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英博物館策展人霍吉淑:清瓷完美 明瓷每件獨一無二

2015/6/24 — 17:16

大英博物館亞洲部、大維德藏品資深研究員、策展人霍吉淑女士。攝影記者:Nora Tam

大英博物館亞洲部、大維德藏品資深研究員、策展人霍吉淑女士。攝影記者:Nora Tam

(原文刊於南早中文網,經作者授權刊登)

我覺得(明朝早期的審美)是有規模的並且有質量的,因為這不僅和器物相關,還關於明朝前期建築和文學以及(皇帝)難以想像的雄心抱負。──霍吉淑

今年三月在紐約亞洲藝術週上,中國古董教父安思遠 (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 1400多件生前藏品拍出了總成交額超過1.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8億)的高價。安思遠被稱為最後一位極大宗的中國藝術收藏家,他的收藏規模和成就離不開中國藝術品因為戰亂等歷史原因大批量流傳到西方。

廣告

安思遠去世後,按照遺囑,他的藏品需在拍賣會「七日內散盡」。這也意味這在他之後不太可能會再有一位西方收藏家擁有如此高質量和數量的中國藝術品。而悉數買走這些藏品的,據說十有八九是來自中國的買家。那麼這是否意味這中國藝術品已經到了回流的高峰?

安思遠之熱,只是「中國風」的一個點。縱深回望,去年3月大英博物館亞洲部、大維德藏品資深研究員和策展人霍吉淑 (Jessica Harrison Hall) 女士和牛津大學藝術系教授柯律格 (Craig Clunas) 合作策劃了「明朝,改變中國的50年」 (Ming:50 years that changed China) 在大英博物館展出並且取得巨大的反響。

廣告

在中西文化交流200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有一種現象被稱為「西映東輝」,也就是西方的藝術形態影響到東方的藝術形式,之後再重新傳入西方為西方人所喜愛。

霍吉淑女士所供職的大英博物館擁有最多的海外明朝瓷器的收藏,但究竟有多少,迄今為止卻沒有一個官方說法。

趁此番霍吉淑女士參加香港亞洲藝術週 (Asia Week Hong Kong) 並在邦瀚斯拍賣行 (Bonhams) 舉行講座之際,《南華早報》中文網專訪了這位中國瓷器專家,以她的視角來看東西方文化往來的痕跡是如何鐫刻在明朝青花瓷身上。

傅:您去年在大英博物館策劃的「明朝,改變中國的50年」展覽在藝術界引起轟動,現在回頭來看這個展,您有什麼樣的感覺?

霍:那真是很棒的經歷,因為我們 (大英博物館) 和中國10所博物館進行了合作,同時我們和全球15家機構合作,光我們了解的就有500篇平面媒體和網絡的報道,當然我們不知道的也許有更多。

傅:您認為是什麼原因吸引了那麼多關注?

霍:我想是因為這是一種新的研究:第一次在大英博物館做一段特定時期的中國藝術展。因為中國有非常悠久的歷史,通常人們都只看2000年的中國歷史,或者整一個朝代。但我們想做的不是看整個明朝300年的歷史,而是縮小到50年。很有趣,你可以看到那個時代的中國的一個朝廷以及和其他國家的關係,這是一個新嘗試所以非常有趣。一些展品人們從來沒有看見過,這也很有意思。我們為了這個展覽做了將近5年的準備,得到了來自世界各地人們的幫助,才成就了這個獨一無二的展覽。

傅:你們 (大英博物館) 從中國的博物館借了很多展品來做這次展覽,您覺得這次合作怎麼樣?

霍:這真是太棒了!我很感激能和那麼多博物館合作,其中一些博物館和我們有很長時間的合作關係,有和我們有超過20年合作關係的博物館,還有一些是首次合作。他們在時間的給予和專業技能上支持都非常慷慨大方,他們所有都對這次展覽的成功貢獻良多。有三分之一的展品是來自於中國博物館,三分之一來自於大英博物館,還有三分之一來自於美國、歐洲和英國世界其他的博物館。

中國的那部分展品非常重要,一些挖掘出的考古材料來自湖北、山東和四川的博物館,還有傳承下來的展品來自北京故宮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館。

傅:展覽中的一部分為媒體提及重點是青花瓷,是因為您特別喜歡嗎?

霍:青花瓷只是一部分,還有書畫、織物、漆盒、家具還有首飾等,青花瓷實際上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明,改變中國的50年”展出的景德鎮明宣德青花纏花紋扁壺 圖片來源:大英博物館網站

“明,改變中國的50年”展出的景德鎮明宣德青花纏花紋扁壺 圖片來源:大英博物館網站

根據考證,扁壺的造型很有可能直接來源於伊斯蘭玻璃器或者金屬器。明早期青花瓷上面的圖案來源於伊斯蘭裝飾風格的圖形:伊斯蘭器物上常用幾何紋,而中國傳統的紋飾不會用不規則切割的幾何圖形;受到伊斯蘭風格鮮明影響青花纏枝圖案多呈現以藤蔓為載體,花卉穿插其中,呈「C」(亦有作「S」形) 行向想單線蔓延。最明顯例子即是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的永樂青花纏枝扁壺,婀娜繁複的纏枝花紋帶有獨特的C形鋸齒狀枝葉,C形鋸齒狀枝葉也曾出現在13世紀的伊斯蘭器物上。

十五世紀明永樂和宣德青花扁壺糅合了中西方的藝術風格,可想其不僅在當時的明朝受推崇,在彼時伊朗等地也受到歡迎。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明永樂青花纏枝花卉紋扁壺,表面呈明顯C型鋸齒枝葉紋被認為受伊斯蘭文化的影響 圖片來源:台北故宮博物院網站

傅:南很多媒體都把青花瓷的報道作為一個重點,這也許是因為您是瓷器方面的專家?

