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象席地而坐》鴻生難忍 惟有在黑暗中悲鳴

2019/2/26 — 15:48

【文:澄遊】

因為被太多故弄玄虛的所謂藝術片作弄,長片我碰也不敢碰多年了,決定看《大象席地而坐》也是一種挑戰,近四小時片長大部分人都屏息靜氣,影院黑壓壓,電影更黑壓壓。

導演胡波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拍長片,電影技巧竟十分圓熟,劇本、對白、演出、氣氛、鏡頭、色彩、剪接都如行雲流水,天衣無縫,難怪侯孝賢觀影後也驚為天人說「非常厲害,比我們年輕時拍的電影還要好!」

廣告

是太長嗎要剪成 2 小時?一點也不,極無耐性的觀眾如我,亦完全不覺有多餘的片段多餘的話多餘的表情,徐徐沉浸在一個整天都灰茫茫的國度,一天裡,角色個個都是禍不單行,韋布為同學出頭闖下殺人大禍,要出走才發現嫲嫲孤獨的過身了,女友黃玲既要面對男友大難臨頭,與老師私情又通天,于城還未搞清是自己令好友跳樓,又要被迫追捕殺弟弟的韋布,韋布的鄰居王金被兒媳迫去養老院,連相依多年的小狗也被大狗咬死。

荒謬不斷,韋布的友人在一切發生後才承認自己真的偷手機,還説是韋布搞垮的。老師要丢棄黃玲,還說她害了他事業。王金拿着小狗去找大狗狗主,反被罵是王金的狗咬死自己的狗。學校是欺凌不存希望,家是彼此憎恨廝鬥,社會是冷漠靠惡不公義,他們還有路可走嗎?

廣告

電影鏡頭大部份是近境映着角色,周遭景物模糊,一張張絕望無底的臉,一個個我還能做什麼的表情,映在大銀幕上,迫近觀眾,無人能别過臉,都在聽胡波述說世界是如何的糟,如何的嘔心,動容,無法放下,因為的確是。

電影的陰冷色調令人想起奇斯洛夫斯基的《十誡》,黃玲吃蛋糕的樣子和《甜蜜蜜》的李翹直是兩生花,滿州里的大象就是《春光乍洩》的伊瓜蘇瀑布,大象由始至終從沒出現過,各人其實也說不出為什麼要看牠,老人王金儘管說遠走他方的終究不外如是,王金還是再一次上路,和《春光乍洩》的黎耀輝、何寶榮一樣,大家心知去了又怎樣?

電影最後播出胡波的遺照,他隨意紮起長髮、笑意盈盈,但眼神憂郁,電影如許沉重,觀眾也要時間走出來,正如胡波死前四天說創作本身是去經歷幾何倍數的痛苦,是電影是嘔心的世界還是其他令他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呢?是因是果可能就像電影的角色一樣自己也說不清。

鴻生難忍,惟有如大象一樣席而坐,在黑夜中悲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