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時代》不止股市,還有政治

2015/4/20 — 19:33

睽違十八年後(上次重播為 1997 年),《大時代》這齣「神劇」,是夜重現螢幕。

提起《大時代》,許多人馬上想起「丁蟹效應」、「大奇蹟日」。因此自無綫宣布重播劇集以來,升斗市民以至大眾媒體,最關心的都是,「丁蟹效應」會否再現?因大陸資金而大幅飆升的香港股市會否因而插水下跌?

《大時代》,彷彿跟股市劃上等號,而且是唯一等號。

廣告

香港普及文化的學者,卻有另一番想法。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馬傑偉,1996 年出版《電視與文化認同》一書,分析電視劇集與香港身分認同之間的關係。為此,他對《大時代》進行了文本分析,並走訪了多位劇集的幕後人員,包括監製、經理、編導、創作主任和副導演,然後呈現出香港的電視劇集,如何呈現政治與社會實際的權力關係。

廣告

今天,大家每次提起《大時代》,都會想起「丁蟹效應」,以及股市。但馬傑偉當年卻從幕後創作人口中發現,劇集的故事主線在醞釀初期,原來有數個方案:

方案一:透過美國未來學家 Alvin Toffler 式的預測,描述九七後香港的變化。

方案二:九七香港回歸中國之前股市大跌,故事也圍繞股災發生。

方案三:1997 年大亞灣核電站發生爆炸。

方案四:故事始於 1994 年,香港股市的恆生指數暴升 4,000 點。

四個方案,各有賣點,但馬傑偉分析,對無綫這商業電視台而言,第一個方案略嫌過於分析性;第二、三個方案的題材則有明顯的政治含意,或引起爭議;唯有第四個,戲劇性之餘,又不失樂觀,自是最佳選擇。

如果我們談九七前後的問題,某些人可能「不高興」。負面的東西,也會嚇怕觀眾。如果說得太實,觀眾會覺得太重;如果說得太浮,又不好看。

— 《大時代》其中一位幕後製作人員

商業電視要看廣告收入做人,自然自設禁區,遠離政治,逃避爭議,免得嚇壞觀眾,同時趕走客戶。於是,(今晚播放的)《大時代》第一集的故事,正是由港股於「大奇蹟日」暴升四千點開始;劇集的主線,主要圍繞股市,講述方展博、陳萬賢、丁蟹等人之間的金錢角力;劇中呈現的香港社會,雖橫跨七十到九十年代,卻一直政治平穩;劇中股市的起落升跌,跟社會大事(如戴卓爾夫人和鄧小平)並無關連,純粹為主角們明爭暗鬥的結果。

換言之,整齣劇集都看似跟政治無關。

只是「看似」。因為馬傑偉的研究發現,當年劇集播出後,部分觀眾竟有頗政治化的解讀。

一方面,這可能跟《大時代》的劇名,以及其「片頭」(以香港維多利亞港夜景為背景)有關。這一切,都彷彿在暗示,整個故事在香港一個重要的時期發生,甚至令即將面臨九七回歸的觀眾產生期望,以為劇集會描述香港社會的時代變遷。

但更重要的原因,在於看似無關政治的劇集文本本身。

《大時代》跟《網中人》不同,劇中完全沒有大陸人的角色,不像《網》劇的程燦(即「阿燦」),來自內地,粗魯成性,跟於香港土生土長的程偉(周潤發飾)形成對比,因此理應不會產生香港人和大陸人的歸類問題。馬傑偉分析文本時,偏偏觀察到《大時代》劇中兩大家族 — 方家和丁家 — 的背景以至行為,卻隱約表現香港人和大陸人的分別,產出對比的效果。

反共的意識,因而隱藏在正反兩個家庭的對立關係中。

原圖出自《電視與文化認同》,馬傑偉著。此圖摘自《影視香港:身分認同的時代變奏》,馬傑偉、曾仲堅著,頁 86。

原圖出自《電視與文化認同》,馬傑偉著。此圖摘自《影視香港:身分認同的時代變奏》,馬傑偉、曾仲堅著,頁 86。

譬如說,劉松仁飾演的方進新,於西方接受教育,過的是上酒吧、聽西洋音樂的閑適生活,他懂得彈鋼琴,還喜歡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這首歌;他的兒子方展博(劉青雲飾),則精於英文朗誦;相反地,丁蟹日常引述的,卻多是中國傳統諺語。又例如,方家上下的名字(方進新、羅慧玲、方展博、方芳、方婷、方敏),都是香港人如你如我常用的名字;反之丁家中人的名字(丁蟹、丁孝蟹、丁益蟹、丁旺蟹、丁利蟹),卻全部予人橫行霸道且利字當頭的負面感覺。

香港人喜歡方家,痛恨丁家,也另有根據。方進新七十年代曾為股票大亨,後被誤會橫刀奪愛而被丁蟹打至昏迷,醒來後智力失常,後更死去,方家由豪宅搬上唐樓,再轉到公屋(現馬鞍山恆安邨),兒子方展博炒賣股票,起起落落,最後獲取巨利,「分享殖民地在八十和九十年代的經濟果實」。馬傑偉指出,劇中的這些細節,成功喚起了香港人的集體認同。

反之,丁家上下的背景卻是迥然不同。他們憑空而來,行事詭秘,人物背景從不具體,甚至成為「入侵」方家的邪惡勢力:丁蟹想逼玲姐(方展博的繼母)嫁給他,其次子多次強姦方家幼女;甚至乎,《大時代》首集頭十分鐘已經交代,方家上下(除了方展博)全部都是被丁家害死。

方家與丁家的鮮明對比,本來無關政治,但放到一九九二年的香港社會氛圍裡,促成了部分觀眾的政治化解讀 — 在當年的流行雜誌、電台節目,都有觀眾反映,說丁蟹的角色像共產黨,隱喻九七後中共入侵香港。

馬傑偉因而作出結論:

從文本中的角色,我們可以發現,丁蟹性格暴戾,卻常自以為有道理,這都與香港人心目中的共產黨員的流行形象十分相似。

— 馬傑偉《電視與文化認同》

也許更有趣的是,《大時代》的故事,本來在製作初期因著幕後人員的種種考慮,而壓抑了政治含意,成為純粹的炒股故事。偏偏在劇集播出後,觀眾們卻從文本字裡行間隱晦的角色描寫,配合社會大環境的集體情緒,作出政治性的解讀。

1992 年《大時代》首播的香港,民心動盪。對於回歸,對於中共,對於丁蟹,香港人惶惶不可終日。

事隔廿三年,《大時代》再現螢幕,跟現實中的大時代再次交匯。在香港經已回歸,中共不再神秘,股市忽爾波動的今天,觀眾們收看劇集,旁觀方家與丁家的恩怨互鬥,究竟又會作出怎樣的解讀?也許值得社會學者再次研究,重新分析。

*     *     *

參考文獻:

馬傑偉,《電視與文化認同》,香港:突破,199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