霍:我想很多是因為我的專業背景,青花瓷也是最容易為人們所觸碰的一類中國藝術品。如果你要想說一個全球性的商品能引領和影響當地商品,你肯定會想到可口可樂。那明青花瓷也是如此,它是一個典型的代表吸引更多的人來了解明朝瓷器,讓他們發現其他的藝術品也非常好!也就是你用一個認知度高的受歡迎的東西吸引人的注意力,然後展現給他們看一個更大的畫面。

傅:展出的青花瓷是來自一段特定的時期——明朝永樂皇帝在位的時間對嗎?

霍:永樂、宣德和正統,從公元1403到1449這段時間。

傅:永樂的青花瓷和其他時期的青花瓷有什麼不同?

霍:永樂的青花瓷,製造它的配方很不同,是用一種好的土製造,施以更好的釉彩,讓胎質薄而細膩;青花瓷的藍色比以前更濃烈,正好可以燒製成永樂時期的青花瓷,這在1403年之前不曾有過。

傅:那宣德的瓷器呢?

霍:宣德的瓷器和永樂的製作很不同,最大的不同是宣德瓷器的外形樣態有很多種。你會看到一些小如鳥籠裡的鳥食罐,大到魚形罐。他在位的十年內,瓷器的製造有了驚人的進步、並有了更多形態的瓷器出現,

傅:那哪段時期的明朝瓷器最受西方藏家的歡迎?

霍:我不能代表收藏家的角度來說,但我個人而言最喜歡永樂的瓷器。因為它們真的太美了,而且是非常創新的。永樂時間景德鎮製造嘗試了很多新的顏色。現在在北京故宮博物院有一個展覽關於有關景德鎮的技術革新後的瓷器,在那可以看到宣德時期的陶瓷的色澤的革新技術,這是嶄新的質量。

傅:還有形態?

霍:當然還有瓷器的形態,一些受到中東的金屬製造、玻璃製造的影響,有一些成為異域風情,風尚20至30年,之後換成一輪新的風尚。

傅:所以明瓷器的受到很多外來元素的影響?

霍:對,這很有趣。我做過一些研究,也就是這種受到異域風情影響的風尚,是否來自於鄭和航海所帶來的影響,他航海至中東以及東非沿海,也許這種揣測是正確的。但也有可能這種異域風情的影響也來自於蒙古王朝 (元朝) 在北京城所遺留下的遺跡,因為永樂皇帝是分封在北京的王子 (燕王) ,所以他非常有可能能夠看到從蒙古王朝留下來的很多東西。這一些都是會成為對於風尚的外來影響,我們很難確切地把握。這兩種都可能交織成為對於當時明朝藝術流行的影響。

傅:就像「葡萄枝」這個花紋就是中國瓷器上常見的,並受到西域影響的。

霍:對,如永樂的青花葡萄紋碟,還有一些其他裝飾的圖案受到中亞的金屬製品的紋飾的影響,一些波形的設計參照了中亞的金屬器具上的紋飾,很多不同的元素都融合到了一起。

明永樂青花葡萄花卉紋菱口盤 約 AD1420年 2015年3月紐約蘇富比 成交價512萬2000美元 (約合3173萬2854人民幣)  圖片來源:蘇富比網站

中國瓷器上的葡萄紋飾多與別的花草扮演輔助紋飾的角色,在十四世紀元代青花器物上常用作為裝飾紋。但到十五世紀初,葡萄紋飾圖案大行其道,植物紋中的瓜果形態受到波斯文化的影響。以葡萄為主體圖案,寓意農耕時期的多子多福,永樂和宣德這兩個時期過後葡萄紋飾的題材驟減。

傅:如果讓您總結一下明朝早期的審美趣味,您會怎麼說?

霍:我覺得 (明朝早期的審美) 是有規模的並且有質量的,因為這不僅和器物相關,還關於明朝前期建築和文學以及 (皇帝) 難以想像的雄心抱負。你看永樂皇帝,他通過其歷史事件以及他那個時期的器物來展现其航海的力量、強大的雄心壯志來确立他的统治。

傅:所以想到永樂的器物,人們想聯想到「大」這樣的概念。除此之外還有什麼?

