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太陽的孩子:有一種力量叫炒作

2016/3/27 — 14:35

《太陽的孩子》宣傳照

《太陽的孩子》宣傳照

海報上,陽光、大地、孩子。預告講:「有一種力量,叫溫柔。」如此陣勢,眼淺的筆者入場前已經抱好要哭得死去活來,旁人聞聲都禁不住看過來的心理準備。誰料到,戲固然不差,但相較那小小的感動,更打動我的竟然是那大大的諷刺。

切割人與地

整理《太陽的孩子》的感動,主要源於導演著力刻劃出人與土地的感情。所謂「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人類所吃的一粥一飯,本來就是農民努力與土地恩情的共同成果。因為這樣一層結合,兩者之間的關係一向非常緊密。然而,隨著經濟發展,社會分工日漸複雜,糧食的取得不再是單純的耕作然後收穫,拿我們本身作例子,有多少人吃的米由自己種出來?恐怕都是從超市購入吧!人與土地於是隔得很開,戲中人物聖雄講,稻米怎能當飯食,是笑話,也是極大的悲哀。現代人啊,都以為銀紙才可以當飯食。

廣告

同一時間,因為耕作收入不多,青年為求生計,只有留下老幼在鄉郊,獨自前往大城市工作,親人好友之間的距離因而變得疏遠。片中阿公身體不適倒地,孩子四出召援卻無人回應,昏暗之下部落有如死城,形象表達出村人的困境。

溫柔的勇氣

廣告

面對上述情況,《太陽的孩子》的案例正是讓人回到田野,重新接駁起人與大地的紐帶。女主角Panay因為厭倦大都市媒體工作的扭曲,以及希望方便照顧患病的父親,由台北回到故鄉。與家人、與村民共同努力,復興荒廢的農地。期間人與地,以及人與人重新建立起深厚的聯繫。到最後,孩子為守護禾稻擋在無情的推土機面前。那種勇氣與深情,相信就是《太陽的孩子》所以感人的地方。

有一種力量叫炒作

感動還感動,可如開首所言,這套電影給我最深印象的,始終是躲藏於感動背後的那種諷刺。諷刺在於,面對象徵政權暴力的推土機,起作用的不是女孩的奮不顧身,而是不道德的媒體利用她大肆炒作,招來湊熱鬧的大眾,大幅刺激稻米的銷情,從而令農田實現保存下來的可能。Panay為了避開恬不知恥的媒體所以回到農地,可最後還是得靠傳媒的炒作才得以跨過難關,這不是非常諷刺嗎?

與之相關的,那個冒死守護土地的女孩,為了發展自己跑步的天賦,結尾亦不得不離開原居地,前往大城市升學。土地給你糧食,土地給你溫情,可最後為了實現夢想,你最後還是得投奔城市……再一次,不是很諷刺嗎?

世界的光與暗

上面的調子可能過於灰暗,我們走到最深再轉出來講。比如話,再討論政府強拆農地的事兒:能夠守下來,媒體的炒作固然必要,可沒有鄉民守護祖田的真心,媒體炒得起來嗎?《太陽的孩子》告訴我們,有種力量叫溫柔,也告訴我們,有種力量叫殘酷。溫柔與殘酷共存,這才是世界啊!

發表意見