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煞異降》:名留科幻電影史

2017/1/24 — 20:12

《天煞異降》電影劇照

《天煞異降》電影劇照

涉及未來、穿越、平行宇宙等方面的科幻、懸疑電影,容易把重心放在劇情的鋪墊與最後的不斷扭轉(Plot Twist)上,從而忽略了角色的塑造,或難深入去描寫他們情感的變化,與展現所謂的人性內核。一些能較好地處理複雜的劇情,以及角色情感、人性描寫的硬科幻影片,又會在電影語言上遵守某套舊規則、沒有突破;然而改編自《Story of Your Life》的《天煞異降》(Arrival),卻嘗試將這三方面同時兼顧,導演Denis Villeneuve在以打破線型敘述的影像去交代或配合到劇情的同時,也將「人」的主軸拍得深刻。

《天煞異降》電影海報

《天煞異降》電影海報

廣告

故事其實並不複雜的《天煞異降》,可以用一句話來交代,它的切入點相對《Interstellar》這類電影來說,也是顯得較小。但本片從這較小的切入點開始,卻能夠不斷地擴大,可最神奇是,當不斷延伸的劇情發展到後面,又於觀感上,會讓人覺得像膨脹的氣球爆破(沒有貶義的意思),或重新地返回到開始的一個點上(母女或人類的關係、情感)。

注:以下內容有劇透

廣告

電影《天煞異降》講述了人類和外星人接觸、交流的故事,女語言學家Louise(Amy Adams飾演)在跟外星人溝通的中,發現了他們對時間的理解是非線性的;而從影片內提到的Sapir-Whorf理論/假說可以知道,不同語言所俱有的結構、意義和使用等方面的差異,會影響到使用者的思維方式(像你說中文和說英文時的思維方式也不同),所以這點也呼應了Louise所說的,「語言是文明的基石」(但本片同時也反映了語言較負面的迷惑性影響)。當她不斷地學習外星人語言的時候,其思維方式,或者說是她的意識也開始跟著外星人一樣,能突破時間線性的理解(人類創造了「時間」、「空間」等詞彙去認識宇宙,但「時空」的本質是否如此或只有唯一形式,我們並不知道),於是Louise的腦海便能將未來的影像組織起來(但「未來」這個說法不完全正確,稍後再談),且知道了外星人到訪地球的真正目的。

電影《天煞異降》劇照

電影《天煞異降》劇照

本片教我們驚歎的一個地方,是它對外星人文字語言的視覺化處理,簡言之,這些文字語言(外星人的聲音語言和文字語言不同)就像用水墨畫出的圓,內裡伸出的觸角含有很多的單詞意思,但沒有了語序;它們於圓上的隨意排布,令人摸不著頭腦,一如外星人「書寫」在「玻璃」上有時出現的一片混沌,有種既「滿」但又是「空」的感覺。電影《天煞異降》中的這些「圓」,從影像上就已經表達了時間的非線性,所謂的過去(回憶)、現在與未來,實則可以像圓上的單詞一樣,混在一起、沒有受制於先後的順序。由此方面理解,電影或原著能夠聯繫到量子力學的Erwin Schrödinger's Cat假想實驗、多重世界的詮釋,但又超越了它們,即是說,連所謂的因與果的界限也變得模糊不清,這解決了女主角知道結果後會不會重複自己的行徑的問題,因為那「結果」也可能是「起因」,它們連在一起,就像外星人文字語言被視覺化後的那個圓,且又相互地交錯,如圓上的單詞,能夠「隨機」地組合。

