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水圍女人十六樂坊

2015/6/12 — 13:12

「靜心之聲」是由一班來自天水圍元朗區婦女組成的社區音樂小組。

「靜心之聲」是由一班來自天水圍元朗區婦女組成的社區音樂小組。

【文:梁晞文;圖:香港電台】

一講起天水圍,你會想起什麼?好些日子,「悲情」的陰霾都好像離不開這個地方。不過四年前開始,這裡有一班婦女用她們的歌聲,唱出她們的故事,不單叫陰霾消散,連她們自己的生命也給塗上了色彩。

沒有正式學過音樂,但一班婦女所寫的歌,卻能為社區帶來正能量。

沒有正式學過音樂,但一班婦女所寫的歌,卻能為社區帶來正能量。

廣告

「河邊有人來唱歌,隨歌韻律中起舞,小白鷺遊閒覓食中,歌聲舞步,人共鳥諧和…」天水圍「明渠」旁邊傳來了十六位婦女的歌聲,她們叫「靜心之聲」,這首《天水情懷》是她們一起創作的作品,描繪出她們眼中的天水圍。這十六位婦女,大部份來自這地區,不要看她們唱得這麼投入,最初她們對音樂都沒有概念,甚至自嘲五音不全!

廣告

「靜心之聲」每個月都會相聚,一起創作屬於她們的歌曲。婦女創作的主題,都是發生在她們身邊的事。

「靜心之聲」每個月都會相聚,一起創作屬於她們的歌曲。婦女創作的主題,都是發生在她們身邊的事。

「靜心之聲」是全女班,不過成立這小組的,卻是一位男士,他叫廖承輝(Andrew),現在是「靜心之聲」的領班,2009 年他參加了一個社區音樂導師訓練課程,之後到天水圍一間機構辦社區音樂工作坊,跟一班婦女創作音樂。Andrew 說,其實早在十多年前的英國,社區音樂已相當流行,目的是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寫自己的歌,透過音樂表達自己的想法,「創作的題材很隨意,看看當日我們聊開什麼話題,例如有組員說起洪水橋,我們就會寫下對這地方的感覺,然後請組員嘗試唱出來,即使歌詞和音不相配也不緊要,之後可以慢慢修改。」

華華小時候經常被家人忽略,所以她很年輕便結婚,希望離開家庭。如今她在音樂找到快樂,她放下過去的傷痛。

華華小時候經常被家人忽略,所以她很年輕便結婚,希望離開家庭。如今她在音樂找到快樂,她放下過去的傷痛。

華華是最早加入的組員之一,她小時候得不到媽媽的重視,變得很沒自信,「一個人很孤單,很寂寞,所以讀完書就很快結婚,希望早日離開家庭。」可惜婚姻沒有為華華帶來快樂,丈夫後來有婚外情,二人關係變差,華華最後選擇離婚。

金鳳從前是一位「虎媽」,不懂得和兩個女兒溝通。現在她上課學習如何和小孩子溝通,並發現音樂是一個很有效的溝通渠道。

金鳳從前是一位「虎媽」,不懂得和兩個女兒溝通。現在她上課學習如何和小孩子溝通,並發現音樂是一個很有效的溝通渠道。

另一位成員金鳳十年前搬到天水圍,一家四口生活環境不錯,但她卻因為跟兩個女兒的關係,弄得很不愉快,「我對她們的功課很有要求,如果字寫得不整齊,我會把它擦掉!可能媽媽從小對我的要求都很高,令我不知不覺地套用到我的孩子身上。」

「靜心之聲」到長者中心跟長者分享社區音樂。長者們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作出屬於他們的歌。婦女和長者唱出自己寫的歌,格外開心。

「靜心之聲」到長者中心跟長者分享社區音樂。長者們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作出屬於他們的歌。婦女和長者唱出自己寫的歌,格外開心。

不過參加「靜心之聲」的短短幾年間,華華形容自己被音樂改造了,「我的眼界擴闊了,自信心也增加了,以前沒想到能夠做的事,今天我都做到了!」她更學以致用,用生活題材寫歌鼓勵身邊人:「畫出彩虹心喜悅,妙筆生花添信心,活在當下最緊要。」而金鳳在音樂的薰陶下,也由嚴肅拘謹變得開朗,嘗試將正面的歌詞融入生活中,「放下『家長』的角色跟孩子相處,間中向她們撒嬌,她們就會願意回應。」

或許婦女們的故事毫不起眼,「靜心之聲」也只是社區裡面一把很微小的聲音,但 Andrew 和婦女們都很珍惜每次分享音樂的機會,「香港的主流音樂只探索愛情,缺乏了弱勢社群的聲音,但我覺得人生有很多事情都值得寫成歌。」Andrew 希望婦女的音樂和故事能夠進入更多社區,讓更多人感染到她們的正能量。

Andrew 希望透過婦女寫的歌,讓社會聽到她們的聲音。

Andrew 希望透過婦女寫的歌,讓社會聽到她們的聲音。

一連十集的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音樂‧人間》,十個人物以第一身的角度帶觀眾進入不同階層人士的音樂世界,雖不算顯赫的著名音樂人,但看似平凡的人生卻因著音樂而變得不平凡,他們的故事透過音符落入人間,產生的觸碰而引發的共鳴,化解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建立自己,建立別人。第七集【天水圍女人十六樂坊】將於 6 月 13 日(星期六)晚上 8 時至 8 時 30 分在港台電視 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敬請密切留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