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太年輕,唔夠經驗」 平地映社:藝發局如此打發我們

2016/1/2 — 17:16

編按:獨立電影導演盧鎮業和幾位獨立電影工作者搞的「平地學生電影節」,在剛過去的2015完成了第一屆,反應不錯。正籌備第二屆之際,收到藝發局回覆不會予以資助,經過個多月的追問被拒原因,對方還是以非常簡短的回覆打發他們。平地映社為此撰寫公開信 ,希望讓過去一年支持影展的觀眾知道最新情況,同時把藝發局的官僚和封閉作風再次帶進公眾視野,以下是公開信全文。

【收爐公告 ,出年繼續】

就快又一年,在這個沒有最熱只有更熱的冬天,大家好嗎? 

2015年,第一屆平地學生電影節過後,參展者默默發圍,有些去了外地進修,有些帶著自己作品去參與其他影展擴闊眼界,有些plan緊做其他影像功課,總知都是做學生要做的正當事。而平地也沒有偷懶,除了籌備第二屆電場節,都有到各中學和社區做放映,唔覺唔覺都叫做有5、6千個觀眾睇過,這點很重要,學生電影的觀眾不只是作者自己,不能不算是學界的一種「小改變大改善」。雖則主流電影繼續低迷,作為唯一全港性的學生影展,平地還是自信在做著對的事情,而且還想繼續做更多。

正所謂貪勝不知輸,雄心壯志之際,第二屆平地學生電影節的資助申請無厘頭地被藝發局拒絕,請食檸檬。本來我們都不想公開呢件瘀事,也不想太輕易就以受害者形像出現。但當我們再三向藝發局詢問被拒絕的理由時,得到的都只是一些片面回覆,不其然有一種被撚化的感覺。那些理由不外乎是「太年輕,唔夠經驗」或「太多人申請」等。Well…..需要補充一下的是,當初我們申請首屆平地學生電影節時,是以 一個長期舉辦的前題出發。我們不肯定對方是否意識到這種批批下軍糧突然唔批的做法,對搞一個影展是有何等傷害,定係覺得一個影展可以係搞一年算數?

我們不介意俾人話後生,但手握資源者用呢種視角去批資助其實有缺陷又短視。如果一定要經歷豐富先肯批,係非常保守嘅表現,永遠只有建立了的大團先可以 loop住拎錢搞,新團就資源短缺。而且最大問題係評審透明度欠奉,唔課金都講心吖,評審們判人死之餘至少俾下具體建議啦,結果卻只得那些行貨評語,究竟 係對方太官僚定我地認真就輸左?自問平地攞住蔗渣價錢,唔係燒鵝都叫有齋鵝味道吖;就算想打發我們,露出誠意是常識吧。

最起碼藝發局並沒有充分了解資助項目嘅狀態,錢過手然後攞份無生命嘅報告是永恆公事,而在云云眾多放映活動中,藝發局就只派一位藝評員出席其中一節,並藉著那唯一一次嘅經驗,評估整個計劃成效。學界電影創作係點,社區放映嘅特質如何,新團嘅經營困難,佢地應該無認真諗過。只要每年頒到「藝術獎」俾班「名」 導演而唔洗從缺,香港電影就會好起黎,變得好藝術,然後王子公主就可以繼續過幸福快樂嘅童話故事再攞黎做電影題材拍一世。呢種批資助嘅HEA,在於口說發展藝術,實質係meet到資助數目嘅quota就算。以往有幾多務實藝團以為可以長搞點知被收水喉,就算我地唔開名大家心入面都會有個數。

雖然俾人起尾注同埋好窮,但講過算數,平地映社在這裡承諾起碼搞三屆學生電影節先再諗去留,好好睇睇都叫做一個時期。除了是責任問題,仲要對得住一路以來支持影展的創作者、民間團體、義工及觀眾等等。無論如何,雖則影展呢家野平有平搞貴有貴做,我們始終想給予每一個創作者基本的尊重─放映費,除了節期放映,還有為數更多的中學放映,加加埋埋已佔影展大部份開支,而籌備、設計及印刷等,亦需要人力金錢上的支援。所以平地映社就算再唔憤氣再樣衰,都會再申請藝發局資助。12月31日是下一個申請資助死線,我們就一齊睇下今次藝發局會否依然以一句「太年輕」去讚美我們。週轉不順,今年影展將延期到6月舉行,好想知入圍結果或等睇戲嘅朋友可能要再等一下,唔高興就對準政權喇你地。

平地或許將來會被迫變「爛地」, 但我們還是希望把緊有的資源投放在學生這個圈子。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認識到更多屬於「真拍」的作品和其創作者,在商業與主流價值外,提供更多口味與選擇 予求變的年輕觀眾。你都唔想你伴侶帶你去睇香港活地亞倫,係未?電影再不是高高在上的符號和名利的工具,普通人透過努力與真誠能做出好作品,而能做好作品的,也終歸是個真誠的普通人,平地的方向,也大概如此。 

年關難過年年過,我們加油。

平地映社

2015年12月31日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