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男孩手繪大頭外星人,盼以藍調療癒人心

2019/11/6 — 21:43

「WuSoul 胡鬚」是一個頭大身小,頭臚充滿坑洞的外星人。在 Joe 筆下,他的傷痕與身心,總跟香港人在一起。

「WuSoul 胡鬚」是一個頭大身小,頭臚充滿坑洞的外星人。在 Joe 筆下,他的傷痕與身心,總跟香港人在一起。

【文:Gi @ Trial and Error Lab、圖:Andy Wong & Joe @ Trial and Error Lab】

28 歲的插畫家 Joe(陳家曦),長着小鬍子,頂着小帽子,比同齡人看來成熟。最近幾個月,他畫下不少畫作,為香港人打氣。而過去每每在手作市集遇上他擺檔,他亦總是寡言地作畫,當有人到來搭訕,就微笑聆聽,雙手奉上以「WuSoul 胡鬚」為名、寫上雋語的插畫明信片給對方鼓勵。年輕的他,究竟經歷了甚麼,讓身心、畫作與文字早早脫去稚氣,專注以畫作療癒人心?

28 歲的插畫家 Joe(陳家曦)希望以一個外星人的角度作畫寫字,以畫與雋語安慰人心。

28 歲的插畫家 Joe(陳家曦)希望以一個外星人的角度作畫寫字,以畫與雋語安慰人心。

廣告

受《小王子》啟發繪畫外星人

廣告

Joe 自言小時候已不像同齡人,只隨心而行:「一有空就畫畫,對人的心靈特別感興趣,不在意同學們在玩甚麼,但又愛觀察別人,一副既抽離又合群的樣子,是否很討人厭呢?」其實他人緣不錯,擁有一份安靜與淡然,令身邊人很安心。他也愛閱讀,《小王子》是他的床頭讀物,「很喜歡這略帶憂傷的外星故事,渴想自己也能畫這些線條簡單,卻又很有深意的畫作,於是就日夜練習。」自小不隨波逐流,但大學時竟升讀最講求潮流的時裝設計系!「其實也不錯啊,既可鍛鍊顏色的敏感度,也訓練了我的畫功。」

畢業後他的確沒當上時裝設計師或買手等主流職業,「不想走進時裝的洪流,而且學習佛學也有幾年,就想到不如自創一個人物,把心中相信的價值跟人分享。」於是他以外星人為藍本,命名為「WuSoul 胡鬚」,頭大身小,頭臚充滿坑洞與傷痕,眼睛與嘴角總向下垂,只穿藍衣;臉上掛上一副抱歉的神情,卻緊抱一顆心。線條沒有小王子的影子,卻同樣叫憂傷的心共鳴。

但這樣的畫作,會有人想買嗎?

戴上「WuSoul 胡鬚」頭臚帽子擺市集的 Joe 十分可愛,大家下次要認住他,打個招呼。

戴上「WuSoul 胡鬚」頭臚帽子擺市集的 Joe 十分可愛,大家下次要認住他,打個招呼。

手作市集遇上知音人

原來 Joe 畢業的 2013 年,香港剛興起手作市集,他把多年來的想法撰寫成句子,譬如:「若你感到孤寂,總有大海抱你入懷」、「世界上總有快樂的事情。可是剛巧沒落在你身上」、「抬頭吧,總有一顆不瞭解自己的星星,在不遠處看着你」等,再以水彩及電腦繪畫「WuSoul 胡鬚」,印製成明信及紙品。

「那時在手作市集擺檔的人不多,租金尚算便宜,成本較低,我才有勇氣把作品跟人分享。」如此他就開始擺攤人生,平日接設計工作,週末擺檔,「我隨緣而不刻意規劃人生,但努力做好當下的工作。」

幽默的「自療自己的方法」明信片,是 Joe 的「拿手小菜」。

幽默的「自療自己的方法」明信片,是 Joe 的「拿手小菜」。

作品漸漸為人認識,購買多是工作數載的年輕人:「不少客人跟我分享職場煩惱,說我的畫作給他們一股力量;然後我又會用他們的故事為素材,畫後來的畫。」但他更多的創作意念,是來自佛學:「我們有句格言:『倉之財不及身之財,身之財不如心之財』,說的是社會地為雖不及健康,但還是心靈富足最重要,我常以此自省別追求主流價值觀。還有一句你一定要寫,叫『一念三千』,這句話很深奧,但我理解其中一個意思,是我們每個人的想法也能影響別人。」他相信用「WuSoul 胡鬚」之名作畫,或者也能給別人帶來安慰與力量。

當然,在大大小小的市集,他也認識不少工藝師及插畫師,彼此鼓勵。2018 年,更跟幾位同樣在文創界剛起步的好友,加入 Trial and Error Lab 成為實驗室伙伴,在品牌與創作上作出更多嘗試,「其實我一直猶豫要不要繼續畫畫,因 2015 年開始當全職補習老師,小孩子很可愛,也帶來穩定收入,但工作亦很累人。」這幾年他的品牌亦似難有寸進,年前更曾生產一款看來有趣但沒人欣賞的外星人耳環,讓他沮喪:「我家還幾十隻存貨,叫誰人戴呢?哈哈,真的很 error!」

最近 Joe 為品牌「WuSoul 胡鬚」出版一系列產品,包括小書、月曆、明信片、書籤等紙品。

最近 Joe 為品牌「WuSoul 胡鬚」出版一系列產品,包括小書、月曆、明信片、書籤等紙品。

進到 Lab 後,參加過一些品牌建立課程,也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同行,對他帶來啟發:「導師建議我生產更多適合市場又符合我風格的產品,如木框畫、紙膠帶、眼鏡布等,果然在市集反應不錯,令我回復信心。」今年他更成為某大型市集的主題插畫師,以他名義生產一系列限定產品,「我的畫作能做成大型展示板,好感動呢!」他亦更勇於以畫作回應社會。

「但當地球變得愈來愈陌生,我身為一個外星人,只隨心而行就好。」Joe 拋下一個玄妙的答案。或者,懂他的人,就會懂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