩出,哲學家黑格爾和叔本華以及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曾在校內任教,而在此就讀過的學生包括哲學家馬克思與恩格斯及詩人海涅。

Humboldt 的教育哲學深受到瑞士教育改革者 Pestalozzi 的影響,強調以人為本。而行駛此理念的大學主要跟隨三大原則:一)研究與教學的統一 (Unity of research and teaching) 、二)保護學術自由 (Protection of academic freedom) 、三)以哲學為本的學系 (The central importance of faculty of philosophy) ;這些原則都基於大學應該保持中立的基礎之上。Humboldt 常常強調大學是獨立的,運作一定不能被外在的意識形態以及私人利益影響;教與學者都應該能享有追求知識上的絕對自由。因為只有這樣,學術及知識才能無阻地發展、惠及社會。

Humboldt 的教育改革計劃能夠獲得支持,是因為他的理論與十九世紀的學生對高等教育的期望吻合。譬如在 1848 年革命期間,學生於歷史性的 Wartburg Festival 清晰地對當時的大學制度提出兩大期望:第一,是賦予學者無條件的學術自由,第二是讓學生有份參與學校上下教職員的遴選及教授職位的分配。

Humboldt 那標榜自由和獨立的理念乘著十九世紀的自由風氣吹片全球。歐洲各國的新舊大學都開始採用這嶄新的模式運作;而隨著殖民主義掘起,這源自德國的高等教育模式也開始在歐洲以外的地方紮根。當然,北美洲的大學也多以 Humboldt 的理念為基石;以史丹福大學為例,學府的座右銘正是德語的 “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意思為「自由的風在吹」。

活在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年代,「大學」一詞變得越來越輕,輕得好像一下子便會被眼前的污流沖走。可是大學其實是如此強大和堅固的一個理念,它盛載著的,其實是經過了數百年的打壓與戰亂而存活下來的人類產業。所以我們沒有不保護它的理由。如果我們認為踏上大學之路,為的只是找份工作,那我們正在糟蹋大學的本義。現代大學之父 Humboldt 對大專教育的期望是崇高兼極具前瞻性的。他曾經在進諫普魯士國王的信箋中這樣說:

There are undeniably certain kinds of knowledge that must be of a general nature and, more importantly, a certain cultivation of the mind and character that nobody can afford to be without. People obviously cannot be good craftworkers, merchants, soldiers or businessmen unless, regardless of their occupation, they are good, upstanding and – according to their condition – well-informed human beings and citizens.

踏上大學之路,學習知識與技能其實不是重點,因為大學其實並非一所學校,而是一套理念的承傳、一份對自由的追求與堅持。 Humboldt 認為當一個人擁有超卓的知識和技能去應付工作,卻獨欠一些做人的本性時,他如何也不能在自己的事業上飛黃騰達。現代大學的存在便希望透過啟發思考、探索與研究,為新一代注入一份做人不能缺少的信念與渴求。

歷史讓我們發現,真正的大學之路原來並非學業的伸延,也絕非打造事業的跳板,這條路原來是一個成就人業的過程。

參考資料:
Medieval Education in Europe: A force of freedom and submission
Humboldt's Educational Ideal and Modern Academic Education
The Classical German Idea of the University Revisited, or on the Nationalization of the Modern Institution 
Borsche, Tilman. Wilhelm von Humboldt.  München: Beck, 1990. 

延伸閱讀:
University Autonomy: A matter of political rhetoric?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