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問:順/逆流大亨 — 李澤楷

2018/11/11 — 16:07

【文: 范進盈  (香港大學政治與法律系五年級學生) | 圖:香港電台】

香港電台與港大通識合辦的《大學問》講座邀請到商人李澤楷到臨港大分享。李氏家族財雄勢大,作為李嘉誠幼子的李澤楷本可選擇輕鬆過活,享受一個順流的人生,但他卻選擇逆流而上,自立門戶,建立屬於自己的商業王國。今次主持羅永聰與李澤楷在以其母親名字為名的港大月明劇院內暢談近兩小時,由其「富二代」身份和做生意抱負,講到對香港的願景。講座吸引了多達四百名師生出席。以下為當天講座的部份節錄。

聰——羅永聰|李——李澤楷|學——學生|觀——觀衆

廣告

自立門戶?一生最好的決定

廣告

聰: 好多人對你的印象是你有點叛逆。你在一九九四年決定離開你的家族生意,是因為頑皮,還是叛逆?

李:如果對社會沒有負面影響的話,叛逆有何錯?

聰:雖然你離開了家族生意,但「富二代」這個身份一直跟著你走,有沒有令你覺得自己的努力被輕視?

李:没有。凡事都有兩面,早年我得到前輩的忠告,是無價的,但我這(富二代)身份也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關注。家族生意有很多固有的競爭者,即使沒有招惹他們,他們都會存有敵意。

觀:城中不少知名兄弟之間都有一種sibling rivalry (兄弟之爭)。如何應付兄弟姊妹之間的競爭?

李:我只能說,我一生最好的決定就是九四年自己開公司。

香港需要國際資訊

聰:直至今天,大家依然經常重提,你廿多年前出售Star TV 予傳媒大亨梅鐸。現在你的傳媒生意包括收費電視、免費電視和報紙。很多商人辦傳媒都是為了增加影響力,你是不是呢?

李:我沒有這種需要。如果早年我沒有辦傳媒,今天還會不會?「九成九唔會」,因爲傳媒不是一門容易做的生意。

聰:那麼會否賣光你的傳媒生意?

李:不會,很多同事仍很拼命工作。

聰:你旗下的《信報》是香港財經報紙品牌之一。現時很多報紙都是由資本家操控,你認爲「報閥」(oligarch)對香港有什麽影響嗎?

李:我不批評同業的做法。我對《信報》的員工和總編只有兩個要求。第一,一定要秉承報紙創辦人做到的水平和公信力。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爲我是長期讀者,十歲已開始看這份報紙。第二,我要求比以前做得更好的,是要涵蓋國際資訊和消息。香港社會有一個嚴峻問題,我們需要更多了解國際與國内的文化知識。香港是一個完全開放式社會,國際資訊不可或缺。

支持財富再分配

學:「國進民退」是最近內地最熱話題。同時,多家香港上市的國營企業,在今年改寫了章程,加强了共產黨在公司的地位。作為商人,你有何看法?

李:廿多年前,我堅信「積極不干預」與「自由經濟」。但回看過去十多年,以英國脫歐和美國民粹化爲例,英國倫敦與倫敦以外地區的人均收入差距猶如兩個國家,美國大部分城市的人均收入除通脹以外沒有增加過。如果社會裏只有一撮人收入和生活得以改進,而其他人民得不到利益,這是一個需要正視的問題。「積極不干預」是有問題的。當然,如果政府實行錯的經濟政策,可能比「積極不干預」對社會做成更大的損害。

學:中美貿易戰已持續數月,有些人說,香港是不是要和中國的經濟「攬住一齊死」呢?你認爲香港人在這個大風暴應如何自處?

李:香港的經濟體系一直是開放型的社會,以前美國只是打噴嚏, 香港股市都塌下來。香港人一向善於「執生」,知道何時「馬死落地行」。我們不能固步自封,應盡量謀求國内和海外的知識和文化,因爲香港有別於中、大型的經濟體,(這些經濟體内)不需要知道國外情況都可以做大生意。

香港的優勢和危機

聰:香港的最大的痛點是什麽?如何為香港醫病?

李:香港最大的優勢是「一國兩制」,不管是「大灣區」還是「一帶一路」,有龐大的經濟體制在香港背後,兩制令香港繼續有優勢。千萬不要傷害「一國」,令我們失去「兩制」。如果沒有「兩制」,這是香港最大的危機。

《大學問》- 〈順/逆流大亨——李澤楷〉11月11日星期日晚上10時,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11月14日星期三下午6時,無綫電視翡翠台播出,港台網站www.rthk.hk、流動程式RTHK Screen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觀眾亦可於港台第一台《大學堂》節目收聽本節目的聲音版。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allofwisd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