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上人間──讀楊佳嫻〈人間〉

2015/5/22 — 14:29

【文:陳康濤,抄寫:林子諾,攝影:許樂妍】

「人間」常與「天上」對舉,我們說「天上人間」,意思就是指人間的極樂地。楊佳嫻以「人間」為題,寫一段青春愛情往事。青春回憶,總是最堪回味的,種種青澀、任性、衝動、不顧一切……青春的觸動彷彿天上來,可一不可再。

在楊佳嫻的筆下,一開始她也是如此浪漫地描寫她的青春回憶。甫看詩的開首,一切是如此地美好。彷彿有了愛情,就如置身「天上」;好像有了青春,便可不食人間煙火。但真的是這樣嗎?

廣告

楊佳嫻的愛情回憶,不是天上,也不是人間,而是「天上人間」。青春愛情之所以動人,不是因為離地的浪漫,而是在於它是從現實中偷來的樂趣。記得前陣子網上的熱門影片〈一生只想尋找一個肯捱麥記的女人〉,講出愛情的樂趣不必與物質環境掛鉤,有時苦中作樂的日子反而是更深刻的回憶。

畢竟愛情不止是浪漫,至少還有相處和生活。正如楊佳嫻在詩中說,她和情人在性格上本是「兩個僻字」。但她寫相處的困難,竟又是如此地幽默:「常互牴如小牛」,又將床比喻成「沙場」。她和情人同處一室,這一室卻是危機四伏:廉價書櫃隨時可能倒塌,炊具與文稿隨處散置。這小小的房間中,有甘有苦,五味紛陳,這才是真正的愛情樂趣。如果還有人視愛情為避世的仙境,那麼楊佳嫻就告訴我們「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有人煙,亦多丘壑」,這才是愛情的「天上人間」。

廣告

〈人間〉  楊佳嫻(台灣)

自音韻學課堂溜走

那時,幾步穿越迷你路口

靠近那片塗鴉牆,聽見

欖仁葉子木木落下

像時光不規則的計拍器

淡薄的影子閃爍

太陽漲滿紗窗

環顧左右,行人如織,

啊多麼使人猶豫

 

大半時候,你窩在床上讀

我看不懂的書,姿態如此橫放

侷促一旁我讀你不喜歡的書

兩不干涉,其實不以為然

牆漆常剝落,屋角常有蟻隊

我們常互牴如小牛,有限的沙場

而廉價書櫥隨時有塌凹之虞

饗詩書卻未成仙,而仍需炊事,鍋瓢

之外文稿連綿散置,彷彿斗室之中

有人煙,亦多丘壑

 

韻書裡頭,分屬不同聲部

我們可不是緊緊被闔在一起的

兩個僻字?許多年來

欖仁仍有落不完的葉子

總以為自己還是

剛剛自音韻學課堂脫逃

那站在窗下,鼓青春之勇

大聲呼叫你的少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