霍:還有就是「有質量的」,你看明朝永樂的瓷器、漆器、首飾、金飾…為皇家製造的器物,都擁有非常高超的手藝和技巧。

傅:去年明成化鬥彩雞缸杯在香港賣了非常高的價錢,所以會讓一些人提到明朝瓷器會聯想到彩瓷而非青花瓷這種素雅的,它們是完全不同的審美品味。

霍:不只是兩種,你會看到單色釉、多色釉、青花、霽藍釉、還有綠色的龍泉窯,還有紅釉和甜白瓷…這些顏色又相互關聯,有太多種顏色和形狀的瓷器,而青花瓷也許是其中存世量最多的明朝瓷器,它也是同期最有影響力的瓷器。但是青花瓷只是那個時期眾多瓷器中一種。

傅:但好像中國的收藏家更喜歡買彩色的瓷器,所以對你而言是否向一些收藏家介紹青花瓷比較困難?

霍:是這樣,但很幸運的是我不在商業機構,所以不用特別做這件事。作為博物館的參觀者,他們對各種各樣的瓷器都很感興趣。當你跟他們闡釋一件物品,跟他們說這件物品背後的歷史,他們都會很感興趣。

傅:那我們現在來說一下明朝瓷器和清朝瓷器的區別。因為一些拍賣行的努力,中國的收藏家們會更喜歡買一些清朝的瓷器,清瓷的價格非常高,相比之下明朝瓷器的價格有些被低估。您對此有何看法?

霍:對,但我沒法去評價市場,因為這不是我的專業範圍內。但是說到這兩者之間的比較,清朝的瓷器,有新的色彩技巧,如17世紀問世的玫瑰色,康熙時期的燒製技術可以生產很多顏色的瓷器。如果你有兩個青花瓷,一個來自於清、一個來自於明,你會發現清朝的青花瓷是非常完美的形態平衡,形狀非常完美;但是如果你看明朝的青花瓷,你會發現它有明顯的不對稱。明朝瓷器更像是手工製造的,每一件明朝瓷器都是不同的。所以你看清朝和明朝瓷器,他們是那麼不同,好的清朝瓷器非常完美,我們在大維德基金會收藏的清朝瓷器中有非常漂亮的,讓我非常喜歡的。但我本身會特別青睞明朝永樂的青花瓷和明早期的青花瓷。

大英博物館藏明永樂青花瓷 AD1403–1424 。明早期青花瓷上的花鳥紋飾常承襲北宋院體畫風,比元青花更顯標準化。圖片來源:大英博物館網站

根據蘇富比的資料:此永樂青花花鳥玉壺春瓶是大英博物館大衛德爵士舊藏,妙繪二鳥立枝頭凝神對望,佳瓷傳世無雙。此瓶曾與紋飾相類之扁壺及梅瓶同載於康蕊君及霍吉淑所著《大英博物館大維德爵士藏中國陶瓷精選》,北京,2013年。大維德爵士舊藏且有一明永樂扁壺,前後各繪一鳥,曾入 Richard de la Mare、蘇林庵及玫茵堂雅藏,先後三次售於倫敦蘇富比,1974年4月2日,編號369,1995年10月31日,編號325,2011年4月7日,編號76。

傅:大英博物館收藏清朝和明朝的瓷器比例分別有多少?

霍:我們有比較多的清朝瓷器,相信幾乎所有的博物館都一樣。因為我們有很多外銷瓷,這些都是清朝的瓷器。這和存世量有關,就像宋朝很少有家具和紡織品存世,但是明清有更多的家具和紡織品留存。這一部分和明朝瓷器的存世量有關。人們對於那個時期器物的圖景往往和那些存世的器物有關,如果如果從那些沒能存世的器物這個角度來看,就會展現給你一個完全不同的一面。

傅:您的著作《大英博物館藏中國明代陶瓷》(Ming Ceramics in the British Museum) 得到了很多中國藝術史專家的好評和認可,很多中國學者都會引述其中的考據和篇章,作為一位外國學者研究中國藝術是否會遇到困難?

霍:我覺得首先很幸運的是,這本書被翻譯得很好。紫禁城出版社翻譯并製作了這本書,非常漂亮,做得非常好,他們所作的功課讓我覺得很驚喜。還有另外一本小書,是關於「明,改變中國的50年」這個展覽。你知道中國的歷史太廣闊了,研究的可能性太多,這是最大的挑戰。

傅:所以您寫這些書也會和來自中國的專家們交流,聽說他們因為自己的學術背景給你一些建議,比如說剛剛執掌芝加哥藝術博物館亞洲部主任的汪濤教授?

霍:對,我和汪濤是非常久的好朋友,我們認識超過了13年了。我們在中國藝術領域研究的側重點不同,汪濤主要在中國高古時期和之前。在明朝的研究方面,有很多這方面的中國專家給了我們很多建議和幫助,因為太多我不能一一列出他們的姓名,特別來自上海博物館的學者。

傅:那您今年的工作計劃中是否有和中國藝術有關的?

霍:有,我們正準備發行一本書,是關於明朝的學術會議的論文集,和來自世界各地13位研究明朝的學者一起研究出版。他們中一些會寫明朝早期的音樂、明朝早期的軍事文化和朝廷文化,從不同的話題來研究明朝,這本書預計會在明年的三月出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