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權鬥,權鬥生藝謀 — 《影》

2019/1/31 — 17:46

實在也沒太多可談的,已經腐臭到了這地步,除了權鬥,就只有權鬥,當中甚至沒太多爭名逐利(乃至歷史評價或政治理想)、恩怨往還(為私仇、為家族、為愛情)之類的內在慾望,權鬥就是為了權鬥,非權鬥不可(也許不鬥不能保命,但更可能只是不由己地順著這畸型體制運作的方式行動),以權鬥為快(到了瘋狂的地步),一個個角色面目猙獰,卻是一個比一個模糊無聊。即使只拍權鬥,能拍出誘人的機智,仍容或可觀,但《影》裡的謀術,不過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然後黃雀後又有螳螂,螳螂後再有黃雀,沒有精密佈局,只是不停跑出螳螂和黃雀,就顯得乏力。

《影》的高潮有場「雨傘」大戲,我不喜歡過度延伸的解讀,但如果容許誇張地推衍,張藝謀眼中的「雨傘」,原來只是奪權的伎倆,而且,竟然是最高權位者精心部署出來的內鬥,持傘者卻自以為在革命、在變天,而無論掌權者是否仍然在位,撐了一輪傘,終局竟反助了極權對付政敵,將所有權力收束集中在一人之上。這是比當年《英雄》(2002)裡對「一人」的膜拜更加可怕的觀點——《英雄》裡秦皇至少口裡在關懷「天下」,《影》那位虛構的君主賣了親妹,連假惺惺的哭號都裝得不像。

至於說《影》呈現了水墨畫美學,其實也很膚淺,將畫布穿上身,把大字豎在廟堂,灰灰白白,縱使也算是貼合戲中人陰陰沉沉的精神狀態,我覺得還不如《滿城盡帶黃金甲》(2006)的誇張造作,起碼那還醒目一點,盡顯「天地萬物,朕賜給你,才是你的,朕不給,你不能搶」的所謂「氣派」——《影》改編自朱蘇進的原創劇本《三國.荊州》,人物原型是孫權和周瑜,電影裡的主角卻很小家子氣,真可惜。

廣告

更教人惡頂者,是戲中起碼出現了十幾次的巨型太極圖像,正正中中的佔滿畫面,但在戲中對應的陰陽象徵,也只有男/女、黑/白、裡/外的對立(或可包括對立鬥爭中派生的第三者)的層次。傳媒炒作《影》參考/抄襲黑澤明的《影武者》(Kagemusha,1980),很肯定是沒有的,因為黑澤明不可能拍出這樣膚淺的作品。戲裡戲外鄧超與孫儷的關係,好像比權謀故事更為有趣。張藝謀這次奪得金馬獎最佳導演,也只能令人搔頭;不拍團體操,不代表他反璞歸真。唯一能稱讚的是,許多演員穿古裝真的比時裝好看,像孫儷,但她那角色的原型是小喬,噢,真的,我膚淺,只想看林志玲的版本啦。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