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隻佬 無可挽回

2016/6/10 — 14:27

《大隻佬》一幕

《大隻佬》一幕

作者按:今年是銀河映像二十周年,《大隻佬》是個人認為最好作品。

知道二十六歲美國人伯格被阿爾蓋達成員割下頭顱,然後被公諸於世。我一直在想,為甚麼這麼年輕有為,一心到人偏遠地區建設電訊系統的年輕人,會碰上如斯慘酷的遭遇。忽然,我想起《大隻佬》的張柏芝!

我們相信因果報應,因為我們希望天理存在。衪自己有一套,不是共產律例不是美國聯邦法,我們幹了壞事,自然有來歷不明的惡果收拾我們,要我們折墮、跌身分證、生毒瘡、性無能……,是人類法理以外的機制。我們希望它真正的存在,因為我們在世上面對太多無能為力的境況,給惡人欺侮,給政府老點,給老闆壓榨,給黑社會強迫拍電影,或者,給人強姦!

廣告

強姦,足足九分鐘,由阿根廷藉導演Gasper Noe執導《Irreversible》中最具話題的一幕。女主角Monica Belluci在一條行人隧道內,給一條大漢夾硬按在地上強姦,全程歷時九分鐘,一個鏡頭直落。如果你想明白給人強姦的滋味,這一幕大概很接近真實了──她不斷持續的慘叫,他用手按掩她的口,她不斷用手抓下他手,而他又用另一隻抓下她要把他抓下的那隻手,結果她沒有成功,他還是進去了。九分鐘,真實在於雙方「沒有停止」過,她沒停止過慘叫哀號,他沒停止過喊叫舒服,最快樂的建築於在別人最痛苦上。然後男的完事,竟然嫌棄女的不懂享受,諸多反抗掃興,於是不斷重拳、狠踢,把女角本來美得不可方物的蛋臉打爆,又是真實得有點過份。

電影是以倒敍法說故事,比《Momento》倒得更乾淨俐落。電影第一幕是事情的結局,飾演女角男友的Vincent Cassel,聯同友人前往地下酒吧尋仇,兩人最後碰上一名大漢,正當Vincent認定此人是兇手而跟他糾纏時,其友人發狠以滅火筒猛力撞擊男人的頭,鏡頭拍得極迫真,幾乎看不出有組接位置,跟我們過往看的借位拍攝,純粹血量取勝的暴力片是完全兩回事。友人手握所使的勁度、面上的獸性、殺人的決心,是任何特技拍不到的。然後看他稍為回氣兩秒,舉起滅火筒再來,一記又一記,鏡頭一直看著大漢的頭顱由裂到爆,由爆到稀巴爛,足足二十三記。不知導演有意暗示因果報應這回事,還是二十多記是爆頭好數目,總之,女角被殺,也足足被痛擊了二十二記加一口濃痰。

廣告

《大隻佬》一幕

《大隻佬》一幕

由配樂開始,導演說明是要挑戰觀眾忍耐力的,聽說不少觀眾看不到這幕的一半就離場了。於是,他們會錯過了酒吧內的群眾竊笑場面,更真正叫人心膽俱裂的,是Vincent Cassel的友人殺錯人,兇手是一直站在被爆面旁邊的另一位,他看到爆頭的代罪羔羊,他也在笑。

人死了,仍要被爆面,是何其慘烈的怨恨。《大隻佬》內也有這一幕,兩名印度人,一個送外賣,一個叫外賣,外賣送到,兩人莫名奇妙的一見面便打,打打打,最後送外賣的打倒叫外賣的,還騎在他身體上,不斷重拳痛擊死者臉面部,直至臉龐跟地板爆烈方止。懂得看穿因果的劉德華,看出兩人前世是師兄弟,師兄被出賣被偷襲殺害,結成今生怨恨,重點是,這麼深的仇怨,說明兩人本來一定很要好,也很信任對方,是毀壞了很深的愛及很重要的信諾,才會有這樣的仇恨。

《Irreversible》的滅火筒撞爆頭的畫面沒有太嚇倒我,我心中忐忑不安的,是打錯了人,報錯了仇,如果滅火筒打在強姦犯臉上,我可能會站起來拍手掌。你強姦人還打爆人家的臉,沒有理會別人痛楚,當然應該承受被爆臉的折磨。只是,誰執法?誰決定該用滅火筒還是棒球棍?有甚麼在背後安排一切,我們做人,有沒有資格執行因果?《大隻佬》劉德華當和尚時,他的好友小翠被殺,他痛毆大樹洩憤時打死了一只小鳥,然後他在大樹下坐了七日七夜,看到了小翠為甚麼會死!也看到小鳥前生幹過甚麼壞事!他看到了因果,就不再做和尚了。他碰上張柏芝,看出張前生是位日本軍官,斬了很多人的頭,他看到她會死。他知道張柏芝心地很好,也有點愛產生了,兩次拯救她,但到最後,張還是被割下頭顱。前世因,今世果,要做好人沒機會,多悲涼。二十六歲的美國人伯格,是不是前生也作過甚麼惡事,今世非要他受如此劇烈的痛楚不可。

《大隻佬》也可以用來解釋《Irreversible》的,兩者都是如此無可挽回,兩者都牽涉因果,《Irreversible》是倒轉來說,《大隻佬》是前世今生來的說。《大隻佬》解釋《Irreversible》被爆頭的人為甚麼會被爆,而爆人頭的,來世也注定要嚐嚐被爆頭的滋味。

那九分鐘的強姦戲,我想了很多很多。行人隧道內曾經有一位途人目睹一切,很明顯,他甚麼也沒有做,甚至連報警也沒有。九分鐘剛開始時,具挑逗味的畫面叫人興奮,情節發展下來,太真實,不到三分鐘,已經變成同情,然後憤怒,繼而很認真很認真的想,自己有機會作為那途人會如何?我想,我也許會拿起滅火筒撞爆那契弟的頭,然後呢,我可能救了本來懷孕的Monica,但自己,很結實的造了殺業。萬般帶不走⋯⋯,劉德華悟性比我高,他最後沒有殺掉孫果,他停止了那個本來無可挽回的因果循環,他一念天堂;我,單是腦內幾番思潮起伏,巳足夠帶自己下地獄。

 

(作者成文於2003年;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