電影《天煞異降》不斷出現的蒙太奇手法,正好就相合著這因與果、「現實」與另一時空的互融一體。當「現實」的男主角對大家(包括Louise)說出的「非零和博弈」一詞之後,電影又轉回去另一時空內,女主角Louise以這個詞回答了女兒所提出的問題;有觀眾可能以為這是電影的閃進(Flash forward),但我認為如此的處理方式是一種交流,一種「現實」與另一時空同時進行著的交流;而類似的交流於此電影內也出現不少,包括最後的女主角告知中國將軍他妻子遺言的那段。本片著重以影像去傳達劇本中複雜的思想,且更絕的是,它的結構也像一個圓——首尾相連,形成了一個循環(開頭拍攝主角家裡天花板的鏡頭,於末後也再次出現)。因此,我們從高一點的角度來看,其英文片名可以是指外星人降臨,亦可以是指女主角女兒誕生/降臨的《天煞異降》,本身就如外星人的那個語言符號——它環狀的結構,內裡閃回、閃進的畫面穿插,又好比「圓」中觸角上的單詞,能夠相互地組合。《天煞異降》那墮入了一種語言邏輯、模式的電影語言,絕對用得非常高明,「形神兼備」的本片,能做到形式和內容的高度呼應,確實是優於很多只注重於如何將劇情扭轉再扭轉的作品。

電影另一讓人深刻的部分,是對人類的描述上。當外星飛船降臨,平靜地沒有移動,但大千世界的人類卻難平靜不躁動。有些人甚至趁機搶奪、或邪教教徒集體自殺,社會上人心惶惶,各有各猜測、打算。由此,那貝殼型的飛船就像一塊巨大的鏡子,映照出人類不願合作、不願資源共享的顧慮、自私或各種的險惡人性;於是,外星人派來的12艘單獨又相連一起的飛船,好比耶穌的十二門徒,希望為人類提供這可以穿越到「未來」的工具(而非武器)、希望能令已經分裂的人類可以借此次機會聯合在一起、共同地合作(要完全破譯這語言不能單靠一艘飛船上的信息)。而能預見所謂「未來」的外星人又不能主動去改變「未來」,他們於三千年後,亦需要人類的幫助才能達到某目的(但這裡外星人的到來本身就是主動地做出一次「選擇」,與他們讓事情順其發展、認定命運如費馬原理中,光永遠沿所需時間最短且唯一路徑傳播般的不可變的「世界觀」不同,是電影的一個bug),所以兩者的關係是相互「依靠」,外星人此次的協助行動,也是一次「非零和博弈」。

而對原著加建了不少了內容的《天煞異降》,儘管能將要探討、反思的問題得到擴展(國與國之間的矛盾、人類相互的衝突),且能更加迎合荷里活、大眾的口味,不過本片後段解救危機的劇情,的確又按回了一種陳舊的套路去拍。此外,有關美國和中國的描寫上,也是嚴重偏離現實,那主動宣戰的一方,更有可能是美國卻非中國。導演Denis Villeneuve與編劇Eric Heisserer,於電影裡頭加入了中國將軍對女主角跨時空地傳達自己妻子遺言的那段,暗示著中國將軍也可能因與外星人的交流中,懂得了跟女主角類似的預見「未來」能力,但他不是語言學家,不確定這能力是不是真的,所以中國將軍在酒會上的舉動就是為了印證此厲害的「武器」;而女主角和將軍作為人類,雖仍留有可不按事情順其發展的潛意識,但他們都是通過這「未來」去改變了現實,跟此片或原著的命運「路徑」是已被定好的設定不同。當然有人辯駁說,把女主角和中國將軍這互動的因果,看成是整條「命運路徑」的一部分,也是勉強地能解釋得通。

電影《天煞異降》,縱然有著以上的瑕疵,但它憑著出色的攝影、剪接、女主角的演繹、和那可以當成是外星人語言一部分的配樂,以及最重要的把劇情跟其表現手法頗有心思的結合上,也足以令本片名留科幻電影史。整部《天煞異降》如前面所說,就像外星人的圓形語言符號,我們近觀,可以看到這符號上複雜的結構、思想;到最後的遠觀,實則它就是一個簡單的圖案,好比女主角對男主角,和他們女兒Hannah的愛(這名字亦是形成了一道環),仿佛難解釋的,其實也容易去解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